繁體
简体


尼布甲尼撒

—但以理的獨白

異翠

 

I 時候

一年,二年,三年…
尼布甲尼撒王連續的征伐,
連續的勝利。
後來,他忽然的消聲匿跡。
宮中傳出消息:
王遠出了。過了一段時期,
又說:王御體不適,暫時
國家的事務不能夠親自處理,
由王后和王子代攝政事。

三年,四年,五年,六年…
戰爭停止了,擴張停止了,
沒有凱旋的儀式,
也沒有行軍。
建築沒有進行,
沒有朝臣聚集在朝門。
大巴比倫失去了音樂的聲音,
早晨的太陽似乎總是黯淡,
一直到薄暮黃昏。

有一天清晨,
我穿上華美的盛裝,
我但以理必定要見王!
侍從們仍然說:王病了在休養,
有甚麼事向王子稟報也是一樣。
他們忘不了打官腔,
搪塞,推宕…
經過了通報,和長久的等候,
終於見到了我熟悉的那當國女皇。
她像是奧德修堅貞的盼諾洛珮(注1)
依然明艷的臉上蓋着冰霜。
我給她請安後,說明來意;
她遲疑的說:
“看你的的情形,好像有些不比尋常,
這些年來,你第一次作這樣的請求,
為甚麼定要面見大王?
當然,你不屑貪功邀賞,
莫非你有神的指示?
你可曾仔細思量?”

“請快帶我去見他,時期滿了,
今天,偉大的尼布甲尼撒,
將要恢復健康!”
王后相信我從不虛謊,
立刻,顧不得換妝,
就匆匆領路前往。
我這才發現,只一把鑰匙
竟帶在王后的裙帶上!

II 荒園


Hanging Gardens Of Babylon
by Martin Heemskerck

不止一次,我曾蒙王召來過,
奇麗無比的“空中花園”(注2)
不枉那偉大君王的精心設計,
他不僅堪稱為“金頭”,
他的頭腦才華也真箇了得;
不論是統兵作戰,
或是建造庭園,宮殿,
無一不顯出規制分明次序周全…
唉,那是好幾年前的事了。

都變了。在眼前
一片,蔓草荒煙!
整潔的花畦,許久沒有修剪,
有的樹枯萎了,
成排的垂柳,是那麼凌亂。
那裏有華美的建築,
卻塵封蛛網滿佈,沒有人管;
御床上堆着陳舊的朝服,
好像是蠶蛾蛻下的破繭。
我踏在地上,腳步聲那麼空洞,
屋子只賸得空殼,甚麼人都不見。
尋尋覓覓,
差不多整個花園都走遍,
只在園中的一個角落,發現
有一個略具人形的活物就地曲蜷。

III 是人是獸

王后低下了頭,哭泣着
藏身在樹後,不敢,或是不忍觀看。
我走上前,撥開亂草,
所見到的,是一具孤單
的人形,還不如園中的獸有個配偶;
他露出牙齒,喉中發着哭般的低吼。
他的指甲像鳥爪,
滿身的長毛上,閃着未乾的夜露。
難道這是尊貴的王所挂的珍珠?
你的智慧哪去了?
你的威嚴哪去了?
再沒人為得恩惠來向你祈求,
也沒有向你搖尾乞憐的走狗。
你四肢並用的行走,
對着嫩芽的草,張開口,
啃着,嚼着,仿佛是珍饈。

我喊着:“尼布甲尼撒!
我是但以理呀!”
他像是稍為震顫了一下,
然後,再低着頭,
可是也失去了向上望的自由?

我沒有甚麼可講,接着唱:
“只有耶和華為聖,除祂以外沒有可比的,
也沒有磐石像我們的神。
人不要誇口說驕傲的話,也不要出言狂妄;
因耶和華是全知的神,人的行為被祂衡量。…
耶和華使人死,也使人活;
使人往上升,也使人往陰間下降。
祂使人貧窮,也使人富足;
使人卑微,也使人高貴。
人都不能靠力量得勝。…”

他露出似懂非懂的神情,
眼裏還帶着迷濛。
王啊,你可曾在聽?
你是否熟悉這歌聲?

當年,你曾征服了以東,
佔據了耶路撒冷,焚燒了王宮;
你毀壞了堅固的城牆,
活捉了西底家,剜了他的眼睛。
你把聖殿燒了,把石牆拆平,
在凱旋的時候,擄掠了聖所的器皿。
你造了巴比倫作你偉大的京城,
你建造了空中花園,苦心經營;
你可想過,是誰使敵人的心驚恐?
是誰把守軍的腰帶放鬆?
是誰叫你能跳過牆垣?
是誰,加你膀臂有力能開銅弓?
你卻自為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強國,
你連連的西戰東征,黷武窮兵;
這連續的勝利,不過叫你剛愎自用,
你不納諫言只喜逢迎;
你大興土木,只為了滿足自己,
全不顧府庫虧空,國計民生;
宗教人為討你喜歡,向你俯伏歌頌,
你忘記了至高的神,自己得意忘形!

IV 重見天日

“尼布甲尼撒呀,快悔改,仰望你的神!”
我揚聲,大喊如同雷鳴。
他似乎從外地遠遊歸來,
無神的眼,略有些轉動;
山頂的雪開始融化了,
陣陣的細雨,習習的和風。

我好像看見,何烈山上的光華,
宣告神無比的莊嚴。
我再唱:
“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
要將國賜與誰,就賜與誰,
立極卑微的人執掌國權。”

這歌聲,喚回了他的記憶。
這歌聲,帶給他強烈的震撼:
他慢慢的醒轉了;
他搖了搖頭,好像是要搖掉惡夢,
他從四肢着地,改成用兩腳直站,
他可以舉頭望天。
東方的太陽,穿過了濃雲,
射過了密林,照進他的心間。

V 期望

雖然他沒有立即穿上衣服,
卻恢復了王者的尊貴。
尼布甲尼撒的眼睛發出光輝,
如同那棵巨大的樹,巍然可畏;
像粗壯的樹枝一樣,
向天舉起他有力的膀臂,
用宏亮的聲音發出人言,
向至高的神,無保留的讚美:
“神啊,我不過是你的僕人,
不過像蟲一樣,軟弱,卑微,污穢;
我不敢誇口自己的能力,
我哪能數算自己的智慧?
永遠的神啊,你的權柄無限,
你憑自己的意旨行事,沒人能抗違!
我是你的僕人,在你的面前俯伏,
知道自己不配,如塵如灰!”

稱頌完了,他上來擁抱我但以理,
親吻我的面頰,口還帶着青草的餘味。
他的記憶還是那麼好,
首先,走到那別院裏,
從御榻上尋起王服穿回,
立即恢復了諸王之王的權威!
這時,王后也跟了來,喊着:
“尼布甲尼撒!”他們互相擁抱,
流下了歡喜的眼淚。
回到王宮裏,被臣僕們歡呼包圍。
王盥洗過後,換上了朝服,
重新召見,我才注意到
七年歲月英武的王已經髮白鬢摧。

王后傳令御廚設筵慶祝,
豐美的食物很快就齊備:
滿桌仍然多是他慣食的青草-
只差是烹煮的菜蔬,缺少腥肥,
我發現多了一位朋友,尼布甲尼撒,
享受素菜白水,我但以理最樂於奉陪!

歡樂的回到住處,我打開古老的書卷:
十五年,還要再十五年!
懷着期望,
我查考先知耶利米所寫:猶大被擄的期限,
耶路撒冷要荒涼七十年才為滿(注3)
懷着期望,我更查考
先知以賽亞:神要膏立興起古列王,
在他面前神打開銅門,砍斷鐵閂(注4)
不過,那還不是以色列的復國,
那只是少數的餘民歸還。
懷着期望,
等到大衛的根再發嫩芽,
受膏的基督從天顯現:
祂要坐在大衛的寶座上
與祂的新婦(教會)一同施行審判,
成就神與亞伯拉罕的約直到永遠。阿們。

  • 注1:Penelope是Odysses的王后,在夫出征Troy後,堅貞守候十年,等他回來,始再團圓。
  • 注2:據說,尼布甲尼撒的王后Amytis是瑪代人,因懷念故國的山景和青綠而抑鬱不歡。王為了取悅她,在王宮一角,建造了空中花園;是連接一系列的屋頂傍山而成,取幼發拉底河水澆灌。
  • 注3:見但以理書第九章2節
  • 注4:見以賽亞書第四十五章1,2節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