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孔廟.孔林.陋巷井

音凝

 

  我曾經花了兩個月的時間,由東南到西北,走訪了十七個大陸的城市。其中最能保存中國固有文化風格的地方,要首推山東的曲阜。曲阜古稱少昊之墟,商奄舊址,周魯故都,相傳是軒轅黃帝的出生地,但最著名的仍是至聖先師孔子的故鄉。是我多年來心儀已久的聖地。
  曲阜位於山東的南部,背負泰山,面引鳧峰,北枕泗水,南襟沂河,民風樸質,景物深邃而淡雅。我一走進這個城市,就好像走進了中國古典的文化和歷史,呼吸到一股濃郁的經書的氣息。

孔府有叢花樹,為當年孔德成手植

  我剛剛從泰山上下來,坐了好幾個小時的長途汽車,想先找一個旅館安頓下來。曲阜這個小城的交通工具,最方便的是三輪車,也有馬車和極少的出租汽車。我由車站坐上三輪一頭拉到孔府,不想竟誤打誤撞地找到中旅在孔府裏附設的旅舍。四合院,小瓦房,滿院的樹木,蟬聲與鳥語清晰可聞。曲折走到後院飯廳的仄徑旁,有一個小跨院,一叢修竹竿竿落地,旁邊立着一塊鐫石,像極了鄭板橋的手筆。我每次走過,便不覺要停下來,佇立一會,小讀它的疏落和清奇。後來在這裏邂逅了名畫家孟蒙先生。當時他剛剛在指點弟子寫竹。孟蒙是亞聖孟子七十三代孫,擅寫花鳥,正在曲阜舉行國畫個展。他指點着前庭的一叢花樹說,此為當年孔德成先生所手植。我原本只打算在曲阜留一日,但這個恬靜的文化小城卻留我住了三天。
  孔府的格局相當宏大,佔地十六萬平方米(二百四十畝),稱為“衍聖公”府,是孔子嫡長孫世襲衍聖公的府衙。府內計有樓,堂,廳,軒四百六十二間,分三路佈局,東路為東學,西路為西學,兩學原為衍家公學習會客的地方。現在中旅利用西學改為旅舍,成為遊客憩息最理想的場所。城內另有一所極大的現代化“闕裏賓館”,但卻沒有孔府房舍的饒有古趣。中路前為官衙,後為內宅,最後是花園。


孔府正門


鳥瞰孔府

一共九進,顯示中國古代建築的深度

  孔府原附屬於孔廟內,明洪武十年(1377年),奉敕創建。至弘治十六年(1603年),再予擴建。其後經多次維修,現專辟為參觀之用。孔府的大門是一所高大的廳堂,大門外有兩座石獅護衛,周圍是一丈多高的粉牆,氣勢相當雄偉。孔府由大門算起,到後花園為止,共有九進。這裏充分表現了中國古代建築的深度。在每一進的廳堂之前,都有相當大的院落。庭院中也多半種植了樹木,或擺設盆景。由二門進去是重光門,後面是大堂,再往後是二堂與三堂。堂中的文物,大半毀於“文革”。前面的三堂是衍聖公府衙,後面的四進房廳及花園便屬於內宅區了。
  由內宅門進去是前上房,後面是前堂樓,再後面是後堂樓,最後是五間樓,這些古式樓房好像只有兩層,但高度足有現代樓房三四層高,其間隔以窄巷長廊,有的小角門只能容一人通過,但後面卻顯出高大的樓宇與廣大的院落,露出了驚人之筆。房舍雖經維修,仍很頹舊。廳房門窗上都沒了棚欄及玻璃,可以看見內部古意盎然的陳設。
  孔府後花園的範圍相當大,有數處花廳與花房,菊花的清芬飄逸,假山曲徑,清幽可人。園中數處亭台,正鳩工修葺中,對遊客禁足。
  由孔府大門出來向右拐,便能看到孔廟的角門,以及長長的一列赭紅色的牆壁。這條長巷中矗立着闕裏牌坊,兩旁接連着賣紀念品的小攤,及租借照像機和賣膠捲的小販。走到紅牆盡頭再右轉便是孔廟的大門了。孔廟正對面是曲阜現留下的三個城門樓之一。曲阜的城門也有甕城,在城門口與孔廟之間,小販密集。時值涼秋九月,正是山楂上市的季節,扛着草把上插滿了糖葫蘆的小販走來兜售,由草把上抽下一支鮮紅蘸糖的山楂串,頗引起童年時的食慾,但接到手中一看,糖層上不但佈滿了塵土,而且還有一隻蜜蜂黏在上面,只好咽一口唾沫放棄了口福。


曲阜孔廟

  孔廟是祭祀至聖先師孔子(公元前551年—前479年)的地方。公元前478年後以其故居為廟,經歷代修建,佔地二十一萬八千平方米。前後共九進院落,中貫以軸線,左右對稱,計有金,元,明,清等各代建築共四百六十六間。漢以後歷代碑刻兩千餘塊。另有孔子故宅,孔子故井,孔子手植檜及魯壁等古跡,使瞻仰者肅然起敬。
  穿過孔廟外面的金聲玉振坊,便進到第一座欞星門,由首進院落中,再經過太和元氣坊與至聖廟坊,才到達二進的聖時門,院中長滿了參天的古木!森森然予人以肅穆之感。左右兩側分別為“道冠古今”及“德配天地”兩座側門。在第二進庭院中有一道已涸的乾河,上設三道石橋,名壁水橋。左右的兩座側門,為仰高門與快睹門。再往前通過三進院落建於1377年的弘道門,便進入滿院松柏第四進的大中門(1499年建),院內左右各有角樓。在第五進院落中間有同文門,後面便是建於1149年的奎文閣了。院中有高大的石碑,馱在巨型石龜上。
  由奎文閣進到第六進院落,這裏左六右七兩側分別排列了十三座碑亭,亭內都是兩丈多高的巨碑,沉重地壓在地面的石龜上。七,八兩進的庭院貫連在一起。在這裏有高大的大成門(建於宋崇寧三年,1104年),並排的左邊是啟聖門,右邊是承聖門。由大成門進去通過松柏夾道的長庭,轉過庭中央的杏壇,便可以望見巍峨的至聖先師的享殿大成殿了。大成殿高大宏偉,殿頂是雙層的建築,不讓故宮中的殿宇,黃瓦朱楹,氣勢非凡。大成殿建於宋天禧二年(1018),雍正八年再重建,並於殿內設四聖十二哲像。由大殿門口可以望見內部金碧輝煌的塑雕,但可惜均為近期新建,因“文革”時期殿內文物設施,全遭破壞,令人痛惜。


大成殿

  大成殿四周有寬闊的石廊與石柱,石柱上的雕龍是孔廟的瑰寶,龍身繞柱沉雄遒勁,雕工蒼渾古拙,柱的周圍護以鐵柵,是參觀的主要對象之一。據說大成殿內外上下共雕畫了一千二百九十六條龍,龍本來是帝王專用的象徵,而歷代皇帝均允許龍圖現於孔廟,足見其尊孔之盛了。

孔聖人門前賣簡體字的三字經

  我遊覽孔廟時在九月下旬,離孔子2538歲誕辰不遠,大成殿東廡中,正在展出紀念孔誕的書畫作品。東廡第七進院宇中建有詩禮堂,第八進院落中有崇聖祠,後面是家廟,西廡則建有金絲堂,啟聖殿,最後是啟聖王寢殿,但東西兩廡的殿宇多已傾頹,敗象畢露,似已封閉棄置,庭間長滿了荒草。越過大成殿後面是較小的寢殿,這裏是供奉孔夫人示官氏的享殿。最後是聖跡殿,裏面都是雕刻的碑石,有書有畫,吳道子的“先師孔子行教像”的刻石便藏在這裏。大小共收一百二十塊。惜殿內光線暗淡,無法捫讀,只好廢然而出。
  孔廟大致說來,保護得很好,但地方太大,修維不易。而且遊人太多,無形中造成種種污染。裏面也有小販兜售膠卷與紀念品。在大成殿的走廊上便擺了好幾個地攤賣書。我近前一看,地上居然擺着三字經,我拿起來翻閱一下,竟是簡體字的三字經。不禁使我啞然失笑,不想真應了那句俗話:“在孔聖人門前賣三字經”,而且賣的是連聖人都看不懂的簡體字的三字經,實在過分了。孔老夫子若有知,一定會痛心疾首地頓足太息曰:“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孔林松柏參天,氣勢浩然直幹雲霄

  由孔府搭乘馬車,出了曲阜的北城門,再北行約二十分鐘,便到達孔子的陵寢所在地孔林了。孔林範圍極大,佔地二百萬平方米(三千畝),內容自周以後歷代孔氏古墓十餘萬塚,為國內延續時間最長,保存最完整之家族墓園。園內古木參天,墓碑如林,石翁仲散立各處,默默地守着這片無際的園林與墳塚。園中的唐槐漢柏,經典般地矗立在天地之間,從孔廟到孔林,看到許多株一兩千年的松柏,筆直地伸向天空,雖然餘下的枝葉無多,但那股孤介的不羈與浩然的氣勢,卻直幹雲霄,令人望之凜然起敬。


孔林正門-萬古長春坊

  由城堡式的至聖林坊大門進去,通過寬闊的甬道,再穿過二林城門,便進入了蓊蓊鬱鬱的孔林。左轉渡過洙水橋,便可望見孔子的享殿。殿前排列着兩列筆直的古柏,蹲伏的石獸與肅立的石人,都在恭謹地守護着這位萬世師表的陵寢。享殿後面便是孔子的墳墓。孔墓的巨塚在一座石碑後面,周圍繞以樹木與短花牆,墳前的石臺上擺着一個銅鼎。


殿前排列着兩列筆直的古柏,蹲伏的石獸與肅立的石人

  在我離開曲阜那天上午,走訪了復聖顏回的廟宇。顏回(公元前521—前490)字子淵,春秋時之魯國人,是孔子相當器重的一位弟子。他敏而好學,問一知十。而且有極好的修養。不遷怒,不貳過。更難得的是能甘於貧寒,是一位耿介而清高的人物。孔子對他的人格極為推崇。子曰:“賢哉回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賢哉回也。”但可惜這位為孔子激賞的風骨嶙峋的青年,在三十歲的時候,便離世長辭,想來也許與他的貧苦生活有關吧。
  我在曲阜最後逗留的半日中,其實還有許多名勝古跡可以參觀,但我卻寧願將最後的一點時間消磨在顏廟中,以示我對這位先賢的景仰。


顏廟位於孔府的不遠處

陋巷井是顏回執瓢飲水的地方

  顏廟始建於元代,明,清再擴建重修,地址為顏子的陋巷故里。佔地八十五畝,約五萬七千平方米。在元,明,清三代中分別建築了殿堂門坊等一百五十九間。如今看起大致都已頹圯,保養的情形,顯然比孔廟要差得多。由復聖坊進入復聖門,在第二進院宇中,首先入目的是陋巷井,井已經乾涸。上面有一個圓形石蓋,井眼很小。旁邊有陋巷井的石碑,上面建了一個四角亭。這就是當年顏回執瓢飲水的地方。第三進院宇有三個門,中間是歸仁門,左邊為復禮門,右邊為克己門。顏淵曾向孔子問仁,子曰:“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到顏廟來參觀的遊客並不多,滿院蒼松,顯得格外寥落。通過甬道旁的兩座角亭,便到了第四進的仰聖門,迎面經過樂亭,就是顏子的復聖殿了。殿頂也是雙層的建築。樂亭兩旁分東西雙廡,格局與孔廟的主院大致相同。東廡的跨院中有退省堂,再北上另有一進院落。西廡的跨院有杞國公殿,正院的最後是寢殿。


陋巷故址—顏回當年執瓢飲水的地方

  孔廟的大成殿門上設有欄柵,只能站在外面參觀,但顏回的復聖殿卻不設防,可以隨意地走進去。仰觀殿頂的頹梁敗瓦,俯視地上碎裂的殘磚,生出無限的感慨。想到這座殿宇經過歷朝時光的磨損,複印着歷代以來千千萬萬瞻仰者的足跡。如今這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沒有一塊磚是完整的,片片龜裂成千載歷史的斷痕。這無數的顏廟的訪客們,不知懷着怎樣的心情來緬懷這位貧寒的聖哲。當我扶着磨損的朱門,由這座古老的殿堂裏踱出,仿佛看見了披了破袷衣的顏回,手持着瓢柄,在西風中瀟灑地朝我走來。
  行前到孔府旁售紀念品的店裏去買了一批碑拓,這裏幾乎是全國賣碑石拓片最便宜的地方。我發現了一個有趣的現象,是全國各處的紀念品商店及書店都賣鄭板橋的“難得糊塗”與“糊塗是福”拓片,這難道是大陸人們的一種普遍心態嗎?
  曲阜的確是一個可愛的小城,城內每一條街都是古典的小瓦房。粉壁連綿,市容很整潔。人口似乎也沒有其他地方那麼多。鮮花處處,觸目都是一片醇樸的古風,使人留戀不已。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8.8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