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寫在他們臉上的記念

王人義

 

  2009年的初天,我們一群從北京來的藝術家,沿着一百多年前,兩位二十歲出頭的年輕的英國宣教士曾經走過的道路,來到了他們曾經傳福音建立教會的地方—雲貴高原中緬邊境怒江上游大峽谷,傈僳人和大花苗人居住的地方。車停在公路旁的小鎮,我們跋山涉水五個多小時,終於到達深山懷抱中的寨子。

  雖是跋山涉水累得我腰痠背痛,但一走近村口的教堂,就忍不住駐足向蜿蜒的山路回望,我似乎看到崎嶇的山路上那兩個金黃頭髮的年輕人堅難蠕行的身影,一百多年以前,他們從英國漂洋過海,穿過遼闊的中原腹地,順着比登天還難的巫山蜀道,逃過了沉舟長江三峽的死亡,經過了被馬摔下跌落山澗的死蔭…然而他們腳步堅毅依然,走進這片荒蕪的山野,走進這裏被死亡捆綁的人群。

  開始,這裏的人們並不接納他們的赤誠愛心。他們不怕以洋芋當飯,以玉米充饑清苦,但他們無法忍受被排斥被拒絕的苦情,孤獨無望是撒但變化成的毒蛇,企圖把他們趕出深山,逃回英國;是的,在軟弱與痛苦之中他們也曾有過這樣的軟弱。然而,差遣他們來到深山老林的神,在他們最苦難與孤獨的時候,依然與他們同在,像帶領他們翻越千山萬水一樣,越過撒但設下的試探與欺凌。他們在自己的日記上這樣記着:

“我感到孤獨,但是我將與祢同在!”

是神的同在帶領他們,在通往地極的道路上奔走;是神的同在扶起他們,為神的國度挽回無數的生命!如今,他們傳福音的地方信徒人數已有幾十萬眾;為了這些人生命的得救,他們最終付出了年僅五十多歲的寶貴生命!

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

教堂裏的一陣優美的聖歌把我從沉思中喚醒,那歌聲像天籟撥動着我的心靈,我非常驚異,在這深山之中的教堂裏怎麼會傳出這麼美妙的歌聲?走進教堂我才驚訝地發現,那悠揚和諧的四部合唱竟來自這一群穿着鮮艷民族服裝,這大山之中的姊妹和兄弟們,他們的臉上綻放着山花一樣微笑;他們的眼中閃爍着泉水一般的清澈。我如此地愛上這一群同在天國的朋友,我喜歡與他們交談,他們談吐之中沒有來自市井的浮躁;聽他們分享,享受着他們生命中從耶穌基督而來的溫馨。

  我是一個美術家,我真的沒有把握用我笨拙文筆來表述他們生命中的美好,我還是願意用我的畫筆來表現這一群活鮮美好的生命。於是,我打開畫本,舉起畫筆,用我心靈的觀察,記錄下那一張張透着喜樂與平安的臉,描繪那一雙雙聖潔而明亮的眼睛。我希望有一天,我能以我的畫作向世人傳遞一個優美而奇妙的故事,在一百多年前曾經有這樣的兩位青年英國人,他們用來自耶穌基督的大愛,來到與世隔絕的山村,在傈僳人和苗族人中成就了一項驚天動地的事業,他們是主耶穌的忠實門徒,他們的名字叫柏格理(Samuel Pollard, 1864-1915)和富能仁(James Outram Fraser, 1886-1938)。

 

     
     

油畫創作:王賽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