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讀書樂

編輯鉤沉—談編寫譯的素養與實務

殷穎著  道聲出版社

 

  我們沒法強迫誰信主奉獻,也就不能強迫誰關心文宣聖工。不過,真正奉獻事奉主的人,如果關心人的靈魂,必然樂於尋求領人歸主,建立聖徒的途徑;那麼,文宣聖工是不能不行的道路。
  如果誰讀到這裏,仍然有興趣的話,就該看這本為有心人而寫的書。
  作者有一個觀念,是要把教會文宣事工作得好;他有從事文宣實務的經驗,而且有良好的實績。所以他的紙上談兵,絕非泛泛空談。
  作者殷穎牧師,是個讀書人。從讀到好書壞的編印裝訂,感到痛苦,立下弘願,要印品質好的書。(頁13)
  如果是外行人,不會明白這需要;如果是從事出版事業的人,還要有遠見,才能知道這是智慧的作法。但在信主的人,這是得救蒙召的外證,奉獻事主的表現。這不是為求市場,而是為榮耀主:因為愛我們,救我們的主,配得最好的。
  英文中“敬拜”(Worship)這字,源自Woerthscipe,Wurthscipe,基本上Worth,就是“值得”的意思。你估看主值多少,你就付出多少敬重。
  中國教會文宣事工的傳統,是由宣教士為老闆的,華人是打工的。在那樣的環境,從事文宣,培養不起多少尊嚴,也不得參與決策。殷牧接手他宗派港台聯合出版總統的時候,就是這樣。在1960年代,奢談獨立,而作與一般出版界競爭求存,不僅要有勇氣,肯幹,還要有信心,有奉獻的精神。
  殷牧毅然的擺上了。一系列編,寫,譯俱優的叢書出版,創下了中文書首銷百萬的紀錄,打開了市場,不僅使教會出版事業盈利,且在許多年之後,仍然為業者所津津樂道。更重要的,是改正了教會文宣事工傳統的錯誤觀念,把福音傳播到四堵牆外。(頁15-18)
  科技的發展,促成傳播事業的進步與轉化;在文字媒介之外,還加上電子媒介,廣播,電視。不是新的取代舊有的傳播方式,而是演進卻同時並存。教會傳播機構,自然應該善用各樣的工具,因為“我們傳揚祂,是用諸般的智慧,勸戒各人,教導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裏完完全全的引到神面前。”(歌羅西書1:28)因此,他也參與傳播事工。
  華人教會事工,有一種現象,是有遠見之士引為可惜與可憂的,就是各立門戶,零碎而缺乏合作。此公更天開異想,竟然天真的嘗試教會聯合的傳播工作。那時,他的年紀也不算小了,這似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頗有殉道的精神。只是短期合作則可,長期合作,則成為異床異夢,終不得不散夥。實在是痛心的事,也是可恥的事。(頁23)但殷牧的壯志,則可嘉亦可哀也。
  書中談了些“編寫譯地素養與實務”,是作文宣聖工所不可或缺的,實在是重要。不過,我所最欣賞的,是作者表現的“另有一個心志”,就如進迦南路上的約書亞及迦勒。他一生獻身於大眾傳播,但寫了一篇“大眾與小眾”。
  顧名思義,大眾傳播必須注意大眾讀者;但不可因而放棄“小眾”。因為“小眾”並非不可能是群中菁英,能夠影響大眾;且今之小眾,將為明日大眾,因此,絕不容忽視(頁30,31)。美國超越派哲學家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 1803-1882)等人的Transcendental Club學會,他們有名的“小雜志”The Dial,即發行數量少,水準高,雖不自己標榜為“陽春白雪”,或專業甚麼的,但影響力廣大而持久。
  論到編輯人,在今天的社會,幾乎同於“邊際人”,得不到人的注意或認知。單這種肯甘於不為人知的態度,就是真正的英雄了。作者特舉出紐約時報編輯的風骨為例。(頁35)就在不久前,他們有一名女記者,因為抗拒政治壓力,揭發政府官員的黑幕,而不肯透露消息的來源,被判入獄。釋放後,依然堅持其粉身碎骨終不悔的精神,這也是新聞工作者奉獻的態度。基督徒為主見證,更該有異象,有使命感,把工作作得好。所以本書作者這樣的說:“一位有抱負的編輯或出版人,絕不能單着眼於出版物的市場利潤,而是以天下為己任,由人的靈魂着眼,來計畫你的出版物。”(頁41)
  作為基督徒,我們不能不懷念當年基督教出版物的領袖文壇,和合譯本聖經的改變文化的光榮。到今天,我們至少也該知道見證文學與報導文學的實用(頁113-115)。如果連這個都不注意,難免得問:我們還要作甚麼?
  不容諱言,在教會文宣工作是一個冷門,被認為不實際;編輯更是被遺忘的藝術。華人教會用在文宣上的預算,非常之少;教牧不着意讀書;如果寫不通一封信,沒有甚麼大不了,只要能夠應付好長執,搞好人事,就可以前途順利。但如果誰相信有神,所事奉的是神,就要好好記得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的名言:“如果聖徒不讀書,衛理會存不到下一代。”因此,該讀一讀這本書。(異翠)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