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寰宇古今

丁松筠神父留下的幾片雲彩

丁松筠神父二十四歲時,由“耶穌會”差遣到台灣傳道…

大衛王宮廷的喋血政變(三) ✍殷穎

大衛王的一生行誼都為一位標竿人物,但一不小心也會摔一跤,而且這一跤摔得其重無比…

大衛王宮廷的喋血政變(二) ✍殷穎

大衛在懺悔詩中所承認的罪惡,應是普世眾人所共犯的罪惡…

清教徒移民之父—羅本生 ✍史述

他廣闊容忍的心胸 引導並發展 五月花客旅的宗教生命 他不死的靈魂 仍然統轄着一個強國的良心 在海洋那邊的土地...

南丁格爾—執燈的夫人 ✍史述

十九世紀的大英帝國,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級強國。維多利亞女皇見過多少的名將公卿。不過,女皇御醫科拉克爵士對一名女子說:“女皇預備見你,很是緊張,幾乎有些畏懼。”...

寰宇古今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