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彌爾敦

馮虛

 

  彌爾敦(John Milton, 1608-1674)英國最偉大的宗教詩人。於十二月九日,生在倫敦。父親為公證代書人,是一位成功的音樂家,並擅作曲。


John Milton

  彌爾敦自幼聰慧,十歲即能寫詩。他學校的校長是一名清教徒,教導他基本信仰,並照清教徒的樣式,給他剪短頭髮。他熱愛聖經,信仰基礎建立在聖經上。
  彌爾敦喜愛語文,精通拉丁文,並希臘文和希伯來文;不僅能研讀原文聖經,且可讀古典文學。在歐洲語文中,他通曉法文和西班牙文,意大利文;還懂得美洲印地安語文。
  1625年,入劍橋大學的基督學院;畢業後,繼於1632年獲碩士學位。
  1638年五月至1639七月,遊學歐洲大陸十四個月,大部分時間在意大利。
  1642年,在英國內戰中,彌爾敦參加清教徒的國會軍方面。那年,彌爾敦與瑪麗(Mary Powell)結婚;新婦的父親,是保皇黨的重要人物。婚後三個月,新婦即離去,返回父母家中。在1643年八月,彌爾敦發表了一篇“論離婚”的論文;其論點並不是根據聖經,而只以為心靈比肉體重要,如其心意不洽同床異夢,不如離異。
  1645年,經過中間斡旋,三年離異的瑪麗終於回家了。一年內生下了一名女兒安娜;於1648年十月,又生了女兒瑪莉;1651年三月,生了兒子約翰。1652年,生了女兒底波拉,母親在產難中離世。兒子約翰也在一歲多夭亡。
  四年後,在1656年十一月十二日,彌爾敦繼娶凱慈琳(Katherine Woodcock)為妻。只一年多後,妻子於1658年二月三日離世。


Oliver Cromwell

  清教徒革命勝利,克倫威爾(Oliver Cromwell, 1599-1568)執政,國會徵請彌爾敦出任政府的拉丁秘書,相當於外交部長。
  彌爾敦早有文名,筆鋒犀利。英王查理就擒後,彌爾敦撰文主張把他以叛國罪斬首。時人頗有以為過激者,甚至認為他的盲目,是所得的天譴。當時到英國去的人,晉見克倫威爾之外,必然以見大詩人彌爾敦為榮。他日理萬機,極力勤奮工作,閱讀寫作,眼力大受虧損,急劇的衰退,趨於失明。幸有政府的安排,給他住在附近,後遷入西大教堂的宿舍,而又派給他助理秘書馬衛勒(Andrew Marvell, 1621-1678)鞅掌公務,減輕他的憂勞。
  1658年,克倫威爾逝世。他的兒子理查(Richard),難孚眾望,清教徒共和政府不能維持,導致1660年英王查理二世復辟。彌爾敦因為過去參與清教徒政府的紀錄,並且是首位的宣傳理論家,情勢危險,不得不隱匿。賴馬衛勒等人的關說和支持,才免於軟禁,而過安靜的生活。
  1663年二月二十四日,已經全盲的詩人彌爾敦,與伊莉莎白(Elizabeth Minshul)結婚,那是他的第三位妻子,忠誠服事他到離世。他在女兒和妻子的協助下,憑過人的記憶力,口授寫成最偉大的詩篇。
  結果是1667年八月二十日,長詩失樂園Paradise Lost)十卷出版。詩的主題,是人類始祖亞當夏娃違背了神的命令,受魔鬼試探而失敗,於是罪入了世界,被逐出樂園。最偉大的題旨,有最偉大精深功力的詩人,才寫下了文學史上最偉大的詩章。詩人在開始的時候,就先祈求聖靈的佑助:他求那位在創造時運行在水面上的聖靈,如何孕育萬物,也照樣啟導他的心靈,從混沌中作育出的詩章,能榮耀神。
  1670年,不列顛史The History of Briatian)出版。
  1670年,得樂園Paradise Regained)六卷完成出版。反應第一亞當的失去樂園,第二亞當基督耶穌,勝過試探,為人類開了樂園的路。
  同年,另一傑作長詩鬥士參孫Samson Agonistes)也相繼出版。讀者很容易把失明的勇士參孫,與盲眼詩人的處境連在一起,逕以為是作者的憐恨自喻;不過,除了詩中空前的大能勇士,和椽筆無敵的詩人相似,並描述失去視力的慘況,仿佛是身受的經歷以外,我們無法將其看為自傳式的史詩;更沒有人能找出誰是導致勇士失敗的“大利拉”。
  詩人自述失明的作品,是他寫的一首十四行詩:

當我思量  John Milton

  當我思量我的光如何耗完,
  進入黑暗無邊的世界,還未到中年,
  而且埋藏才幹的人是該死的罪愆,
  懷才莫展,雖然我心魂深願
  要事奉造我的主,以後在祂面前
  交帳,免得在祂再臨遭責受譴:
  “神怎要求白晝工作而不給化日光天,
  我想要質問;但忍耐阻攔
  那樣的抱怨,立即回答:“神並不需要
  人的工作或他的才幹;最善
  負祂輕省的軛的人,事奉最完善;祂權威
  尊嚴。急速遵行祂差遣的盈千累萬
  遍佈於洋海陸地工作不倦;
  但也有的只是侍立和隨伴。

On His Blindness  sonnet xix

  When I consider how my light is spent
  Ere half my days, in this dark world and wide,
  And that one Talent which is death to hide,
  Lodg'd with me useless, though my soul more bent
  To serve therewith my Maker, and present
  My true account, Lest he returning chide;
  "Doth God exact day-labour, light denied,"
  I fondly ask; But Patience to prevent
  That murmur, soon replies,"God doth not need
  Either man's work or his own gifts; who best
  Bear his mild yoke, they serve Him best; His State
  Is Kingly. Thousands at his bidding speed
  And post o'er Land and Ocean without rest;
  They also serve who only stand and wait."

  詩中對於神為甚麼讓他失明,曾流露出疑問,自然是人情之常;但最後的理解與順服,卻顯明他的靈智,已很純熟。因為作工的人重於工作,作工的心使工作有價值。神對人的事奉不是要看工作,而在於對神的愛。彌爾敦看出了神成就祂的旨意,並非是少不得某人的才能,是對神權能的認識,也是謙卑的根源。
  1674年,失樂園以十二卷出版,就是今天流行的形式。
  那年十一月八日,彌爾敦逝世。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