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莫札特:從神童到成家

區室

 


神童莫扎特

  沃夫岡.亞瑪周.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 1756-1791)於1756年一月二十七日,生在奧地利的薩爾斯堡(Salzburg),父親雷歐波得(Leopold),任當地大主教的副樂長,是成名的小提琴家,作曲家,並音樂理論家,他的著作經譯成數種語文;母親安娜.瑪麗亞(Anna Maria),是一所修道院管家的女兒。父母一共生有七個孩子,只有兩個存活,最小的是沃夫岡.亞瑪周.莫札特,和生於1751年七月三十日的姐姐瑪麗亞.安娜(Maria Anna),也擅音樂。
  亞瑪周.莫札特自幼不苟言笑,雖然善感可愛,但深思而嗜好音樂。三歲時,當姐姐練習大鍵琴(harpsichord)的時候,小莫札特在一旁聽曲譜,即能仿奏。他的父親見他有興趣,開始教他些短曲。這樣,他五歲即能作短曲。起初是父親為他錄下;不久,孩子自己就可寫譜。他熟練於大鍵琴和小提琴,並通曉多種樂器。

  如果說他父親把小莫札特當成搖錢樹,也許有失厚道;但望子成龍是天下父母難免的通病。
  莫札特有雙好耳朵,善於辨音,有語言天才,並且記憶特佳。
  1761年八月,五歲半的莫札特,首次公開演奏。
  雄心勃勃的雷歐波得,帶着一雙兒女,在慕尼克演出三星期,甚為成功;並獲選侯(Elector of Bavaria)接見。
  自然的下一步,是文化音樂和社交中心的維也納。可愛的小莫札特,在稅關上對官員笑着,演奏一曲,並請他來家訪問。竟然免除麻煩。
  在維也納,皇帝也為之傾倒,稱神童莫札特為“小魔術師”。為試驗神童的本領,要他用一個指頭彈奏琴鍵;又把琴鍵用布全遮蓋起來,要他表演彈奏。但莫札特要證明真本事,請當代最有名宮廷作曲家拿一首奏鳴曲給他彈奏。所有的貴婦都欣賞這神童。小莫札特跳到皇后的膝上,摟着皇后吻她的脖子。
  瑪莉公主(Marie Antoinette)見那孩子在光滑的地板上跌倒,趕快去把他拖起來。小莫札特說:“你真好,我會同你結婚。”皇后問:“為甚麼?”小莫札特昂着頭,自命不凡的回答:“為了感激她。她對我好。她的妹妹站在那兒,動都不動!”
  嘗到孩子成功的甜頭,雷歐波得信心大增,回家不久,就開始策畫更野心的遠征。這次是歐洲之旅,從1763年中,到1766年底,跑更多的碼頭。
  出發不久,馬車就壞了。在等待修理中,雷歐波得借機帶孩子到附件的教堂,使用那裏的風琴。父親教導兒子,風琴踏板的作用。小莫札特立即推開坐凳,站在琴前彈奏起來,其熟練自然,仿佛是練習了許久。
  莫札特一家先到法蘭克福(Frankfurt)。1763年八月三十日,報紙廣告說:

不足七歲的孩子,將彈奏翼琴(clavichord)或大鍵琴;並小提琴協奏曲,並將參與交響樂團絃樂演奏;或用布遮蓋琴鍵,他能彈奏像看透布辨認琴鍵;或用絃,管,銅樂器,鈴,鐘,玻璃等任何樂器,從遠處奏出單一音符,他立即準確辨認。他更能在風琴或大鍵琴上,即興變奏任何樂曲,像是早已熟練。

  十一月十八日,莫札特家到達巴黎,在那裏五個月。得藝文界推介,在宮廷獻藝,也是全國風靡。他也發表所作的曲。
  1764年四月,他們渡過海峽到倫敦。那時的英王是二十六歲的喬治三世(George III, 1738-1820)酷愛音樂,尤崇拜韓德爾(George Handel);神童莫札特拿起韓德爾和巴哈的艱難作品,立即能演奏。他也為王后歌唱伴奏。J.C. Bach是巴哈的幼子,正任宮廷作曲家,見到八歲的孩子在那裏寫的第一交響曲,不禁大為驚奇。
  五月二十四日,英王喬治的生日,莫札特的演出,也受到熱烈歡迎,自然收入極為豐厚。
  不過,莫札特姐弟染上重病,十分危險。痊癒後,一家人到了荷蘭海牙。在那裏,演奏莫札特的交響曲。因為正是大齋期間,照例不得有音樂演奏會,因此,需要請得特別許可,理由是展顯莫札特“特異的天才,正可以榮耀神。”
  1766年十一月,凱旋回歸。“先知在家鄉”,也必須得到尊重。大主教為要證明小神童確實自己能夠作曲,把他禁閉在一室內,嚴密監視,考試是作一首清唱聖曲。莫札特順利繳卷,於1767年三月十二日演出。
  十二歲的莫札特,漸漸失去了爭看“神蹟”的群眾。1768年,他受邀作歌劇假鄉愚La Finta Semplice, The Pretended Simpleton)。他甚至指揮自己的作品,皇帝在座欣賞。
  1769年十二月十三日,把妻女留在家裏,莫札特父子踏上第二階段的旅程:訪問意大利。所到之處,大受歡迎,報章騰傳讚揚。
  1770年三月二十四日,到當時的藝術中心波隆那(Bologna),在帕拉威西尼伯爵(Field-Marshal Count Pallavicini)的元帥府,舉行演奏會。到會的一百五十嘉賓,都是最高級的權貴,影響力也最大。演奏從晚間七點半,直到午夜,與會者並不覺其長。
  到了佛羅倫斯,理尼衛侯爵(Marquis de Ligniville)是全意大利最著名的音律專家,給小莫札特極艱難的“遁走曲”,要他奏極艱難的模題;他的父親得意的記述他的兒子:“應付裕如,仿佛吃一片麵包。”使侯爵大為驚奇。
  四月十一日,星期三,是聖週中,他們到了羅馬,受到禮砲歡迎。他們急忙的趕到西斯汀教堂,詩班正在演唱詩篇第五十一篇“求憐憫我”(Miserere by Allegri),屬於“祕本”,不准攜出教堂。莫札特憑記憶寫下來。兩天後,是受難日,再回去另一次演唱,核對之下,僅有幾處微小錯誤需要改正。
  那年末,莫札特不再作大鍵琴和小提琴公開表演,專心於鋼琴,成為當時的鋼琴名演奏家。
  五月,在那不勒斯(Naples)的演出,也極為成功。七月八日,回到羅馬。教皇革力免十四(Clement XIV),授予那十四歲的孩子莫札特“金馬刺”(The Order of Golden Spur)騎士(Knight)銜。莫札特等閒視之。
  十月十八日,回米蘭。莫札特受邀作歌劇Mitridate, re di Ponto以德語背景的少年作曲家,作意大利歌劇;但莫札特與歌手合作,努力以赴,創作適於劇院演出,甚受歡迎,連續上演二十場,座為爆滿。因為這次成功,並預約莫札特作另一歌劇,參與1773年的米蘭節慶。
  1771年三月,凱旋回家。剛要休息,接米蘭宮廷來信,傳達瑪麗亞皇后(Empress Maria Theresa)授意,着莫札特寫一劇作,為公主Maria嫁於斐迪南大公(Archduke Ferdinand)的婚典。八月間,莫札特父子去到米蘭,Ascanio in Alba演出。大公爵夫婦,在歌唱中鼓掌,並在特廂中向莫札特躬身致意,高呼:“極妙傑作!”(Bravissimo maestro!)全體群眾如響斯應。
  訪問米蘭和佛羅倫斯等意大利城市以後,1773年三月,莫札特父子回到薩爾斯堡。有一年多,他們在家安居。在這期間,莫札特作了第一首絃樂五重奏,鋼琴協奏曲D大調,九首交響曲,和兩首彌撒曲;並應慕尼克的邀約,作了喜劇性的假女園丁La Finta Giardiniera)歌劇,預定在1775年的節慶演出。
  莫札特在外面受寵受敬,在家鄉卻行情不同。新任的大主教,非僅不解音律,也是個不解屬靈事的政客。他只有興趣於教堂應景禮儀,看不出音樂的重要,也不以為莫札特父子對他的宗教前程有甚麼利益;就把他們當作傭僕,薪資既刻薄,又限制他們離職出外演奏。他首次給莫札特的任務,是作一個歌劇牧人王Il re Pastore),為的只是逢迎麥西米蘭大公爵(Archduke Maximilian)臨幸。
  1776年中,莫札特作了四首彌撒曲,幾首風琴奏鳴曲,並幾個管絃樂曲。
  莫札特已經成年了。他樂於脫離父親的轄制,和大主教的羈勒。
  1777年九月,由母親伴同,莫札特去慕尼克,奧格斯堡,並到巴黎。不過,不算大成功;收穫慷慨的稱讚,和有限的經濟收入。在巴黎,他母親染病,不久即離世。
  離開傷心地巴黎,他定居在維也納,以自由作曲,演奏,及教授學生維持生活;雖然說不上富裕,卻獲得珍貴的自由。二十五歲的莫札特,終於得到獨立,與父親的關係疏遠了。
  他認識了另一父親角色。1781年底,莫札特與海頓(Joseph Haydn)會晤,他們著名的友誼,持續一生之久。莫札特隨當時音樂界對海頓的尊稱,叫“海頓爸爸”。
  1782年三月五日,莫札特在維也納舉行演奏會,極為成功。
  七月十六日,歌劇Die Entfuhrung aus dem Serail上演。劇院為之滿溢。皇帝自負通曉音樂,大為讚賞。他對莫札特說,已經超越維也納的欣賞水準,指出他作品的音符太多些,似是建議俯就群眾口味。莫札特回答說,作曲家認為他只使用所需要的音符。
  在維也納,莫札特租住的房東,是一個姓韋伯(Weber)的寡婦,有三名女兒;外間流言,他屬意其中之一。不得已他搬出那寓所;後來覺得為避人言的愚昧,終於和三女康妮(Constanze Weber)在1782年八月四日結婚。他的父親原以為兒子該攀上更高的門第,草率“下娶”,沒有嫁妝,算是委屈了,不曾同意和給予祝福;姐姐也站在父親一邊。但新夫婦在一起,生活和諧愉快,生了五名兒女,只有兩個兒子,沃夫岡(Wolfgangus)和凱勒(Karl)存活長大。莫札特父子則維持通信。
  這樣,負有盛譽的“神童”莫札特,終於進入成熟時期,獨立了,有了自己的家庭;他也要負起成熟的責任。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