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大衛王宮廷的喋血政變(一)

一位最合神心意的人,牧羊人,琴手,詩人,大能的勇士與卓越的政治家的血淚故事

殷穎

 

  聖經中只記載了一位最合神心意的人(撒母耳記上13:14);而這樣一位人物應具備甚麼條件,才可入選呢?我們由舊約詳讀有關大衛王的記載,得知他曾是牧羊人,著名的弦琴手,詩人,大能的勇士與驍勇善戰的主帥,更是一位卓越的政治家。在以色列的歷史中,他是在位四十年的大君王,也是以色列國的驕傲;他創設的大衛之星,至今仍為以色列的國旗及國徽,他是以色列永遠照耀世界的一顆永恆的鑽石。而這些成就,是使他能成為最合神心意的人嗎?應不是。他雖為神所膏立的以色列的君王,但也是一個罪人,他生平曾犯下姦淫與殺人的大罪,並接受了罪行的嚴懲與報應,但大衛之能深合神的心意,是當他一旦知曉自己的錯誤後,便立刻向神坦誠認罪,痛心悔過,甚至將其犯行寫在詩篇中,讓後人詠唱誦讀,而能由其中獲益。大衛生平寫了許多詩篇,其中著名的為詩篇第二十三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古往今來,無數人都在誦讀這詩篇,讓人的心靈獲益,但還不及他撰寫的詩篇第三十二篇及第五十一篇,那是他犯罪之後錄下的懺悔詩,最能撫慰一個認罪悔改的心靈,而這才應是最合神心意的條件。
  無以數計的人在犯罪後讀這兩篇詩,都能感受到神之安慰與赦罪的恩典。

一個牧羊人與草莽詩人及樂手(撒母耳記第十六章)

  大衛王為神所揀選與膏立的以色列第二位君王,當先知兼祭司撒母耳肩負尋覓以色列第二位王的重任時,神指示撒母耳往伯利恆去,到了耶西家,要其在耶西的眾子中揀選一人接替以色列王,耶西讓其子皆在撒母耳前走過,起初撒母耳以為耶西之長子為適當人選,因其身材高大,頗具帝王面相,但不為耶和華揀選,神示知選王的條件:

“耶和華看人,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


米氏之大衛像

耶西的七個兒子從撒母耳面前一一經過,但均未中選,於是撒母耳便問耶西:“你的眾子都在這裏嗎?”耶西說還有一個最小的在野地牧羊。於是便急召其最小的兒子大衛回來,撒母耳對大衛的第一印象是“面現紅光,雙目俊秀,容貌俊美”,而這便是文藝復興大師米開朗基羅著名的雕塑作品之大衛的長相。米氏應是由撒母耳口中的描述而雕鑿出大衛的立像(這個雕像的複製品曾在世界各大城市展出,也包括台北的“歷史博物館”)。撒母耳便以油膏立大衛為王。這個剛由牧地歸來的青年,一身羊羶味,手上布滿了厚繭,他終日手握牧杖與彈弓,練得兩種絕活:他能以機弦將石子彈射出去擊殺獵羊的野獸,彈無虛發,百發百中;另一手絕活是彈奏弦琴,作為牧羊時的消遣。因他頗通音律,琴藝遠近馳名,甚至傳到掃羅耳中,掃羅王被神棄絕後遭惡魔之靈困擾,曾召大衛到宮廷中擔任琴師為他彈琴驅趕邪靈,使他能暫時得到安寧。

大衛成為戰士,初勝巨人歌利亞

大衛不慣穿戰衣,
僅以牧杖與甩石的機弦上陣,
竟以一粒卵石輕易將
狂妄的歌利亞擊倒

  由於神離棄掃羅,惡魔趁虛而進,使掃羅備受困擾,接受臣子建議請著名的弦樂手大衛到掃羅面前奏琴驅魔。掃羅甚喜悅這個少年,得以成為掃羅宮中執戈衛士兼宮廷樂手,為掃羅王以琴聲驅魔,頗讓掃羅王欣慰。


大衛取歌利亞首級
  機緣湊巧,非利士人與以色列兩軍開戰,非利士營中有一員上將名歌利亞,此人為一彪形大漢,身高三米(六肘另一虎口),頭戴銅盔,身披鎧甲,甲重三十七公斤(五千舍客勒),腿上綁銅護膝,兩肩之中插着銅戟,槍如織布之機軸,鐵槍頭重四公斤(六百舍客勒),身前有執盾牌衛士。此人出來向掃羅軍兵狂妄挑戰,連續四十天,無人敢應。掃羅甚至懸出賞格,如有人能殺此徒,掃羅將己女相嫁,並免其父家之錢糧與兵役。大衛之父耶西有三子隨掃羅出戰。耶西差其幼子大衛攜帶食物赴前線勞軍,慰問其三子。大衛走入陣地,見這個蠻橫無理的非利士人,竟敢無禮辱罵耶和華上帝,不由勃然大怒,便竭力向掃羅王請纓殺敵,掃羅見其年幼不像戰士,起初不允,但強敵壓境,實出無奈,親自為大衛配戴自己的盔甲出征,但大衛不慣穿戰衣,僅以牧杖與甩石機弦上陣,竟以一粒卵石輕易將狂妄的歌利亞擊倒,再以非利士人之刀割下歌利亞的首級,回去向掃羅王報捷。掃羅任命他為戰士長,大衛因善戰獲萬民擁戴。掃羅班師回朝,接受百姓歡呼,但歡呼之婦女竟高呼“掃羅殺死千千,大衛殺死萬萬”,引起掃羅對大衛的極端嫉恨,亟欲致其於死地。

一代梟雄掃羅與大衛之間的糾結

掃羅王因極端妒忌
神所膏立的大衛王,
用盡心機要擊殺大衛,
均未成功,
最後在戰場上伏刀而亡,
結束了梟雄的一生。

  掃羅王本為耶和華神所膏立的第一個以色列君王,一生歷經各種戰役,是一位以色列開國之君,戰功彪炳,為一代梟雄,但可惜不聽神的話,更未能嚴守宗教與政治的分際,恃驕而取代祭司撒母耳的獻祭,導致神的離棄,又因極端妒忌神所膏立的大衛王,用盡心機要擊殺大衛,均未成功,最後在戰場上伏刀而亡,結束了梟雄的一生。大衛聞訊哀慟不已,還作弓歌,輓掃羅及其子約拿單(撒母耳記下1:17-27)。
  掃羅晚年與大衛之間愛恨情仇,詳載於撒母耳記上十五章至三十一章,為一篇情節扣人心弦的中篇小說。
  大衛當初受賞識於掃羅,為掃羅的宮廷樂師與執戈衛士,後擊敗非利士巨人歌利亞,初立戰功,掃羅還封其為戰士長,並要將長女許配大衛,但因以色列群眾頌揚大衛之戰功遠勝過掃羅,引起掃羅不滿,便千方百計思去之而後快,但其子約拿單卻深愛大衛,甚至勝於自己的性命,多次救大衛脫離其父之手,為此曾深受掃羅責罵。大衛原本有很多機會可以擊殺掃羅:一次他躲在亞杜蘭洞深處,適掃羅進洞大解,大衛手下建議將其殺之,但大衛說,我不能殺害神的受膏者;另一次掃羅在營中熟睡,其所執戰戟靠在近旁,大衛仍未害掃羅,掃羅深感愧對大衛,但事後仍全力尋索其命,迫使大衛成為山大王,率六百勇士奔逃於山野間,備極困頓。後只好暫逃到非利士境內,投奔亞吉麾下,但不容於其他非利士首領,並將大衛驅離。
  亞瑪力人乘機擄走大衛的眷屬,大衛見妻子兒女被擄,急得放聲大哭,但卒獲神助,盡殲敵軍,並尋回眷屬。
  大衛雖淪為山寨大王,但仍治軍嚴明,處事精細,不愧為一代明君與軍事將才。
  掃羅因失去神的同在,無法再向神請示休咎,還一度喬裝平民去請教一個交鬼的婦人,要其將已故撒母耳亡魂召至,撒母耳告以你已失神的同在,以色列國將交付神所揀選的大衛王,並預言其死。掃羅聞後,仆倒數日,後勉赴戰場與非利士人交戰,戰爭失利,三子均戰死於利波山上,掃羅亦受重傷,遂臥刀而亡。一代梟雄之以色列第一代君王,竟在一夕之間與三子喪命戰場,還遭其敵將屍體釘在伯珊城牆上,死狀至為悽慘。


撒母耳的亡魂預言掃羅之死
Witch of Endor, 1857
by Nikolai Ge

  大衛聞訊,備極哀傷,因作“弓歌”悼之,輓歌中有句:

“以色列啊,你尊榮者在山上被殺!大英雄何竟死亡!…英雄的盾牌在那裏被污丟棄;掃羅的盾牌彷彿未曾抹油。約拿單的弓箭非流敵人的血不退縮;掃羅的刀劍非剖勇士的油不收回…他們比鷹更快,比獅子還強…英雄何竟仆倒!戰具何竟滅沒!”

  大衛的悼詩,沉痛而哀傷,生前他雖為大衛的政敵,但因掃羅曾為耶和華神的受膏者,所以死後仍贏得大衛的尊敬。
  大衛一生寬宏大量,凡事必先請示上帝才做,是他一生的準則,所以他才是最合上帝心意的人。(下期續)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由小書齋到百合書屋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84&g_id=2248&st=0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