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知心話

余卓雄

 

  被下監的保羅帶着沉重的鎖鏈,在亞基帕王面前講道,面不改容。王冷笑問道:“你想用幾句話便能說服我作基督徒嗎?”讀者看到這裏,也許對本文的動機有同樣的反應。


使徒保羅在亞基帕王面前講道
(Picture: "Trial of the Apostle Paul", 1875, by Nikolas Kornilievich Bodarevsky)

  保羅回答王說:“我禱告上帝,無論用幾句,或許多句,不但使你,也使今天聽我的,都像我這樣。可是不要像我有這些鎖鏈。”—這也是本文的目的。保羅最後的一句話為自己的鎖鏈解嘲,不單反映他肉體上的痛苦,也說出了他心靈上對罪人的負荷。
  罪使人身心不自由,比鎖鏈的拖累還甚,保羅不過觸景生情而已。亞基帕王的問話,二千年來有無數人向自己的良心問過許多次。每一次聖靈的亮光掠過,心裏雖然看見上帝的影像,但是罪的根性使他頑強抵抗,反而質問:“你想用幾句話便能說服我作基督徒嗎?”
  亞基帕王後來釋放了保羅,我們一點不感意外,因為他的問話早已默認有基督的意思。因此我們想到世界上多少人原則上都相信有上帝,和亞基帕王一樣,“幾乎”成了“一個”基督徒。
  無論如何,相信有上帝,已經是“一半”好的開始!
  但是單相信又如何?
  三藩巿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專欄作家哈里士寫過一篇文章,名為“我相信上帝”。他說:“任何人都可以隨便地說一聲‘我相信上帝’。任何人也可以自由在心中以為他相信上帝。這樣做既不費半文,又能令本身良心安樂。但是,在這種心理的掩護之下,很多非基督徒的勾當都幹出來了。”
  哈里士的結論說:“現在的問題不是你相信上帝與否,而是上帝相信你與否!”這就是說,我們的生活行為,是否和相信的心相稱?能否獲得公義的上帝的認可?今天世界的不幸,除了魔鬼和他的徒眾們存心搗亂以外,也因為有太多的人僅是口裏說:“我相信上帝”,到此為止。
  做一個基督徒不是求取一個教會的會籍,也不是親歷某事,或讀了一篇好文章,心裏暫時的感動,而是生命切實的改變。從舊的生命中“死”了,在新的生命中“生”,就是“重生”。
  “重生”是必先承認自己的罪,存心悔改,到禮拜堂去聽道,以信心接納,還要行道,使身心一致。上帝的靈是清新活潑的,祂能賜給我們一顆清潔的心,使我們產生順服,平安,喜樂,剛強,智慧,仁愛,盼望。這些恩賜,能幫助我們一生的路程,在不安中得安穩,在悲傷中有慰藉,在亡失中不頹喪。
  “重生”最大的賞賜是“永生”!永生是永遠的生命。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已經替人的罪孽,作了救贖的羊羔。現在要我們也把罪惡的袱包卸解,加入聖者和信徒的行列。
  在審判的日子,天國的筵席上,坐着那些在聖靈裏重生和忠心到底的人。但是在永生之城的門外。那些平日只是口裏“相信”的,卻不得進入。
  耶穌在各城各鄉教訓眾人,有人問祂說:“主啊,得救的人僅是幾個嗎?”耶穌說:“所以你們要努力進窄門…”這扇窄門,不是感情衝動式的相信,而是背負十字架跟隨主的相信。也不是每一個口裏高聲疾呼“主啊!主啊!”的人都可進天國,我們要拿出相信的證據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