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天心

音凝

 

  我從小就對大自然着迷,當同年齡的孩子們都熱中玩家家酒的時候,我就已經發現了一些大自然的祕密,而獨個兒執着於這種樂趣無窮的探索。我常常會呆呆地看着一棵樹,去發上半天愕;或啾着一片夏雲,讓它將我的心帶去。我會一個人坐在學校與家之間不遠的一條小河岸上,出神地看着瑰麗的夕陽,那沉甸甸的像糖汁一樣的絳紅,那滲透到泥土裏去的鬱紫,呵!那凝固的不可思議的色彩,那一顆半嵌在大地上的巨橙,這顆童雅的心靈容不下那麼多的美感,使我透過這神奇的美,感受到一股奇異的力量,我說不出來,但我領略到那是一種超越的美,是我要用整個心靈去敬拜的…
  我自小就是一個花痴,看到花圃裏的花叢就着迷,我能在我家的花園中一個人消磨上一整天,志願做蒔花的園丁,幫助父親鬆土,播種,分苗,架花,施肥,澆水,而其樂無窮。每當我的雙手接觸到泥土的時候,便會有一種莫名的悸動,我會由內心產生一種強烈的歸屬感。當嫣紅的嫩芽由早春的凍土中掙扎出來的時候,內心的激動,更是莫名。我會天天去看那一棵棵的植物在早春的氣息裏奮力地茁長,一直到枝葉茂密地吐出了嫩苞,或是在凝露的清晨看架上的薔薇舒展第一片花瓣,那才是驚心動魂的大事。三月的花季裏,在無邊的春色中,奇峰屢現,高潮迭起,幾乎每天都有一種新的花朵綻放,教人應接不暇;從一盞嫩芽到一株花苗,由一瓣薄蕾到花團錦簇,這整個的過程是一幕驚天動地的神跡。造化之神奇,令人不可解釋…
  音樂是我用全部生命去熱愛的東西,我也一直深信音樂是由伊甸園中唯一泄露出來的天機。當我將整個生命沉浸在音樂中的時候,我便會止不住的流淚;而天籟是唯一可以濾去人的煩惱,恢復一顆赤子之心的良藥。每逢我一個人單獨面對大自然時,我便會傾心靈的耳朵去聽許多我平時聽不到的聲音。由一片樹葉的飄落,看它那灑脫的舞姿,在陽光中徐徐地落地,所造成的輕微的聲音,是任何管樂,弦樂以及敲打樂器所奏不出來的,但卻會砰然地震撼我的心弦。當我將全身鬆弛下來,無論躺在溪畔,山岩,草地或雲邊,讓一串激越的水聲,或一片絢爛的鳥啼,擦過我的心靈,都會再一次刺激我的淚腺,而當我的心臟,脈搏與呼吸完全與大自然調整成一個渾然的整體時,我便會在大自然中溘然消逝…

  生命的神奇,是我永遠也無法懂得的,當我細讀一朵小花的內涵,看它全部生命的美作無保留的展現,它所做的是無條件的奉獻,而所代表的卻是造物者的愛意,會使我覺得愧怍而無地自容。有時候看到一隻昆蟲爬行在樹葉上,好像是造物者的一句詩,是在整章樂曲中的一隻跳動修飾的音符,而由內心深處浮起無限的謝意。最後我不能忍受的是當我發現一隻像針尖那麼大的小蟲,爬行在我稿紙上的那種感覺。它那麼細緻,卻又那麼生動,而且虎虎然地爬上了一個格子,再爬另一個格子,似乎是昂然地獨行於天地間,予人一種俯仰無怍的感覺。當我仔細審視它時,我便會停下筆來,覺得再多寫一個字都是一種褻瀆。這隻小蟲才是不朽文章的創作者,是的,當你面對着這樣一個生命時,你無法不受感動,你仔細品讀這些可愛的生命,你便會感受到造物主的盎然的愛意。
  我不能忘記第一次讀到創世記的感覺,我感到驚悸,喜悅與滿足,所有的關於生之奧祕,美的探奇,都在一刻中得到了答案;在淚眼模糊中,獻上了我的感恩,原來這些生命,這些美,都是出於祂的手筆…


苦傷道
  幾年前我以朝聖者,不,以一個歸鄉的遊子心情,“回”到了聖地,“回”到了耶路撒冷,我的生命再次被激動。當我踏遍猶大的曠野,觸摸着曾經刺痛了主的頭額與足掌的荊棘的長刺,看到曾吸吮主耶穌如血的汗滴的橄欖山上的岩石,走過主曾以最後的氣力蹣跚爬行過的狹窄的苦傷道的石路,最後跪在曾傾注了主耶穌血液的各各他的加略山。每次我回到聖城,我的眼淚都未曾乾過。原來這位創造了美,創造了生命的救主,曾將祂自己的生命全部傾注在這裏,對祂所創造的生命,做了完全無保留的犧牲與奉獻。是的,那是天地間所能容納的最大的愛,是最美的,是無比的…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