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自由可貴

劉廣華

 


貝娜齊爾布托

  2007年的聖誕假期,正當普天同慶基督降生的時候,巴基斯坦前總理貝娜齊爾布托(Benazir Bhutto, 1953-2007)在進行競選的時候被暗殺。她的死訊震動全球,因為她是回教世界裏面唯一一個曾經當過行政首長的女性,又是一個在回教世界裏面大有勇氣去倡導自由和女權的戰士。在美國寄居的巴基斯坦人有許多是開鄧肯甜甜圈餅店(Dunkin’ Donuts)的,因為筆者愛喝鄧肯咖啡,認識一位老闆和他的女兒。當貝娜齊爾布托被暗殺的壞消息傳到美國的時候,筆者正好在店裏喝咖啡和吃甜甜圈。老闆指着他的女兒,哭着對筆者說:“當貝娜齊爾像我女兒那樣大的時候,她是留學美國,在哈佛大學畢業的。她是天才中的天才,她死了,是巴基斯坦人的一個大損失!”筆者安慰他說:“她的死不只是巴基斯坦人的一個大損失,也是全人類的一個大損失,全世界愛護自由的人士都會十分難過。”貝娜齊爾布托不單留學美國,也留學英國,在牛津大學畢業。她從小就接受基督教教育,父親布托(Zulfikar Ali Bhutto, 1928-1979)是巴基斯坦第一個倡導自由平等的民族英雄,被處絞刑而死。布托父女為巴基斯坦人民所留的血,總有一天會為巴基斯坦人民帶來真正的自由。

  自古以來,我們中華民族都相信蒼天有眼。猶太民族則說,“耶和華的眼目,無處不在,惡人善人,祂都鑒察”(聖經箴言15:3)。所以地上沒有一個殘暴的政權可以永久享福。例如德國的希特拉(Adolf Hitler, 1889-1945),烏干達的依迪阿明(Idi Amin, 1920’s-2003),伊拉克的薩達姆(Saddam Hussein, 1937-2006),和利比亞的卡達菲(Muammar Gaddafi, c.1942-2011)等,只能橫行一時而已。還有,誰也沒有想到,曾經稱霸東半球的蘇聯會在一個不留血的政變之下結束。蘇聯倒坍之後,雖然俄國人民在生活上並沒有多大的改變,但是他們比從前快樂多了,因為他們能夠享受自由,尤其是宗教自由。宗教不是頭腦的思想,而是心靈的信仰。頭腦的思想或者可以改造,但是心靈的信仰是不可以改造的。蘇聯統治俄人八十多年,已盡其所能將所有教堂的大門關閉,和把人民心中對神的信念洗除,但是當俄人重獲自由之後,第一件事就是上禮拜堂敬拜神。

  筆者是一個寄居美國的僑胞,本文的宗旨絕對不是講論政治,只是談談自由的可貴。筆者曾經讀過一個笑話,據說這個笑話是根據1960年代美國俄克拉何馬大學(University of Oklahoma)教猩猩(Chimpanzee)講話的實驗改寫而成。美國有一個科學家,相信可以教猴子講話,因為猴子是我們人類的祖宗。於是他把一頭猴子關在一個籠子裏面,籠子裏面擺滿了猴子最喜歡吃和最喜歡玩的東西。他每天都花幾個小時,坐在猴子面前和猴子親近。開頭的時候,猴子很懼怕。過了幾個月之後,猴子不再懼怕了,於是他就開始教猴子講話。猴子很聰明,有時向他張開嘴巴,有時手舞足蹈,好像明白他所講的,可是總不會講話。有一天,科學家對猴子說:“猴子啊,看你的樣子,你好像完全明白我所講的。你是我們人類的老祖宗,你有講話的潛能,你為甚麼不對我講兩句話呢?老祖宗,請你講吧,好證明我的理論是對的。老祖宗,請你講,請!”突然間,猴子真的講話了,說了三個字:Let me out!(讓我離開這裏!)連猴子都要自由,何況人呢!

  1986年,有一個有名氣的蘇聯圖書館館長名叫日克羅娜(Rinck Nonna)移民來美國,定居紐約的長島區(Long Island, New York)。當她在蘇聯的時候,她的生活很好,有自己的公寓,還負責一個電視節目。可是當她初來美國的時候,為了謀生,她要在長島區一家工廠裏面做工人,工資很低。美國記者訪問她,問她說:“日克小姐,您為甚麼離開蘇聯來到這裏捱苦呢?”她笑着回答說:“先生,如果你把長島動物園裏面所有籠子的門都打開,我擔保裏面所有天天都在享受着好食好住的動物都跑回森林裏面去。”

  著名美國演講家厄爾南丁格爾(Earl Nightingale, 1921-1989)曾經講過一個有關自由可貴的故事。他說,從前在歐洲有一個國王,為了要教導他的子民明白自由的可貴,於是下令士兵往街上去隨便把一個人抓回來,把他關在王宮的一間豪華房子裏面,並派士兵在外面嚴格看守,不讓他出來。國王又下令每天送給他山珍海味,豪華衣着,和王族所閱讀的書本雜志。但是那個人不單完全不欣賞那些東西,反而天天都在那裏大聲呼喊,說:“我要自由,我要自由!我是一個好公民,我沒有犯法,快點放我出去!”

  筆者有一個年輕朋友,是美國空軍,在邁阿密(Miami, Florida)附近家園鎮(Homestead)的空軍基地服務,他告訴筆者一個故事。有一天早上,當他在排隊拿早餐的時候,看見分餐的人分給在他前面一位陌生客人五條煙肉(Bacon)和三條香腸(Sausage)。可是輪到他的時候,分餐的人對他說:“先生,你要煙肉還是要香腸呢?”他說:“我又要煙肉,又要香腸,好像前面那位仁兄一樣。”分餐的人說:“他是囚犯,你是服務人員。他沒有自由,你有自由。如果你要煙肉又要香腸,你就得要做囚犯。你願意不願意?”筆者的朋友說:“噢,我明白了,請你只給我煙肉吧!我不要香腸了,因為我要自由。”

  匈牙利有一首論自由的詩,翻成中文是這樣:

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

  自由實在太可貴了。我們要珍惜自由,維護自由,宣揚自由,盼望有一天全人類都能夠享受自由。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