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忘與記

劉廣華

 

  在我們一生的過程裏面,有許多事情我們必須牢牢的記住,又有許多事情我們應該完全忘記。可惜我們必須牢記的反而不記;應該忘記的反而不忘。甚麼事情我們必須牢記呢?就是我們不配得而得到的恩典,尤其是當我們走投無路的時候,曾經幫助過我們的恩人。正如俗語說:“施恩莫望報;受恩切勿忘。”

  在我們大中華歷史上,有一位軍事天才,名叫韓信。歷史上有名的“暗渡陳倉”,“十面埋伏”等戰術,都是由韓信發明。韓信是淮陽人(即今日的江蘇淮安),大漢開國名將,與張良,蕭何同稱漢初三傑。但是韓信出身非常貧苦,經常捱飢抵餓。有一天,他來到一條小河,餓到幾乎要倒下去。在河邊有一個“漂母”,即是替人洗衣維生的婦人,憐憫他,送他東西吃。他吃飽之後,對漂母說﹕“多謝大嬸!韓信將來有出頭之日,必定報答大嬸一飯之恩。”漂母回答說﹕“我見你生得如此高大,尚不能養活自己,因而憐憫你,怎會期望你報答我呢?”

  後來韓信做了楚王,回到淮陽,親自到河邊去尋找他的恩人。既找着了,就命隨從雙手奉上一千兩黃金報答她。這就是古代有名的“漂母進飯”故事。韓信不但受恩不忘,而且念恩圖報。他的美德,早已成為千古美談。今日也有許多受恩不忘的人,可惜他們卻沒有念恩圖報的心。俗語又說:“知恩不報枉為人。”韓信沒有白白的做人,更沒有白白的做一個成功的人。


頤和園長廊彩繪--漂母進飯

  記得少年時代,筆者經常與同學們作“記憶力比賽”,看看誰能過目不忘。結果筆者好幾次都得到勝利。自此,筆者一直都以為記憶力比別人強是一件好事。及至六年前內人去世之後,筆者才頓覺記憶力比別人強並不是一件好事,相反的,可能是一件壞事。筆者從青年時代就開始駕駛汽車,數十年來都沒有遇到車禍。可是內人死後頭兩年,就一連碰車三次。兩次是別人錯,一次是自己錯。筆者的兒女對筆者說:“爹!其實三次都是你錯!因為你開車的時候,思想不集中,腦海裏面不停的想着媽,因而時快時慢,令別人難以捉摸。”

  兒女們說得很對,筆者實在想得太多。過去的事,不停一幕一幕的在腦海裏面重演,怎也不能夠忘掉。這是自尋煩惱,自討苦吃,甚至可能有一天會自找死路。可不是嗎?三年前,筆者每一個月一次前往佛羅里達州(Florida)西岸的拿坡里華人教會證道,時間是禮拜天。筆者住在邁阿密(Miami),從邁阿密開車去拿坡里(Naples),只有兩條路。第一條是41號公路。這是一條單線往來的古老公路,十分危險。另一條是新建的75號公路。這是一條多線往來的高速公路,本應十分安全。可是,有一段叫做鱷魚巷(Alligator Alley),穿過沒有人煙的大沼澤,甚少警察巡邏。因此,開車的人往往超速,萬一發生意外,肯定九死一生。有一個禮拜天,筆者親眼看見一宗車禍。兩部汽車碰得幾乎粉碎,公路上鮮血成溪,令人慘不忍睹。當時筆者心裏想:如果我繼續在開車的時候思想太多,總有一天,災禍可能會臨到我自己。

  相反的,筆者有一位老同學,就是當年在“記憶力比賽”中經常排最後的。他退休之後,每年最少有一次自己開車,遊歷美國,悠哉遊哉,十分得意。原來這位老兄一世人都十分“健忘”。甚麼成功,失敗,得意,憂傷,對他“經腦即忘”。不管在白天有甚麼事情發生,到了晚上上床睡覺的時候,他都能夠把一切忘記得一乾二淨,快快樂樂的去見周公。可見,能過目不忘,說是聰明而已;能經腦即忘,才是智慧呢!

  當年的羅馬人,能夠消滅有高度文化的希臘,打敗有輝煌歷史的埃及,征服其他所有小邦,建立天下無敵的羅馬大帝國,因為他們有一種別人所無的民族精神,就是能夠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着標竿直跑。掃羅是羅馬公民,又是一個受過羅馬高等教育的人,因此他辦事也十分像羅馬人。他曾經立下標竿,要將所有基督徒一網打盡。若不是主耶穌親自出來阻擋他,他絕對不會收手。結果他的生命改變了,而且蒙主呼召,做了使徒,改名為保羅。從此,他忘記背後,另立標竿,就是要把福音傳遍羅馬世界。跟着他一生一世努力面前,向着標竿直跑,直到他打完美好的仗,跑盡當跑的路,守住當守的道。使徒保羅真是一個能夠當忘就忘當記就記的屬靈巨人,配作萬世信徒的榜樣!(參看經文:腓立比書3:12;提摩太後書4:7)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