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饒恕與忍耐是一對攣生兄弟

音凝

 

  “忍”字是插在心上的一把利刃,忍耐是一門很難修習的功課,多數人會得零分,甚至負分,及格者絕少。卻有一人宣稱自己可以容忍饒恕他人七次,應為奇聞;此人即主的門徒彼得(馬太福音18:21-22)。對容忍之限度以三次為極限,俗語說事不過三。彼得開出來的限度,竟為七次,早已超出常人容忍對方的極限,他以為定會得到主的肯定與讚賞,但基督卻說:“不是七次,乃是七十個七次。”這對人的容忍能力簡直如“挾泰山以超北海”,是不能也。而基督的話就是神的話,神對人的犯罪作惡之容忍度,正是七十個七次,即沒有次數的限制。

忍耐的極限

  七十個七次是一個虛擬的目標嗎?絕對不是。試想一下,你在一天之內,甚至一小時之內會犯多少次罪,犯罪後你便會後悔而祈求神的赦免與饒恕,這樣算來你一生中犯罪的次數有多少呢?是七次嗎?七十個七次嗎?應該都不止吧,神如定下了一個極限,你我早已被定罪,擲進永死的火湖中了,但人每次犯罪後向神祈求都會得到赦免(約翰壹書1:9),你,我在世上犯罪的次數都應罄竹難書了。
  忍耐的路上有一座大山,那就是仇讐血,誰能忍耐並饒恕心中對別人的種種仇恨,恐怕古往今來沒有人能夠做到。我曾聽教會復興時代一位中國佈道家劉老牧師敘述,教會中有一位執事在大復興運動中公開認罪說:“我心中真是苦啊,多少年來我一直在仇恨某人,我知道這不合神的旨意,只是我沒有辦法勝過自己,我甚至恨到吐血,如今我才得釋放,可以將仇恨除去,求主饒恕。”可見仇恨是多麼可怕,自古至今在人的歷史中;在人創作的小說與戲劇裏,有多少仇恨的故事,實在難以數計。

仇恨的鐘擺定律

  仇恨如一條毒蛇,只要讓牠纏住了你,便永難掙脫含恨而死,誰能使人的仇恨解脫呢?由人類仇恨流出來的血,怕已將整個地球塗上厚厚不止數層了吧。由亞伯拉罕直系後裔所形成的兄弟鬩牆仇恨,更演變成流血的恐怖戰爭,向全球蔓延,這些仇恨的黑血由中東一點一滴地侵入全球的土地,沒有任何力量可以終止,一不小心,你我均會因而喪命。這些黑色仇恨,沒有任何政權及武力可以遏止,所有的努力都只會使仇恨倍增。仇恨所形成的死結,人的力量根本無法打開;復仇,報仇便成為小說家筆下最能吸引人的情節。報仇與復仇之間的互動,便形成一個鐘擺的定律,自該隱那一記由嫉恨引發的重擊,打在他兄弟亞伯身上並奪去了他的生命,流出了人間的第一滴仇恨之血後,仇恨一直成為人類歷史的主軸,迴盪在人世間,以不同的時代,不同的武器獵取人的性命,主導者撒但的血盆大口正在痛飲人類流出的鮮血。
  撒但抓住了神的一條誡命:“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世記2:17),“按着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希伯來書9:27)魔鬼便以此掌握了死權,百般威脅人類,予取予求,因為人都怕死,所以人人都向死亡低頭,於是仇恨與死亡便成為撒但的雙翼,撲向所有人類,自古已然,於今尤烈。

死亡的最後一滴血

  仇恨這個千古難解的死結,最後只有神自己(基督)在十架上死了,餵飽了嗜血者死亡的最後一滴血,才可一次而永遠的化解,因為基督在死亡中滿足了神律法的全部要求,才可徹底打敗威脅人類的仇敵魔鬼。至此,世人終於可以挺起腰來嘲笑並揶揄死亡,保羅便曾向魔鬼說:“死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裏?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裏?”

基督以愛的命令 取代恨的律法

  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不僅戰勝了死亡,粉碎了魔鬼的權勢,祂還進一步追擊,要消弭人間的仇恨,因仇恨才是導致死亡的基因。如將人類的歷史簡化為一句話或一個動作,就是仇恨與報復,所有歷史,小說,詩歌,大致都不出此內涵。這個鐘擺定律,自上下古今到千秋萬代,從未變易,但基督卻能出手攔下,祂對律法的解釋是律法師與門徒從未聽見過的:

“你們聽見有話說:‘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只是我告訴你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裏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有求你的,就給他;有向你借貸的,不可推辭。你們聽見有話說:‘當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只是我告訴你們,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這樣,就可以作你們天父的兒子;因為他叫日頭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給義人,也給不義的人。你們若單愛那愛你們的人,有甚麼賞賜呢?就是稅吏不也是這樣行嗎?你們若單請你弟兄的安,比人有甚麼長處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這樣行嗎?所以,你們要完全,像你們的天父完全一樣。”(馬太福音5:38-48)

  基督在這裏提出的律法新釋,是由舊約律法演化成為新約之愛的律法,祂推翻了律法中的對等律(“以眼還眼,以牙還牙”),千古以來“愛你的鄰舍,恨你的仇敵”被視為理所當然,但基督卻主張“愛你的仇敵,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基督此語一出,跌破了古往今來所有律法師及法律專家們的眼鏡,實在是太超過了,有仇不報倒也罷了,還要愛仇敵,這是開天闢地以來從未有過的事。不錯,基督來了,要將舊約中有關恨的律法,轉變為新約中愛的律法,基督不僅是這樣主張,祂也在十字架以獻出自己的生命而體現了愛的律法,解開人類仇恨的死結,以神愛取代了仇恨之命令,自此正式頒布並實施了(約翰福音13:34)。

愛與饒恕的新課題

  基督否決了彼得的七次饒恕論,改之為七十個七次(即無限)後,愛與饒恕立刻成為人類的新課題,但由基督時代到今天,人們一直在質疑一個問題:人間的公平與正義在面對愛的律法時應如何處理?人的法律主張公平與對等,這個標準應是由舊約的律法傳承下來的,即“以眼還眼,以牙還牙”。不錯,這條律法很公平,但卻不完美,因為“以眼還眼”看起來對等,但卻有缺陷,一個人受害瞎了一眼,為要對等報復,再讓另一人也瞎一隻眼,由一個眇者增為兩個眇者,不但未讓原先眇目的人回復,反增了另一眇目者,讓缺陷倍增,這就是所謂的“公平與對等”嗎?基督要以愛來填補原先的眇目者,不主張報復,而要以愛將原有的缺陷補滿;這就是愛的律法,超越了古老的恨的律法。其實人是沒有資格講公平的,因為人都犯了罪,若要講公平,人人都要死,但主卻在十字架上為“人人嘗了死味”(希伯來書2:9)人才可以活,這對主基督是公平的嗎?人在神面前不配談公平,人根本沒有資格講公平。

饒恕的對等

  那麼,在愛的律法下,人便不再講公平與對等了嗎?也不是,饒恕正是要講對等,饒恕的法碼擺在天平的兩端,二者必須對等。主教導人的禱告文中,唯一的一個具有條件的禱告是:“你們饒恕人的過犯,你們的天父也必饒恕你們的過犯。”(馬太福音6:14-15)據此,主在對彼得說,要饒恕人“七十個七次”之後,又講了一個比方:有一個僕人無力還積欠主人的一千萬銀子的欠債,但主人動了慈心,赦免了那人的債,但此人卻不肯饒恕同伴欠他的十兩銀子,還要揪住欠債者收監來討索,主人聞知大怒,將此惡僕拿下法辦,說:“你們各人若不從心裏饒恕你的弟兄,我天父也要這樣待你們了。”(馬太福音18:35)

饒恕與忍耐為攣生兄弟

  人要饒恕人的過犯是很難的,有時口頭可以講饒恕,但心中並不如此。若要饒恕,便必須再修一門叫“忍耐”的功課。彼得在忍耐人七次之後,便不能忍了,如是前功盡棄。保羅勉勵人,“愛是恆久忍耐”(哥林多前書13:4)忍耐到七次已超極限,七十個七次則為不可能,因遠在人忍耐彈性的限度之外,再忍便會崩壞斷裂了。所以由彼得的七次饒恕論,可以得到的結果是,人根本連七次饒恕也做不到,七十個七次是一個虛擬的上限,以人的能力絕對無法企及,饒恕云乎哉,口頭講講而已。如缺少了忍耐的功夫,只是一個虛設的目標,所以,饒恕無論多少次都必須與忍耐掛鉤,二者為一對攣生兄弟,是秤與鉈的關係,放單了即無用處。


秤與鉈

患難生忍耐

  沒有忍耐的饒恕,是假的饒恕,口頭的場面上的話,根本未到心裏去,沒有當真,所謂饒恕都是假的,未經過忍耐的考驗,只能算是一種理念罷了。而要建立忍耐的功夫,更是難上加難,一來真格的,便應聲而倒。忍耐要怎樣才可建立呢?保羅說:“因為知道患難生忍耐,忍耐生老練,老練生盼望…”(羅馬書5:3-4)雅各也一針見血地提出他的建議:“我的弟兄們,你們落在百般試煉中,都要以為大喜樂;因為知道你們的信心經過試驗,就生忍耐。但忍耐也當成功,使你們成全,完備,毫無缺欠。”(雅各書1:2-4)原來忍耐是由患難而生,所以人未經過患難便無法建立忍耐,而所謂饒恕便成為虛詞了。雅各指出約伯便是一個最好的例子,他歷經種種一般人不能忍受的苦難,讓苦難淬煉激勵成精金一般的信心,他也是最有福的。
  我們雖都欽服約伯的忍耐與信心,但誰願意去輕易嘗試這種經歷呢?我們只能懇求主的恩典與憐憫,仰求主賜給我們忍耐的信心與饒恕人的心志,讓我們心中的饒恕與忍耐,成全我們的信心,因信心最需要忍耐,等候主再來便要有忍耐的信心,如同農夫等候地裏寶貴的出產,直到得了秋雨春雨(雅各書5:7-10)。
  饒恕是得救進入天國的必經考試,神賜人恩典與饒恕的唯一條件是,要由心中饒恕得罪你的弟兄,二者必須要劃上等號,否則便會被拒於天國門外,再沒有任何其他的途徑了。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由小書齋到百合書屋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84&g_id=2248&st=0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