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丈夫氣概

余卓雄

 

  當一個怒氣沖沖的妻子指責她的丈夫:“你簡直沒有丈夫氣概!”的時候,那個摸不着頭腦的男人,也許會向自己發問:“唉!我的天,甚麼才是‘丈夫氣概’呢?”
  可是,妻子沒有了解他的迷惘,反而火上加油地添上一句:“你不是一個男人!”
  這一來,倒侮辱了婦女解放運動的姊妹們。
  總而言之,男男女女都要爭着出人頭地,不甘居下。
  他們看“文質彬彬”的人都是弱者。從來嘛,所謂英雄都具有“力拔山兮氣蓋世”的本領,這些人物,好像電影中的泰山,牛仔王奇里谷巴,尊榮,超人。小孩子們長大了,還是念念不忘。
  真人真事的,有蘇聯赫魯曉夫(Nikita Khrushchev, 1894-1971)在聯合國脫鞋擊桌,非洲阿敏(Idi Amin, 1923-2003)以辱人為樂,古巴卡斯特羅(Fidel Castro, 1926-)在紐約大酒店殺雞狂飲。現代人有一種利益,叫做“民主”,可以強蠻的手段出之,無賴之徒,以“抗議”為每天的功課。拳王阿里每次上陣,使全球千萬觀眾如醉如癡。他寫了一本自傳,題為:“我最偉大”,當是西方坦率文化中的表表者。
  耶穌說天國的第三福:“溫柔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承受地土。”聽來實在不合時宜。
  如果溫柔是誠惶誠恐的聽天由命,那不但是缺乏“丈夫氣概”,更是如假包換的“婦人之見”了。
  人的偉大,在其謙遜禮讓,狂莽的人很難明白它的力量。好像曹操那種不可一世的口氣:“寧可我負人,不許人負我。”能夠贏得人心有限。


顧德思大將
  真正的溫柔,不能與“三從四德”混為一談。卜凱賽琳(Catherine Booth, 1829-1890)在循道會議旁聽席上喊出堅決的聲音說:“決不!”便種下了救世軍產生的種子。這些溫柔的英雄們,從來不為自己的好處爭氣,但是卻永遠不肯在公義與罪惡戰爭中低頭;他們甘心含冤忍辱,也不願強暴欺詐弱小;他們只是默默地,為整個人群的快樂而耕耘;他們從不擠在前排接受拍照炫耀。有一次我要和顧德思大將(General Frederick Coutts, 1899-1986)照個相,這一個領導救世軍全球工作的人,卻害羞地說:“呵,我多麼配不上你,我沒有動人的容貌。”
  溫柔的人要承受地土,因為他們擁有人心,人們心裏也有了祂。那地土,不是黃泥三尺,或是良田萬頃,那是天國的地土,天上地下,都屬於祂的,然而祂不據為己用,祂在其上建立了大廈千間,供人間溫暖。
  拿破崙(Napoleon, 1769-1821)在荒島上歎息而逝,希特勒(Adolf Hitler, 1889-1945)最後葬身殘垣碎瓦。當年把溫柔的耶穌判死在十字架上的彼拉多,何嘗意料到那個似弱實強的“犯人”,竟然永披千古!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