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偷一片雲彩

音凝

 

  雲頂好像一杯茶的名字。
  這次我到馬來西亞,只在吉隆坡逗留了幾天,卻抽暇造訪了海拔千米的高原—雲頂。由吉隆坡搭直昇機半個小時可達,雲頂是名副其實地在雲端中。我是在中午到達的,由機場起飛時,天氣燠熱,汗流浹背,但當飛抵高原上空時,已為寒雲包裹,在瑩白的雲朵中冉冉降落。四顧一片青碧,白雲迷濛其間,頗使我憶起大千先生那幅現代筆調的潑墨山水。

  雲頂的高原大飯店是唯一可以投宿的地方,旅館前有花圃及人工湖,也有纜車上下,但能引人入勝的還是山上的樹木和幽徑,傍晚時分雲霧便將山頂整個的封住了,由窗中望出去,只見到一片乳白中點點的黃色燈光,其餘皆迷失在雲霧中。不久又下了一場雨,室中寒意驟增,擁衾高臥,夢中覺得好冷。
  第二天一早我披衣外出,一個人走到雲中,衣服和眼鏡都溼了,鬚髮也沾上了雲霧,整個人都浸在雲裏。我走上山的高崗,眼前的能見度極低,使我有拉一塊雲朵來擦眼鏡的衝動。而浸在雲中的景物別具一種朦朧的美,花非花,樹非樹,眼前的景象完全成了寫意與潑墨,努力看過去也只能透視兩丈,而且景物隨着雲的濃淡而有所變化,前面明明探出了松樹的一隻蒼臂,但忽然會變成了一抹紅葉,好像大自然的景物會在雲中游走,成了活動的道具。由雲層中透出來的鳥聲,好像幕後播出來的音樂,濾過了雲層,有一種特別韻味。
  雲彩一會兒籠罩了整個的山頭,但忽然也會出現陽光,眼前的湖山明媚乍現,特別鮮明奪目;一會兒又隱入雲中,好像紐約無線電城舞台上的電動布景一樣。人埋在雲朵中,也頗能享受到“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的樂趣。

  浸在雲朵中,才能體會出雲有那樣多的變化,它一會兒像厚厚的一團棉絮擁向你,使你透不過氣來;一會兒化作一襲輕紗,鬆鬆地纏在樹梢間,它能在不知不覺中塗掉了大部分的樓宇,只留下隱隱的一角。它在山巔上留下一株孤松和一椽木屋,它隱去了溪流而只留下飛瀑,它遮斷了整山的樹木,而只留下蟬聲;其剪裁的畫面,簡直是郎靜老的集錦手法。而最妙的是它能用一層薄薄的紗將景物隔起來,賦予山林一種虛無縹緲的美,它給靜物以動態,更能使人窺見上蒼造化之神奇。
  我從雲霧中飛來,再馭着雲霧離去,當我在收拾行囊時,真想順手偷一片雲彩,但面對大自然坦蕩的胸襟,不禁為我的狹隘感到臉紅;然而,還是深深地吸了一口雲,飛離雲頂的頃刻,真像啜了一杯茶的感覺。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