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芬蘭的秋色

音凝

 

  由歐洲一路過來,雖然已經是涼秋九月,但今年的歐陸卻相當溫暖,威尼斯與羅馬簡直是夏天,比台北涼不了多少。到英倫及法蘭克福時,雖可以換上秋裝,但畢竟不如想像中的冷,而我真正接觸到秋的手指,則是到達丹麥以後,儘管草地與樹木仍然碧綠,但血紅的楓葉卻已迫向眉睫,而艷麗的紅豆也早已布滿了枝頭,但仍然算不得是道地的秋天;那種凋零的,悲涼的氣氛還感覺不到。十月以後,在芬蘭我才真正咀嚼出秋的滋味,才真實地踏進秋的顏色裏。當酷愛陽光的芬蘭人還在懷念夏日的餘暉時,秋卻挾着漫天匝地的黃葉而來,為這個千湖之國換上了秋裝。
  芬蘭的林湖之美,冠絕於世。雖然這裏的人們熱愛夏天,但芬蘭卻是屬於秋天的,只有秋才能寫出芬蘭,也只有芬蘭才可以語秋。那一抹沉甸甸的鬱黃的澤彩,適足以表現出芬蘭人的安詳與持重,以及他們的敦厚與親切。在芬蘭,秋天的主調是黃色,一種近赤的赭黃。

  造物主好像突然由葉綠中抽出了所有的青藍,去綢繆明年春天的大量支付,而僅用剩下的元黃,來支撐秋的局面。這些昂貴的秋的顏色,正是這個森林王國的豐收。樹木將燒燼的一大片一大片落下來的金箔,去反哺乳養它的大地,觸目到處都是一堆堆的金黃。秋是個回饋的季節,它的每一片落葉都含蘊着深厚的倫理與哲思。
  我由赫爾辛基(Helsinki)乘火車到拉赫蒂(Lahti)去,一路盡是黃葉映着湖水,幾乎將我的視覺也濡成一片金。車到拉赫蒂,秋雨已先一步趕到;冷涼的水滴打在臉上,人瑟縮在衣領,這才體嘗出秋的況味。我坐進一個溫暖的咖啡屋裏,注意力卻被窗外的風景吸引住,凝神看秋雨中飄下的落葉,才能徹底品琢出秋的韻味。落葉如蝴蝶般灑脫地,夢幻地飄下來,不由使人驚詫於創造之美的極致。隨着落葉的曼妙的舞姿,浮現出多少秋的深邃的回憶。
  杯中的咖啡冷了,地上已鋪滿了厚厚的一層赭黃,我推開咖啡屋厚厚的玻璃門,踩着滿地的濕金,向秋雨中走去;樹林的盡頭是一個湖,走到湖畔,臉上身上都為冷雨濕透,思維的深處,似乎也已濕透。眼前的景象是一片淒迷的美。湖畔的秋草仍然涵碧,湖水卻已泛出那種深沉的冷藍,秋潭是有深度與內涵的,不似春水那樣清澈見底,一眼可以看透。湖面上飄浮着的落葉,恰似一闕李後主吟絕的辭章。
  佇立在拉赫蒂湖畔的秋雨中,徘徊在北歐異國的金色裏,我在默數着三十個失落的秋天。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