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和合本聖經,思富善牧師

和合本聖經面世九十年有感

林向陽

 

  現在通用的中文聖經和合本聖經,又稱為和合本官話聖經國語和合本聖經,是一本一百萬字的巨冊,已經有九十年的歷史。由於和合本聖經乃是白話文,不像以往的文言體裁的聖經譯本,為一般民眾看得懂,讀得出,深獲中國教會信徒的喜愛。


中文和合本聖經

  九十年前,也即是1919年,當和合本聖經在中國面世時,曾引起發行中文聖經空前未有的高潮。很多教會用它來作為文盲信徒的識字課本,聖經公會又以遠遠低於印刷成本的價格出售,和合本聖經出售的地區幾乎遍及中國各省及東南亞各地。神的大能,慈愛,救贖與旨意透過神的話語彰顯出來,使千千萬萬中國人悔改歸向主,接受十字架的救恩,因耶穌基督的救贖成為新造的人,脫離罪惡的捆綁,從黑暗進入光明,成為神的兒女,也使無數的信徒信心得以堅定,更加經歷神的豐盛。

和合本聖經與富善牧師


富善牧師
Rev. Chauncey Goodrich

  談起和合本聖經,不能不想起其翻譯的過程,及負責翻譯的宣教士富善牧師(Chauncey Goodrich, 1836-1925)。富善牧師本是英國人,祖先在1643年移民美國。富善牧師的父母定居於美國麻省,都是虔誠的基督徒,堅守主日,家裏業農。
  富善生於1836年,在七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三。十歲時蒙恩得救,二十歲時聽了蕭富勒(Dr. William Schauffler, 1798-1883)博士講道,被聖靈感動,立志到海外傳福音。富善自小就和其兄弟一同幫忙農牧,想不到神藉着這些農業技術來裝備他。多年後,當富善在中國當傳道時,住在中國北方,他就在空閒時栽種蔬菜果樹,飼養家禽,克服物質供應的困難,改善生活條件。在就讀神學院時,富善研修希伯來文,神藉着這門功課來幫助他以後翻譯聖經的工作。
  年輕的富善被聖靈感動,看見中國的需要,決定要來到這塊廣大的禾田作搶救人靈魂的工作。他在1864與雅碧小姐(Abbie Ambler)結婚,同年被按立為牧師。次年與妻子來到中國,先在北京傳道,因妻子水土不服,身體欠佳而調往通州。富善在當時的華北大學(North China College Tung Chou)與道學院(Gordon Memorial Theological Seminary)教學並擔任道學院教務長。
  富善熱愛中國人的靈魂,為了容易接觸中國人,更能把福音廣傳,富善在生活習慣上盡量與中國人認同。他像中國老百姓一樣留長辮子,穿長袍短褂,頭戴小帽子,並且千方百計學習中國語言。他仿效小孩子學話的過程,留心別人講話的音調,自己設計一套記錄音調的辦法,從簡單的字開始,漸漸到詞句與成語,反復練習,隨時隨地在街道上向百姓學話,馬上記錄起來,回家反復溫習記憶,不停地生動運用。這樣日積月累,到了中國不久的富善牧師就成為在宣教士中,北京話講得最標準,最流利的一位。
  為了傳福音,除了牧會,教神學外,富善牧師的腳蹤遍及整個華北,他經歷了無數次艱難的旅途,有時要淌過水深及腰的河流,有時遇見塵沙蔽日風暴,有時為了要到邊遠的地方傳福音,因為交通不方便,他常常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大清早起程。
  1874年,富善牧師的妻子雅碧在通州病逝。接着兩年華北經歷嚴重大饑荒,富善牧師和幾個宣教士從北京出發,到達陝西西安,作二千英里,為期四個多月的救災和傳道的工作,立下一個關懷民眾的好榜樣,讓中國人對宣教士刮目相看。
  1877年,富善牧師續弦,與來自日本的宣教士Justina Emily Wheeler結婚,可惜她不幸在四個月後因患斑疹傷寒病逝。1880年,富善牧師與來自美國,比他年輕十九歲的宣教士Sarah Bordman Clapp結婚,婚後仍在通州事奉,結婚多年才生下第一個兒子,取名昌西。
  1888年,傷寒和痢疾在通州相當猖狂,死人無數,當地有五位內地會的宣教士就因傷寒逝世,富善牧師的兒子昌西,是年才一歲,不幸也因痢疾病逝,使富善夫婦非常傷痛,後來神再賜給他們三個兒女。
  1900年,義和團作亂,很多宣教士和信徒被拳匪所殺,富善牧師一家逃難到北京。富善把孩子送到天津,再到日本神戶。為了翻譯聖經,富善牧師仍舊回到中國,由妻子把孩子送回美國。兩年後,富善回美國休假,一年期滿,留下十一歲的大女兒在美國讀書,與妻子帶着二女兒露西和小兒子回中國。

辦學校,關懷基層民眾

  1905年,二女兒露西因糖尿病逝世,富善夫婦把原準備給女兒讀書的錢,另外再籌款,在通州為鄉下女孩們,辦了通州有史以來第一間寄宿女校,有學生五百人左右,在畢業生中,有不少成為傳道人的妻子或在社會上為主工作。
  1907年,富善夫人來到北京,負責貝滿女校,她關心中國婦女的福利,是第一個提倡解除婦女纏足和禁鴉片煙的人,在當時的滿清社會,引起了很大的風波。她還作了一些實地的工作,如帶領無依無靠的婦女縫製衣服,使她們自給自足。富善夫人看見在天寒地凍的北京,人力車夫拉完車,滿身大汗,常常脫去上衣,露天休息,有的受涼,得了肺炎死的人不少,她就利用她的影響力籌款,在一些人力車夫停車的地方蓋起小房子,裏面有煤爐子,熱水供應,車夫可以在裏面休息避寒,等候顧客。她並籌辦老人院,收留無依無靠,無兒無女的窮苦老人,富善夫人關心中國基層民眾,由此可見一斑。1923年,富善夫人因胃癌在北京病逝,當地的國人為她流淚哀傷。

翻譯聖經,恩及神州

  富善夫婦忠心為主,為拯救中國人靈魂盡心竭力,富善除了佈道,牧養教會,教學,編纂英漢字典,漢文研究外,還作了一件影響深遠的工作,就是參加和合本聖經的翻譯工作。當年的中國,已經有馬殊曼(John Marshman)與拉沙(Joannes Lassar),馬禮遜(Robert Morrison)與米憐(William Milne),以及麥都思(Walter Henry Medhurst)與郭實獵(Karl Friedrich Gutzlaff)等的譯本,但是在文意和字義上,都不能令人很滿意。於是在1890年,聖經公會在英美宣教士中,物色有希伯來文與希臘文根基,又熟悉中文的人來重新翻譯新舊約聖經。
  1891年,富善牧師被任命為和合本官話聖經的翻譯委員。和合本翻譯委員包括來自各宗派的宣教士,前後共有十多人,每個委員帶着自己的中國同工參加翻譯。在漫長二十多年的翻譯過程中,由於他們工作繁忙,都是兼職,有的後因年紀漸漸老邁,健康體力不如前而請辭,有的病逝,故此,委員會的人選一直不穩定。1900年,義和團作亂,很多宣教士和信徒被殺,其他的宣教士均要避難逃亡他處。雖然如此,但在神的恩典下,經過十六年千辛萬苦的努力,和合本新約聖經終於在1907年出版了。


狄考文
Calvin Wilson Mateer

  1908年,因聖經翻譯委員會主席狄考文(Calvin Wilson Mateer, 1836-1908)逝世,富善牧師被任命為委員會主席。他辭去了道學院所有的工作,專心致力於聖經翻譯的工作。自1912年,差會答應了委員們的要求,不給他們任何其他的工作,讓他們可以全職從事翻譯,因此,舊約聖經翻譯的速度明顯加快了。
  1918年,和合本舊約聖經定稿,聖經翻譯委員會解散,富善牧師繼續負責至出版為止。
  1919年,和合本新舊約聖經全書經過二十八年之久的翻譯工作,終於面世了,而富善牧師已是八十二歲高齡。所有參加這份聖工的人,只有富善牧師從頭到尾都有份參與,神又給他有夠長的壽命看到整本聖經翻譯本的出版,他的喜樂與感恩之心,難以筆墨形容(註一)
  富善牧師一生為主辛勞,盡心盡力,流淚撒種,並沒有看見太多的功效。義和團之亂已經過去,中國教會正在蓬勃生長,但是撒但的權勢在古舊的神州卻是根深蒂固,多神論,拜祖先,鬼神偶像之風極度盛行,反基督教的暴風雨也在慢慢地醞釀。在以後的日子,教會經歷了無數的試煉與迫害,但是神的道已藉着聖經和合譯本在中國扎下了極度穩固的根基。在和合本翻譯的聖工上,富善牧師有很大的貢獻,他在主裏的勞苦效果,要存到永遠。

聖經彰顯神的大愛,恩典與旨意

  看到這裏,可能你會問﹕是甚麼動力讓這些宣教士,如富善牧師等人,甘心把自己的一生都為這個排洋,保守,腐敗,古舊的中國擺上?從富善牧師在1903年所寫的“差傳合算嗎?”一文,我們可以略知道一二。他引用神的話語,重申自己宣教的心志﹕是的,因為聖經如此記載﹕“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3:16)就是因為神愛我們至切,故此主耶穌才降生塵世,為擔當我們的罪孽捨命,並在死後三天復活,叫世人可以因耶穌基督的寶血罪得赦免,能與神和好。惟有神的大愛才能救這個世界,才能救中國。拯救人靈魂是神的心意,也是信徒最重要的人生目標。富善牧師在此文中回應神對他的大愛,這正是他為主盡力擺上,傳揚主名的原因。
  義和團的“殺洋扶清”,以及撒但各種的逼迫,不但沒有把基督教信仰趕出中國,反而使基督教在中國蓬勃生長,這是神奇妙的作為。親愛的弟兄姊妹,聖經翻譯本來得不容易,你們有每天研讀神的話語,親近神,好叫你也能明白神的心意,又在一切事上靠主榮耀祂的名嗎?

註一﹕取材自富善,林振時著,福音文宣社出版。

(本文同載於真理報Truth Monthly美東版第95期)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5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