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鉛筆的魅力

湮瀅

 

  我永遠不能忘記第一次得到一枝鉛筆和一塊橡皮時的興奮。我記得當天晚上我將它們放在枕頭底下,夜裏醒來時,便摸出來看一看,然後再小心翼翼地藏起來。鉛筆的筆杆是淺黃色的,木頭有一種特殊的香味。橡皮擦子是一塊紅色像小磚頭的東西,呈長方形,兩端各有一斜切面。拿在手中,可以隨意曲折,頗似一塊可口的軟糖。事實上我曾無數次將它放在齒間咬一咬,當嘴唇接觸到它的時候,那種感覺真好。
  那時候我剛剛入學,開始學寫自己的名字與阿拉伯數字。將鉛筆削得尖尖的,當筆尖上的鉛與紙接觸時留下來的字跡真使人着迷。但那時我能寫的字有限,而隨意拿來在紙上塗抹,也是一種享受。最有趣的是用那塊小紅磚似的柔韌的橡皮擦一擦,便可以擦掉塗下的字跡。用橡皮擦過後,便會有一粒粒的橡皮屑留在紙上,要用袖子拂一拂,或用口吹一吹,才能將紙面弄乾淨,還以原貌。那時我覺得頗為神奇,我十分興味地重複着這樣的動作,覺得其樂無窮。
  我最喜歡用鉛筆鏇子削鉛筆,那股木料的香味隨着刀片隙中轉出來的一長串木屑而溢出,會使我不由自主地做一次深呼吸。新削好的鉛筆,光滑的筆尖,與新裸露出來的木質,都使我愛不釋手。
  我第一次擁有紅藍鉛筆時,也曾引起一段相當時間的興奮。最不能使我忘記的是後來我參加了青島中國業餘美術學校,曾用藍色鉛筆完成了一幅素描,是我當時最好的一幅作品。而使用這二色鉛筆在精讀的一些書上做記號,也成了我以後時時不可或離它的原因。但最使我對那種粗重的軟鉛筆着迷的原因還是由於繪畫;第一次讓我愛上鉛筆畫,是看了前輩畫家曾為商務印書館早期出版物做插圖的徐詠青先生(1880-1953)的作品,那時他已年約七旬左右,身軀十分肥胖,但卻能繪出十分精細動人的線條。鉛筆雖只有單一的黑色,但在他手中卻能畫出許多層次來。看了他精緻的鉛筆人像素描,覺得比攝影更為生動,使人神往不已。以後也曾看過許多大畫家的鉛筆素描:我看過文藝復興巨擘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1475-1564)的速寫畫稿,以及羅丹(Auguste Rodin, 1840-1917)的素描,近來也看了畢加索(Pablo Picasso, 1881-1973)的速寫筆記,都是用鉛筆畫出來的。在這些隨手揮灑的作品中,線條之美,造型之傳神,絕對超出油彩與水彩許多倍。鉛筆實在是一種神奇的東西,它能觸動你的心靈,並在心靈深處留下痕跡。


米開朗基羅的鉛筆畫稿

  由孩提時用過鉛筆後,後來也用過蘸水鋼筆與自來水筆,再後來更用過各式各樣的原子筆。也曾擁有過不少名貴的各型金筆。但這些筆在我心目中都不能取代鉛筆的地位。數十年如一日,我仍然對鉛筆非常着迷。每逢在文具店中看到它的時候,我都有想再買一枝的衝動。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