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亞洲人的西伯利亞怎樣失於俄

史直

 

  1574年(明萬曆二年),俄人初越烏拉山,進窺地處東麓的西伯汗國(Khanate of Sibir),此後蠶食鯨吞,直到佔領了外蒙古的貝加爾區,即俄人所稱的“跨湖區”(Transbaicalia),及堪察加半島(Kamchatka Peninsula),歷一百二十五年,正不知若干抵抗他們的蒙族人民被放逐,被殺戮,結果加速了居民之北移,越海入阿拉斯加(Alaska),或在阿留申群島(Aleutian Islands)登陸定居。
  亞洲人抗俄,貝加爾湖區及堪察加半島這兩大區的人民犧牲最大,最英勇,以蒙語的布里雅族及突厥語系的可利雅族為主流。由於各族不通婚,缺乏文字,沒有統一的領導,不具精良武器,卒被個別攻破,予以征服,至終失去西伯利亞全地。
  依平面地圖看來,廣袤的西伯利亞較中國大有兩倍半,但實際僅為五百餘萬平方英里,約等於中國面積的一點四。

  西伯利亞這名稱始於俄國征服了西伯汗國以後,其疆土原為成吉思汗家族所擴,佔有中亞及原俄國,部分地土的欽察國封地。建國人庫臣(Kuchun)是蒙古人,來自中亞的布哈拉城(Bukhara)。
  先於1552年,俄皇征服了伏爾加河兩岸亦原為欽察國土之喀山(Kazan)汗國,此後俄國疆城始拓展至烏拉山的西麓,這正跨歐亞兩洲蒙古帝國解體的時候。
  俄富商史徒卡諾夫(Strogannov,猶裔)家族結交皇族權貴,經營各種貨物,其中的利益最屬優厚,貂,狐,灰鼠,水獺等,活動和發展,深入喀山區。此時由於新大陸的發現,紛紛遠航美,亞,非各洲,掠奪殖民地的西歐國家如英,法,西,葡等國裏皮貨銷暢,一時供不應求,西烏拉山區為一重要供應皮貨之源。
  歐亞分界的烏拉山,不高,不寬,不險峻,自飛機下視,並無明顯的山可辨。
  史徒卡諾夫食隨知味,向俄皇取得租約,重金招聘了一名作案犯科在逃的流氓頭目耶馬克(Yermak),招兵買馬,嘯聚了哈薩克兵及暴民,共八百四十人,加上兩名俄國正教會的牧師,東越烏拉山,前往攻打西伯汗國。


原姓Ulyanov的列寧

  哈薩克(譯名見清史,即Cossacks)實應譯作可薩克,其含義為莠民,盜賊,逃兵,農奴,邊區的無賴,野蠻的韃靼人…他們一向集結在頓河,即Don(在伏爾加河西,流入黑海)的下游,俄皇任其自生自滅,彼此相殘,不加過問。例如列寧(Lenin, 1870-1924)原姓Ulyanov,母系的祖先為韃靼人,來自伏爾加中游的韃靼自治區。
  今日在新疆及其西北廣大地區的遊牧民族哈薩克(Kazakh)族雖與當年的可薩克譯音相似,但毫無關聯,此點應予注明。倘以英語音為據,此民族應譯作“卡宰克”。
  經過六年之戰,1581年(明萬曆九年)西伯汗國終亡於耶馬克。俄皇見財心喜,又獲疆域上的擴展,便將許多作惡多端及通緝有案的人赦免其罪,並撥派了騎兵五百,由他率領,命他東進,配以充足的給養,糧餉和軍火,後派親信卡利塔(Kalita)隨軍前往,監督收支,並制定了征服的收稅章則。史家稱卡利塔為一個八方玲瓏,才智卓絕的人,初侍蒙古王公,繼侍俄皇。
  被征服區的法令之一為:成年人每年需繳納七個貂皮當作人口稅,唯凡入正教受洗者,便豁免其人口稅,但須將其獵獲十分之一繳公。俄皇與俄國正教彼此利用及相互關係在此可見。
  1584年,俄皇伊凡四世暴卒,不久耶馬克也死在烏拉山東某地。新俄皇沖齡,皇叔攝政,宮廷奪權,混亂及內戰約三十年,俄國人此時在鄂畢河(Ob)支流建城,從事殺伐,掠奪,是區在新疆的正北,成為早期俄皇放逐犯人的首站。
  1613年即明萬曆四十年,俄國的羅曼諾夫(Romanov)朝代興,皇室脫去了東方式的長袍,吸取西方文化建築和美術,於新制度和社會新秩序確立後,重整哈薩克騎兵隊,着其擇日東進。1618年俄人在葉尼塞河(Yenisey)畔建首城。之後,溯河的支流而上(南去),發現了勒拿河(Lena)的支流沿河而下(北去),卒建西伯利亞的東方大城雅庫次克於1632年。此城周圍各地是突厥語系民族雅庫人集中之區城,因此得名,六年後,達太平洋。
  1643年(明亡的先一年)俄人入庫頁島。1665年佔領全部貝加爾湖區,南下黑龍江上游,沿河而下,掠奪,殺人,騷擾,佔領長達四十年,直到1689年與清廷訂立“尼布楚條約”,我國東北方的邊陲始得平定一時。
  1699年(康熙三十八年),俄人入堪察加半島。此後,貝加爾湖以東之地被稱為遠東區。
  1717年,醉心西方國家的俄皇彼得大帝藉重英國藝術及技術,完成了彼得格勒城的建設工作,便下令在西伯利亞探測金礦及尋找與日本貿易的通路,期與共謀合作,旨在奪取中國的財富,以便與西歐國家爭雄。


白令 Vitus Jonassen Bering

  1727年(雍正五年)俄迫清廷訂立“恰克圖條約”,那是意欲囊括外蒙的前奏。是年,被俄國僱傭的丹麥人白令(Vitus Jonassen Bering)在找到阿拉斯加於返途中遇到惡劣天氣,慘遭船破人亡,俄人紀其功績,稱兩洲中間的海峽及附近的海為“白令”,此事在此值得一記。
  俄佔西伯利亞全部,雄心未泯。1799年,有貴族巴拉諾夫(Baranov)在聖彼德堡組成Rosso-American公司,向俄皇尼古拉一世取得堪察加,阿留申與阿拉斯加的經營權,以採集各種皮貨為主,金砂為輔。在美洲的蒙族人(印地安)與巴拉諾夫敵對二十年,今日在阿拉斯加的矽地卡(Sitka)博物館裏有壁畫,描寫雙方交戰的情景。俄人在阿拉斯加經營失利,復因食物艱難,必須南下今加州海岸,與西班牙交易,求取供應。俄人迫於情勢,終將阿拉斯加售給美國。
  俄入西伯利亞主旨在皮貨,顯然是成功的。清代的皇室貴族以家中擁有多襲西伯利亞黑貂裘為榮,紅棕色的較次,價半,狐皮次之。戰前,北方民間着重輕裘,專取五尖,縫製“狐腿”皮袍,奉為上品。水獺毛柔而過暖,專用於製帽或嵌領。幼年,每屆冬季,我的床上身底鋪着狼皮一張,棉被上面蓋一條俄羅斯花毯,都是西伯利亞出品。


彼得大帝 Peter The Great

  當年,彼得大帝(1672-1725)派遣許多專家到西伯利亞去尋找金礦,結果顯然是失敗的。初期在黑龍江上游之西及阿爾泰山之北找到了銀,金祇是少量的副產品。約百年後,才達到全世界產純金量之百分之四十,今日則退居南非,美國之後,列第三位。但西伯利亞有世界最大的鐵礦與煉鋼廠,有世界最大的鑽石礦,限於工業用。俄國有了西伯利亞,各種金屬才自給自足,且在西伯汗國的原有土地上發現了油田,以秋明市(Tyumen)為煉油的中心,油管由此將石油運送各地,並在太平洋的港口供應遠東。
  俄入西伯利亞給中國的威脅和損害自不待言。
  1857年,俄趁清廷與英,法交惡,進佔黑龍江口。次年“天津條約”立,俄迫清廷訂立“愛琿條約”,中國失去了黑龍江口及其北之地。1859年,英法聯軍合攻天津,入北京,燒毀圓明園,清廷被迫於次年簽訂“北京條約”,中國盡失烏蘇里江東廣大地區。
  此外,俄國強築中東鐵路(1892-1895)於黑龍江省,將西伯利亞鐵路縮短了距離三百五十英里。與南滿有權益的日本發生衝突,在中國國土上打了一場戰爭(1904-1905)。我們應未忘記1929年中俄之戰,還有第二次大戰告終,俄軍進入東北之大掠奪:鞍鋼設施,小豐滿發電廠,瀋陽市的豐田汽車廠,哈爾濱的零式飛機裝配廠等等。
  俄國對中國也曾略施小惠,例如在莫斯科創孫逸仙大學,專在造就中國革命人才,又設東方學院的獎學金。將革命思想和行動輸入中國:組訓民眾並發揮其力量,鬥爭,清算,勞改,放逐,將“重犯”剃陰陽頭或送“北大荒”。俄國的北大荒正是西伯利亞。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