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蝴蝶夫人歌劇

劉廣華

 

  蝴蝶夫人Madama Butterfly)這套歌劇很難,但也很易介紹。很難,因為已經有許多專家介紹過這套歌劇;很易,因為完全不懂歌劇的人,都聽過蝴蝶夫人這個名字。蝴蝶夫人是名震四海意大利歌劇作家普契尼(Giacomo Puccini, 1858-1924)三大名作之一。其他兩大是波希米亞人La Boheme)和托斯卡Tosca)。事實上,普契尼所寫的每一套歌劇都非常出色,只不過這三套被演出的次數最多而已。筆者曾經介紹過威爾第(Giuseppe Verdi, 1813-1901)的作品。威爾第與普契尼這兩個大名經常被排在一起,如果威爾第被稱為“劇聖”,普契尼則配被稱為“劇仙”。蝴蝶夫人的劇情是普契尼根據1897年在美國出版的一部同名小說蝴蝶夫人而編寫。這部小說的作者是約翰路德郎(John Luther Long, 1861-1927)。



普契尼

約翰路德郎

  郎氏是一個基督徒,他本身的職業是律師。他的姐姐和姐夫是傳教士,曾經被差往日本長崎宣教。郎氏本人雖然從來未到過日本,但是他對日本的文化和風土人情十分嚮往。他的名著“蝴蝶夫人”的資料,大部分是從他的姐姐和姐夫而來。恰巧,當他的姐姐和姐夫到達長崎之前,在長崎就發生一個悲劇。有一個藝妓名喚山村鶴(Tsuru Yamamura),與一個英國商人結婚,生下一個兒子,後來遭丈夫遺棄,結果自殺而死,她的兒子留在一間教會學校讀書。因為山村鶴生前愛穿繡有蝴蝶的和服,親友就叫她做蝴蝶夫人。郎氏的小說,可能就根據這個故事而改寫。當普契尼寫他的蝴蝶夫人的時候,也非常小心。他曾經親自到日本大使館,虛心向日本領事請教。

  蝴蝶夫人的主角有四個。第一個當然是蝴蝶夫人(Cio-Cio San,巧巧桑,即蝴蝶桑,結婚前的名字),日本藝妓,女高音;第二個是平克頓(B. F. Pinkerton),美國海軍上尉,蝴蝶夫人的丈夫,男高音;第三個是鈴木(Suzuki),蝴蝶夫人的女傭,女中音;第四個是夏普萊斯(Sharpless),美國駐長崎領事,男中音。配角只介紹三個﹕第一個是五郎(Goro),媒人,男高音;第二個是山鳥王子(Prince Yamadori),蝴蝶夫人的追求者,男中音;第三個是佛教和尚(Bonze),蝴蝶夫人的叔叔,男低音。

  第一幕的背景是二十世紀初平克頓在長崎一個小山丘上所租的日式房子,面對長崎海港。開幕的時候,五郎帶着平克頓來看他所租的房子,並介紹他認識蝴蝶桑的女傭鈴木,廚師和男管家。跟着,夏普萊斯上場,平克頓以美國威士忌酒招待,二人舉杯歌頌“美國萬歲”(America for ever),調用片段美國國歌,十分壯麗。平克頓向夏普萊斯講出他對結婚的看法,只是逢場作戲,最好每一個港口都有一個妻子。這正是今天美國的“花花公子”(Playboy)哲學。夏普萊斯警告平克頓,如果他這樣對待這個未來的日本太太,悲劇將必發生,後果將不堪設想。

  正當他們兩人對飲對唱的時候,巧巧桑帶着一群日本婦女出場。巧巧桑年輕貌美,聰明伶俐,兩位美國男士非常喜悅。禮問之下,得悉巧巧桑原出身名門,後來父親死去,家道中落,最後淪為藝妓,今年15歲,與母親相依為命。五郎在旁插嘴說:“她的母親是一個高貴的夫人”,這話暗示了巧巧桑的父親是一個顯赫人物。

  隨後婚禮公證人與隨從出場,替平克頓和巧巧桑證婚。證婚禮進行之時,所有親友都跪在地上。按照日本古例,新娘必然送一些禮物給新郎,作為第一次見面禮。巧巧桑送給新郎的禮物是一條絲巾,一支煙斗,一把扇子,一瓶香水,一粒銀鈕,和一柄匕首鞘。平克頓看見匕首鞘,不知其解,五郎在旁說﹕“這是天皇所賜,給蝴蝶父親自盡的紀念品。”平克頓更莫明其妙,問道﹕“她的父親到底如何?”五郎說﹕“光榮而死。”說完就走了。蝴蝶對丈夫說﹕“我要告訴你一個秘密。昨天我上教會去,接受了你的宗教。我為了使我的丈夫快樂,我要相信我丈夫的神。我要向你獻上我所有的一切。”對日本人來說,這是一件非常嚴重的事。筆者十分欣賞這一段,因為這一段說明了日本大和民族女子的美德,為了取悅自己的丈夫,她們甚麼代價都肯付出。難怪二十世紀初期,在中國男子當中流行一句話,說﹕“娶太太,要娶日本女子。”

  正當眾親友向新郎新娘道賀的時候,巧巧桑的和尚叔叔突然出現,指責巧巧桑背叛了自己的宗教,背叛了自己的祖先,去接受了一個外國的神。他最後咒詛巧巧桑說﹕“你的靈魂將永遠受苦!”當眾親友離去後,平克頓安慰正在哭泣的妻子,說﹕“我親愛的小蝴蝶啊,你的名字多美!”蝴蝶說﹕“聞說在別的國家,當一個男子捉到一隻蝴蝶之後,就把牠釘在一塊木板上。”平克頓解釋說﹕“是,因為不想牠離開。”於是夫妻二人唱出甜美的“平安的夜晚”(E note serena)。唱罷,相擁進入新房。

  第二幕第一段背景是三年之後蝴蝶夫人家中。那時,蝴蝶夫人已經產下一子,丈夫平克頓全無消息。開幕的時候,蝴蝶夫人躺着,鈴木跪在她的小神龕前面,向她的神明偶像祈禱。房內的佈置和她們的衣着顯示她們的日子困難,生活拮据。蝴蝶夫人笑鈴木說﹕“日本的神最懶惰,美國的神比較勤力。祂會很快聽我們禱告,可是我擔心祂不知道我們正在受苦。”鈴木歎息說﹕“要是祂真的忘記了我們,我們將怎樣活下去!”蝴蝶夫人有點不高興,說﹕“你為甚麼不相信我的丈夫一定會回來呢?他肯定不會忘記他的小蝴蝶。”鈴木不服,回答說﹕“我從來就沒有聽過一個老外丈夫會回來。”


三蒲環與普契尼的合照

  蝴蝶夫人生氣了,抓着鈴木的衣領,用力去搖她,說:“你在說甚麼?當他離開那天,溫柔的對我說:我的小蝴蝶,當玫瑰花開放,小鳥在天空飛翔,我就會回到你的身旁。”跟着她跑到門前,對着美麗的大海,唱出蝴蝶夫人歌劇中最動聽的名曲“在那美好的一天我們將看見”(Un bei di vedremo),簡稱“美好的一天”(One Fine Day)。這也是世界有名的女高音名曲。這首歌使人在歡樂中流出淚水,在淚水中看見歡樂,真是百聽不厭。傳說有史以來,唱“美好的一天”唱得最好的是日本天皇級女高音三浦環(Miura Tamaki, 1884-1946)。當三蒲環在歐洲演出蝴蝶夫人的時候,當時作者普契尼還活着。普契尼聽後,驚歎說:“我的蝴蝶夫人好像就是為了三浦環小姐而寫的。”

  蝴蝶夫人高歌完畢,美國駐日本領事夏普萊斯入場。這次他來拜訪蝴蝶夫人的目的,是要告訴她,他已經收到平克頓來信,說他在美國已經結了婚,請告訴巧巧桑,好讓她依照日本法律解除婚約。可是,當夏普萊斯看見純潔的巧巧桑對平克頓仍然那樣忠貞的時候,他實在不忍把平克頓的來信讀出。就在這個時候,媒人五郎帶着追求巧巧桑的山鳥王子出場,再次懇求巧巧桑嫁給他。因為按照大日本的法例,如果丈夫遺棄妻子,就等於已經離了婚。但是蝴蝶夫人再次清楚表示,她已經嫁了美國人,就應該依照美國的法例。說罷,很有禮的請王子和五郎離開。但是王子仍然很痴心的說:“我永遠等待着你。”

  王子與五郎離開後,領事將信讀出。才讀第一句,親愛的小蝴蝶,巧巧桑高興到忍不住,說:“我知道我的丈夫不會忘記我。”領事不忍讀下去,試探蝴蝶夫人說:“如果平克頓真的不回來,你將怎麼辦呢?”巧巧桑的表情變了,毫不猶豫的說:“我只能夠做兩件事了。第一是再做藝妓,第二就是自殺。”領事大驚,建議蝴蝶夫人說﹕“你還是答允山鳥王子吧。”巧巧桑聽了這話,開始意識到平克頓已經遺棄了她。跟着她叫鈴木把孩子抱出來,巧巧桑接過孩子,把他緊緊的抱着,跪在地上,一邊流淚,一邊唱出感人肺腑的“媽媽應該抱着你在街上討飯嗎”(Che tua madre dovra prenderti in braccio...)。領事看見這種情景,把平克頓的來信放回口袋裏面,淒然離去。

  領事離去後,鈴木怒氣沖沖的拉着五郎進來。蝴蝶夫人看見五郎,幾乎瘋了。她不但大罵五郎,還想把掛在壁上的匕首拿下來,要把五郎殺掉。五郎趁着鈴木放開了他,走向巧巧桑那裏把孩子接過來的時候,乘機溜走了。 五郎走後,鈴木大聲喊着說﹕“聽見了沒有?從碼頭傳來的炮聲!”於是兩人奔向窗前,向大海張望。他們看見一艘白色的軍艦駛近碼頭,船竿上飄着美國國旗。巧巧桑很激動的說﹕“對了!這正是亞伯拉罕林肯號!這正是我丈夫的軍艦!他回來了,我是多麼的快樂啊!”

  蝴蝶夫人和鈴木立刻跑到花園裏面去採摘鮮花,用來佈置房子。跟着蝴蝶夫人很緊張的坐下,叫鈴木替她化妝,穿上結婚的時候所穿着的新娘和服,希望當她丈夫再看見她的時候,仍然像以前一樣愛她,叫她“我親愛的小蝴蝶”。當一切都預備妥當的時候,天色已晚。 蝴蝶夫人在面對大海的一扇紙門上,用手指為自己、鈴木和孩子開了三個洞,可以向外張望。三人坐在那裏等候,等,等,等,等到月亮升起又漸漸降下,都望不見丈夫歸來。最後鈴木和孩子都睡着了,只有蝴蝶夫人一人仍然張開眼晴,坐在那裏好像一座石像,比香港沙田的望夫石還要淒涼。就在這個等待的時候,奏起蝴蝶夫人歌劇裏面最有名的間奏曲,名叫“哼唱曲”(Humming Chorus)。這也是世界有名的歌劇間奏曲。悲而美的旋律劃破寧靜的夜晚,穿入人們的肺腑,叩動每一個人的心弦,令所有聽見的人都灑下同情的眼淚。

  第二幕第二段大結局,背景仍然是蝴蝶夫人家中。深夜過去,黎明已來,太陽漸漸升起,蝴蝶夫人站在門前,鈴木剛剛睡醒,對她說:“你太累了,去睡一會吧。如果他回來,我會把你叫醒。”蝴蝶夫人抱起仍然在沉睡的孩子,向着睡房走去,鈴木跪在神龕前面祈禱。忽然有人敲門,鈴木把門拉開,看見領事向他打手勢,叫她走出門外,平克頓忽然出現。鈴木說:“蝴蝶等了你一夜,現在剛剛睡着。”平克頓驚問:“她怎麼知道我回來?”鈴木說:“她天天都在等你回來。你看,地上的鮮花都是為你預備的。讓我進去把她叫醒。”平克頓立刻把鈴木攔住,鈴木回頭一看,看見還有一個美國少婦同來。鈴木問:“她是誰?”領事說:“她是平克頓的妻子” 。鈴木呆住了,跟着倒在地上哭泣,喊着說﹕“天啊,完了,一切希望都沒有了!”平克頓頓感到無顏面對小蝴蝶,不知道如何是好。領事建議平克頓離開,由可憐的蝴蝶自己去面對這件不幸的事。

  平克頓環顧曾經令他和蝴蝶度過快樂時光的房子,良心受到嚴厲的譴責,唱出﹕“再見吧,安恬的家。小蝴蝶啊,你那雙憂鬱的眼晴,將永遠出現在我的眼前,使我的良心不停的受折磨!”平克頓離開後,他的妻子上前對鈴木說,他們想把孩子帶走,並向鈴木保證,她對孩子將視如己出。就在這個時候,蝴蝶在房子裏面呼喚:“鈴木!鈴木!”鈴木想立刻跑進去攔阻她走出來,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當蝴蝶看見領事和一個美國少婦,內心已經明白發生了甚麼事。她說:“你們要把我的孩子帶走?”領事說:“蝴蝶,就讓他們帶走吧,免得孩子將來受苦。”平克頓的妻子也走前來對蝴蝶說:“請你原諒我們嗎?你願意把孩子交給我們嗎?我將對他好像對自己的孩子一樣。”蝴蝶說:“好吧,我會照着他父親的意旨去做。請你們給我一些時間,讓我準備一切。”

  蝴蝶進入房子,吩咐鈴木去照顧孩子。鈴木不肯離開,蝴蝶把她推出去,跟着把門拉上。她從衣櫥裏面取出一條白圍巾,又從壁上取下父親遺下的匕首。跟着跪在神龕前面,低吟刻在匕首上的字﹕“寧懷光榮而死,不受恥辱而生。”吟罷正想自盡,忽然她的孩子走進來。蝴蝶把匕首放下,緊緊的擁抱着自己的孩子,唱出:“我親愛的孩子啊,媽媽快要永遠離開你了。看清楚你被人遺棄的媽媽吧!當你到達你自己遙遠的國度的時候,不要忘記你可憐的媽媽。我親愛的孩子,再見吧!”唱吧,把孩子放下,給他一個小木偶和一面小美國國旗,然後用手帕把孩子的眼睛蒙起來,自己則靜靜退到屏風後面自殺。當她裹着白圍巾緩慢地走出來,最後倒在血泊中的時候,平克頓趕到,但是已經太遲了。不管他怎樣跪在小蝴蝶的身旁,呼喊小蝴蝶的名字,她都聽不見了。大幕垂下,全劇終。

  因為普契尼這套偉大的蝴蝶夫人歌劇表揚日本大和民族女子的忠貞,日本人特別喜歡和受感動,視為國寶。今天,日本政府已經在長崎當年事故發生的地方築建了一個公園,取名“格洛弗園”(Glover Garden),供世界遊客參觀。在園內建有西式洋樓一座,樓腳下有一堵用長方形石磚建成的牆壁,牆壁上安裝彩燈和看不見的喇叭,24小時不停的播放“美好的一天”。牆壁前屹立着蝴蝶夫人和她孩子的雕像,雕像的造形就是大名鼎鼎的三浦環。附近還屹立着另一個雕像,就是蝴蝶夫人歌劇的作者普契尼。普契尼的名字,將永遠被日本人記念。


格洛弗園中,蝴蝶夫人與普契尼的雕像

  蝴蝶夫人歌劇的錄音很多,演唱者都是一流的歌劇大明星。最多人收藏的光碟,就是由(恕筆者不把名字翻譯為中文)Maria Callas, Renata Tebaldi, Leontyne Price, Victoria de Los Angeles, Renata Scotto, Mirella Freni, Angela Gheorghiu 等演唱蝴蝶夫人的。筆者認為Renata Tebaldi唱得最好。這是很舊的錄音,但在2012年,Decca唱片公司將它再版,使用高科技整理過,很值得收藏。


2012年Decca唱片公司再版的蝴蝶夫人光碟

  1995年,Sony公司將蝴蝶夫人歌劇拍成電影,由中國熊貓級女高音黃英扮演蝴蝶夫人,中國女中音粱寧扮演鈴木。黃英世界知名,被歐西人稱為“飛來的夜鶯”。一般歐西歌劇女高音,不是身材太肥大,就是年紀太老。黃英年輕貌美,又是東方人,正好扮演15歲的巧巧桑。筆者很欣賞粱寧的演出,她的前途是無可限量的。如果她繼續努力,總有一天,她會成為第一個世界級的中國女中音。這套片子是大銀幕,很值得收藏。在美國,只付$15美金就買到了。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