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低能兒

余卓雄

 

  半夜,電話鈴聲響。對方是一個年青母親的哭泣聲:“對不起,我實在擾亂了你的睡眠。可是我等不到天明了。”
  “不要緊,露珊娜,只管把你的心事告訴我。”
  “今天我曾帶小平去見醫生,他說小平有低能的徵象。我到底做錯了甚麼事?”絕望的母親,因孩子的不幸怨恨自己。
  我記得小平,他已經一歲了,不但體格軟弱,而且還不會笑,大半的時間他都蓋上眼睛,毫無氣力的躺在母親的懷抱裏。有時他雖然睜開了眼皮,可是那一片灰白的神氣,漫無目的地撒在天花板上,比合起來的時候更可怕。
  露珊娜的抽咽還是一時未平:“醫生說是服用避孕丸所產生的副作用。然而,上帝為甚麼那麼不公平,偏要把這個重擔放在我的身上?”
  她的理智顯然很混亂。因為孩子低能的原因既然成立,上帝就應該負這個責任。我便安慰她道:“誰都沒有錯過,你相信嗎?你願意在小平的身上顯出母愛的偉大嗎?如果你的勇氣有限,那更是你要全然仰望上帝的時候。”
  “上帝造人,為甚麼不把他造得十全十美呢?”露珊娜誠懇地問。
  人等了很多個世紀,很不耐煩,便自己動起手來。對人種的改良,很多國家都不遺餘力,不過他們除了把國民增加了些高度和重量,使儀仗兵和軍隊好看一點外,在人的內心質素來說,還是和先前一樣。
  在美國,每年有數以千計的人給自己改變性別。有些卻後悔這次的“搖身一變”,又用手術回復原形。有一個男變女的囚犯,控告政府把她的荷爾蒙丸藏起來,使她鬚眉畢現。
  沒有變性的男女,也要把性別的界限踢開。女人們要做一切男子漢幹的事情。男人嘛,也嚷着要“生”孩子,這不是危言聳聽,在哈佛大學的試驗室裏,已經能夠把人的遺傳原質,種植在一個活的細胞內,“人造人”上市可待。
  以後,我們只要郵購一個“十全十美”的孩子便行了。
  沒有骨肉之情的人類,沒有生命的痛苦與喜悅;沒有教育撫養的奮鬥與勝利;沒有為愛情而犧牲的悲凄與歌頌,我們也不需要結婚,沒有所謂家的溫暖。在這個“十全十美”的社會,沒有低能和天才。人活着,都不過為了自己。
  只有兩樣還未達到理想,就是這些科學怪人,如果沒有天賦的自由意志,幸福何來?如果有,怎樣使用,便是人類前途禍福的關鍵。
  露珊娜最後嚴肅地說:“請你為我準備為小平舉行奉獻禮,我要把他的生命奉獻給上帝。他雖然有缺陷,可是我願意接受,並且要好好地扶助他。”
  我說:“天國也是屬於他的;天國並不是五官端正的人的專利。”
  夜愈深,這個本來沮喪到極點的母親,卻看到天明不遠。她懷中的小平,一定是睡得比從前任可時候都香甜。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