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漁人瑞奇

陵兮

 

  我不停地搬一箱箱,一包包的東西,從車子上搬到屋裏已累得我氣喘了;好!搬完這個“勝家”衣車就差不多該休息了。正在這時候,對面的一個鄰居走過來,他問我:“你還有多少箱東西要搬?我可以幫你一把!”“哦,謝謝你!我剛搬完了最後一箱。你真好,我們是鄰居,但還沒正式打過招呼呢!”我趕忙回答他的善意幫忙;心裏感激他提供我這個機會,其實這些日子以來,我每次來回搬東西;尤其是書本,真覺得累,常盼有雙額外的手能給我幫個忙;際此時雖用不上他的提供協助,卻很樂意認識這個人。
  “我叫瑞奇”
  “我叫瑪利”
  他看我穿着牧師禮服知道我就是他家對面這教堂的牧師。
  “瑞奇,你在這兒住多久了?”
  “我在這兒二十多年了!”
  “嘩,比起你來我是新新的鄰居了,在這才兩年多!你是做甚麼工作的?”
  瑞奇說:“我是釣魚的!”

  這引起了我的興趣,我也好想去釣魚呢!
  “我的親戚布魯士也喜歡釣魚,溪流的鱒魚釣上來看一看,然後就放生。到阿拉斯加去釣大海魚,那是他每年的特定節目呢!”
  瑞奇告訴我他是職業漁夫,際此天寒地凍之時他們捕捉深海魚,也有Blue fish呢。
  “我可以跟你們出海去打魚嗎?”
  我好想去體驗一下海上漁夫的生活。
  “不行,太冷了,你會受不了的;等天氣暖和些再說吧!”
  冬天連這捉魚專家也常在家,陪陪他的祖母,且接送她看醫生;難怪他家的聖誕燈飾是特別漂亮的呢。
  海明威寫的老人與海述說那老漁夫的堅持不挫的精神,傲然地拖着那條大魚的骨頭返回小漁村。是否在海上與大自然搏鬥,日以繼夜的鍛鍊結果呢?未知大漁人彼得的個性也是這樣造成的嗎?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