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天生麗質

余卓雄

 

  太空時代的兒童們,仍喜歡沉緬在古世紀王子公主戀愛的故事中,反映了人對美和愛的理想王國的傾慕。因為王子大都是英勇俊秀的,而公主也必須是一副天生麗質,否則很難引起讀者的淒艷之感。還有西方的新聞記者,每逢提及當事的女人,一定冠以“美麗的”形容詞。不然,哪裏有報導的必要呢。
  羅曼蒂克,愛美,昇華到一個幻想的境界,把古今女性鎖到一個金雀籠裏去,專供社會品評,難怪給婦女解放分子有個革命的藉口。前些時,我看亞力海萊(Alex Haley, 1921-1992)的根源Roots),白人在市上公開拍賣黑奴,心裏很難過。人的價值,不限於體格的外型。我們如果看重姿色為女性的標準,大有“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之慨,無論是娛樂也好,文化也好,恐怕教育的作用不多。
  美,是“情人眼中”的專利品,本來用不着誰來辯論。問題是公認為美人的,每為自己的容貌所累。那些不漂亮的,為了追求美,常常弄巧反拙。
  誠然,美麗的人有很多利便的地方,但是她們的寂寞比誰都深。她們要維持別人的獎譽,恐懼青春的消逝。一方面要應付四方八面的應酬,疏忽了在學業與工作上應有的上進。在眾生俯伏的寶座之上,她們不必討人的歡喜,很難不慕虛榮。所以西方也有句話說:“愚笨的金髮女郎”,就是指那些虛有外貌的美人。


柯德莉夏萍, 1975
  獲得金像獎的明星的誕生A Star Is Born)女主角芭芭拉史泰珊(Barbra Streisand),生來一個高而勾的大鼻子,可是她的演技感人,補了她的不足。瓊柯麗遜(June Allyson, 1917-2006)的嘴巴像個醜小鴨,然而看過小婦人Little Women)的,很難忘記她那動人的性格。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 1929-1993)更是永垂不朽,她的艷幟不過是一個瘦削的臉孔。至於桃麗絲黛(Doris Day),一團雀斑,傾倒天下。在審美的評判員的眼中,相信她們永遠不會入圍,但是她們都有使人愛慕的地方,而且持久不衰。反之,那曾被譽為世界第一美人的伊莉莎白泰萊(Elizabeth Taylor, 1932-2011),八度為人婦,歷盡滄桑,當我們看見她那發胖了的身體,真不相信那就是二十世紀四十年代的淑女!
  面目平凡的人,用不着對鏡子發愁,缺憾也有其吸引的地方。適當的美容和對內在美的培養,時機一到,也能“可憐光彩生門戶”。生來佳美的,必須認清品格的光輝,才永遠受人歡迎。最不可靠的,還是歲月無情,遲早會把美貌腐蝕。
  我們平時讚美漂亮的人,總愛說是“上帝的傑作”,難道庸相者就不是上帝的傑作?甚而是魔鬼的傑作?美可以欣賞,卻不可以崇拜。聖經說:

“才德的婦人,誰能得着呢?她的價值遠勝過珍珠。艷麗是虛假的…惟敬畏耶和華的婦女,必得稱讚…願她的工作在城門口榮耀她。”(箴言31:10,30-31)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