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天人樂歌

主的妙愛

蘇佐揚

 

  抗戰時期,我一直在國內傳道,直到西北的蘭州,任職西北基督教聯會總幹事,要在甘肅,寧夏,青海一百零五個城鎮中巡視及講道。有時我要乘坐長途汽車,有些汽車是沒有上蓋的,風吹,雨打,日晒,雨淋亦一應俱全。有時要騎毛驢,由早上六時騎到晚上六時才能抵達一處黃土高原,有時也要騎腳踏車,記得有一次騎了三十英里還未抵達目的地;上山時要背着腳踏車,下山時,要用腳踏住前輪飛行而下,驚險萬分;有時也要坐牛車,“今天不到,明天一定到”。當時是1945年,不久抗戰勝利,人人思歸,但我要工作最少兩年才能南返。上述種種交通方式,我不是忍受,而是享受,覺得自己還可應付。

  抗戰勝利不久,我收到一封由杭州寄來的信,原來是華北神學院的學兄陳恩福牧師,亦即天人聖歌第2首“主啊我深愛你”作詞的人,在信中另有一首簡譜的新歌,亦即後來定名為“主的妙愛”那一首,他來信如此說:

佐揚兄,欣悉你在中國大後方作,西北基督教聯會總幹事,可喜可賀,但是自從日軍侵華後,杭州的人都四處奔逃,我和許多信主的人都逃到一個小山上,在那裏我只有機會教小學,並無機會為主工作。這數年來,心中都十分不安,現在抗戰勝利了,我決心下山回到工場裏去,繼續傳道。這首新作便是我的心聲,請你細閱,如有可能,請在你的天人報上為我發表,希望將來會有許多人受感動。

  我細心閱他寄來這首新歌,歌有四節,我第一次閱讀時,好像看見四幅不同的圖畫。我再讀一次時,又像捲入四幕白話劇一樣,心裏甚為感動。

親愛的主!你今召我回來,面臨你愛,使我深覺慚愧,
像我這樣,你竟還肯愛我,啊主你愛,真是令人難猜!

我雖曾說:主啊我深愛你;雖曾自誇;我永不離開你;
曾幾何時,我又將你離棄,向你背約,使你傷心嘆息。

但是主啊!你不因此灰心;你那妙愛,催你將我找尋,
直到尋見懷抱我在你心,撫我領我,使我歸回羊群。

主啊現在我不敢離你懷,我又何敢,辜負你的恩愛,
我懇求你保守我不失敗,直到你愛,被我充份了解。

(副歌)
  主啊你愛,奇妙的愛,長闊高深,真是令人難猜,
  雖然我曾一度叫你傷懷,但主你愛卻又將我找回。

  當時天人報在蘭州已出“西北版”,於是決定為這首新歌加上和聲,定名為“主的妙愛”(詩篇第十七篇7節有“你奇妙的慈愛”一語),開始在中國各地流行,也寄一份給恩福兄看。

  勝利後第二年,我一家五口蒙神帶領,先到上海工作,一年後乘火車返港,其中艱苦的經過,詳記在“蒙恩的腳蹤”下集430條至434條,你看了會心酸。後來安抵香港,從今以後不再走難,可以安心事主。

  蒙主帶領,1953年開始憑信心在東南亞各地佈道,也不斷介紹這首“主的妙愛”,我在馬來西亞佈道時,曾獨唱此歌,看見台下坐在第一行的一位長老流眼淚。在香港有一次我彈着當時的一部風琴(用腳踏板的)獨唱此歌,有一位青年幫我忙的,也不斷流淚,相信他心裏有事。

  有一年我在加拿大佈道,有一位青年領唱詩,當他領唱“主的妙愛”時,竟然改了副歌中的一個字,那就是“雖然我曾一度叫你傷懷”,他竟然改唱為“雖然我曾幾度叫你傷懷”。散會後我問他為甚麼一度改為幾度?他說:“是的,我真是幾度叫主傷懷,希望在這次培靈佈道會中,我會和作歌詞的人一樣,‘直到你愛,被我充份了解’”。

主的妙愛 Wonderful Love

天人頌聲 歌譜

[聽歌(普通話)]
獨唱:招梁碧冕

[PDF版][JPEG版]
詞:陳恩福
曲:蘇佐揚

詩歌收錄於天人聖歌250首
基督教天人社出版
P.O.Box 95421, T.S.T. Hong Kong

 

  

  “主的妙愛”共有四節;可以將它編為四幕短劇:

  第一幕,主面露笑容坐在中間一張大桌邊旁,桌上有一本聖經和一個十字架座,有一位穿着得不甚光鮮的人站在主對面,獨唱第一節。

親愛的主,你今召我回來,面臨你愛,使我甚覺慚愧,
像我這樣,你竟還肯愛我,啊!主你愛,真是令人難猜。

  幕後有唱詩班同唱副歌。

  第二幕,主仍坐在中間,這位青年人打扮得很光鮮,抬頭向上唱第二節。

  “我雖曾說,主啊我深愛你”(即天人聖歌第2首,主啊!我深愛你。當時在華北神學院為神學生,不知天高地厚,口中奢言主啊我深愛你,並不困難)。

  後來這位青年頭向左望,繼續唱第二節第二行的歌詞。

  曾幾何時,我又將你離棄,向你背約,使你傷心歎息。

  他一邊唱,一邊走到台的左邊,站在幕邊,頭向下垂,同時坐在台中間的主不斷搖頭嘆息,此時幕後詩班唱天人聖歌第85首“我曾冷淡”第一節(不唱副歌)。

  第三幕,主站起來,手拿牧杖,台右邊有一道圍欄,欄內有幾個小孩扮成小羊,這位青年仍然站在左邊的附近,向幕裏看,衣服穿得很隨便。這位牧人在台上四圍觀望尋找,幕後有詩班唱第三節。

  後來這位牧人走到青年前面,低頭把一隻小羊抱在懷中(那小羊代表離開主的那位青年人),面露笑容,走到右邊幾隻小羊那裏,輕輕地把那小羊放下。這時幕後詩班唱天人短歌第116首“迷路的羊”第一節。

  第四幕,主仍坐在中間,這位青年人身穿整齊衣服,手持金邊聖經,很有禮貌慢慢從台左邊走過來,走到主面前唱第四節。

  “主啊!現在我不敢離你懷,我又何敢,辜負你的恩愛”。唱完第一句後,在主前跪下,唱第四節第三句:“我懇求你,保守我不失敗,直到你愛,被我充份了解”。這時主用手撫摸他的頭,面露笑容,這青年人站立起唱這首詩的副歌:“主啊你愛,奇妙的愛,長闊高深,真是令人難猜,雖然我曾,一度叫你傷懷,但主你愛,卻又將我找回”。唱完後,幕後詩班唱天人短歌第15首“盡忠為主”第四節。

   四顧迷羊,流離困苦,有誰同情有誰憐?
   靈魂喪失日以萬計,神家荒涼到何年?
   願主潔我煉我用我,餘下光陰勝於先,
   盡心竭力討主喜悅,直到站在我主前。

  唱到末後兩句時,這位青年站起來,面露笑容,由主挽着他的右手慢慢向前行。

-劇終.落幕-

  1979年中國大門打開後,我試試看寫信到杭州去給陳恩福兄,告訴他我幾十年在海外佈道的工作,他收到信後十分開心。我在信裏對他說了幾句話:

恩福兄,你一生忠心事主,當然很好,但你所作的這兩首天人聖歌,即第二首“主啊!我深愛你”及第三首“主的妙愛”,已經感動無數的基督徒,也有一位宣教師把這歌譯為英文,使唱英語的中外基督徒也可以唱。隨着香港的基督徒移民到加拿大,美國和澳洲,這首主的妙愛也到了“遙遠的那方”,使許多人蒙恩了。

(原載於天人之聲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