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黃金王的故事

亞谷

 

  希臘神話中,有一個故事。
  米達斯(Midas)是富睿吉亞(Phrygia)的國王。富睿吉亞盛產玫瑰。米達斯王是地神的崇拜者。
  酒神吧渴斯,另名滴迺酥(Bacchus, Dionysus)的教師兼義父,名叫賽淋奴(Selinus),是個醉鬼。有一次,他醉得迷失了方向,跑到米達斯王宮的玫瑰花下酣睡。園丁發現那紅面白鬚的老傢伙很有趣,用玫瑰花環妝扮他,抬到米達斯王面前取樂。米達斯知道他來歷不凡,招待了他十天;賽淋奴就說故事給米達斯王聽,賓主很相得。
  十天過後,米達斯送賽淋奴到吧渴斯那裏。酒神吧渴斯感激他,問米達斯有甚麼要求。米達斯要求能夠有觸手成金的法力。酒神照他所求的給了他。米達斯得意而歸,以為他聰明的投資是值得的。


Midas and Bacchus, 1629-30
Oil on canvas, 98 x 130 cm, Alte Pinakothek, Munich
POUSSIN, Nicolas(b. 1594, Les Andelys, d. 1665, Roma)

  他得先來試驗。他伸手摸着石頭,果然點石成金;他可以預見將來會豐富無比。再觸一根樹枝,樹枝成為金的。他歡然坐在金樹前,設筵大為慶祝:當然,這是該慶祝的大事,可以預見他將是天下最富的王!不過,當他的御手碰着酒杯,酒凝結成光亮的金塊;他手碰着盤中的菜餚,也變成堅硬的金塊。設筵滿桌,竟然無法可享受!他肚子又渴又餓,這是王者向來沒有的新經驗。不能吃喝威脅生命;人不存在了,遍國是金子又有甚麼用?看見他可愛的公主左怡(Zoe),也哭起來;王想要抱她安慰一番。哪知,她變成了一座小金像!
  現在,米達斯王開始經驗到多金的悲劇,原來並不是值得羨慕的事,不是福,而是咒詛!
  解鈴還是繫鈴人。他再去見酒神吧渴斯,請求解除觸手成金的本事。吧渴斯允准他的請求,告訴他,去排可淘樂司河(Pactolus)中洗。米達斯去洗了,恢復如常,就再也不會變金了。
  有一天,善音樂的太陽神亞波羅(Apollo),與地神葩恩(Pan)競賽,請山神土茂露(Tmolus)作評判。亞波羅的七絃豎琴,奏出曼妙的音樂;而葩恩的風笛,吹起村野田園的聲音。裁判斷定亞波羅優勝。旁觀的米達斯,竟然為他崇拜的主子講話,批評裁判不公。亞波羅哪容得他放肆!立即叫他生出兩隻驢耳朵,表明他蠢如笨驢,不解音律。
  王有兩隻驢耳,自然不體面。他用一個捲頭巾,掩藏長耳。不過,御用理髮師,自然知道這秘密。王嚴厲囑咐他,發誓不對任何人講。他無法保持這秘密,跑到田野去,掘了個坑,對那坑說出秘密。然後,再把坑填好。哪知,坑裏長起一蓬蘆葦,風過的時候,蘆葦低語:“你知道嗎?米達斯王長了一雙驢耳朵!”秘密漸漸傳開,隱藏的事,終於顯露出來了。米達斯想殺掉那理髮師;但終於赦免他。這點善念,表明他悔改的心。亞波羅來,恢復他原來平常的耳朵。
  當然,你不必當作是歷史事實。希臘詩劇的藝術傳統,常把哲學和抽象觀念,加上個人的名字表現出來,寓有教育意義。
  米達斯的故事,顯然是說明人應當知足;貪得無厭,想非分的急速發財,會帶來不幸。另一方面,要謙卑,不可強不知以為知,嘴上勤勞,自命風雅,妄加評騭。
  聖經說到禍患:“人蒙神賜他資財,豐富,尊榮,以致他心裏所願的一樣都不缺,只是神使他不能吃用,反有外人來吃用。”(傳道書6:2)又說:“當耶和華發怒的日子,他們的金銀不能救他們,不能使心裏知足,也不能使肚腹飽滿,因為這金銀作了他們罪孽的絆腳石。”(以西結書7:19)

敬虔加上知足的心,便是大利了。...只要有衣有食,就當知足。...貪財是萬惡之根。有人貪戀錢財,就被引誘離了真道,用許多愁苦把自己刺透了。(提摩太前書6:6-10)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