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大慾之外還有甚麼?

-李安電影《飲食男女》

石衡潭

 

  李安1994拍攝的飲食男女Eat Drink Man Woman)獲得了海內外多個獎項,票房也很好。評論家認為他把中國烹調藝術帶入家庭和情感的戲劇之中,不僅增加了可視性,而且展現了東方文化迷人的魅力。是其“家庭三部曲”的巔峰之作。
  我也同意上述評價。這部影片的確表現了典型的中國人生活,中國人趣味,中國人風格,有活色生香的美食,也有濃郁溫馨的感情。儘管父親與女兒們各有自己的想法,但大家還是能夠圍坐在一張餐桌上其樂融融…只是,我覺得在這種中國式的完美家庭之中似乎缺少了某種東西,其實,這種缺失李安也感覺到了,甚至在影片中做了暗示。就是說,在飲食男女的人之大慾之外,還需要有點甚麼。
  整個影片都是在圍繞飲食男女來做文章。對於飲食,當然是大書特書,一開始,就是非常細緻的精彩呈現,讓觀眾口舌生津,甚至都躍躍欲試。後面的情節展開與哲理表述也都與飲食相關。對於男女,則要相對含蓄一點,不過戲分不少,也具有相當衝擊力。

  三女兒家甯似乎是最弱小的,她只是一個普通的打工妹,在家裏說話不多;在情場上也很不起眼,總是看着要好女友被男友狂熱地追,屢受欺負卻心甘情願,心裏未免酸溜溜的。可是,她也是很想成為主角的,一旦有機會,她就當仁不讓了。她是最早離開父親和老屋的,與女友的男友交往沒有多長時間,就已經未婚先孕先斬後奏了。按常理,她應該幫助自己的女友而不是取而代之,她也有這樣的機會與能力。後來她解釋說:以為他們已經結束了,那純屬藉口,因為她知道女友的真正心思意念。
  大女兒家珍好像是最穩重的。大學時愛情失意後,就封閉心靈,不問情事,拒絕了很多人的介紹,每天都是白衣素面,旁若無人,教室,家庭,教會,三點一線。家裏人最擔憂的就是她。她的一個很堂皇的理由是:我不能丟下老父親。可是,她卻不能忍受對面的歌廳的人天天唱情歌;當體育教師向她拋來“繡球”時,她既不能自已又不知所措;學生們寫情書的惡作劇更是引爆了她內心壓抑多年的情感:“打球也要有對手,為甚麼只讓我自己對着空氣談情說愛。”後來,我們從二女兒家倩的偶然經歷中才知道,家珍所謂的被大學男友李凱拋棄只不過是她內心幻想的一場暗戀。與普通女人一樣,她對男女之情同樣是迫不及待,在教室裏甚至向體育教師當眾索吻;此時此刻,情不自禁,這且不說,她又迅速地讓牧師為他們倆做了公證,再又急忙地向家人宣告,然後跨上男友的摩托車飛馳而去。教會生活對她的影響似乎並沒有深入骨髓,她並沒有真正像牧師所教導的那樣:“有能力,智慧面對困難,有喜樂,平安面對挫折。”雖然後來她也引導男友受洗了。
  稚嫩的小女兒與古板的大女兒都突如其來地宣告並且實現了,倒是很聰明很灑脫很現代並且最早宣告的二女兒卻遲遲沒有兌現諾言。她與男友雷蒙早已經越過男女之大防了,可她又接受新來同事李凱的頻頻示好,甚至都要與之繾倦溫柔了,只是發現了他是姐姐曾經的男友時才戛然而止。可是,當她回頭去找男友雷蒙時,卻遇到了同樣的尷尬。“太荒謬了,我今天遇到了一件很荒謬的事情。”她的這句話道出了這種男女關係的實質。然而,更加荒謬的是:雷蒙在打定主意要跟別人結婚的情況下還想要以“朋友”的身分享受她兩小時,而尚未離婚的李凱也要繼續與她成為“好友”。家倩與父親常常是針尖對麥芒,但就像溫伯伯說的其實家倩最像自己的父母,漂亮像母親,聰明如父親。家倩不像大姐那樣總是把陪伴父親掛在嘴邊,卻實實在在地關心與體貼父親。她撞見了父親到醫院看心臟病,心裏很擔憂;又看到妹妹姐姐都相繼搬出,就放棄了去國外工作的職位,想多陪陪父親,當然,也還有別的原因。最後,父親也是在嘗她做的湯時,發現自己的味覺恢復了。

  最老謀深算的,應該說還是父親老朱,正如家倩所說:“在感情的路上,他已經是一匹老馬了”。在兒女們紛紛宣告之後,他也拍案而起,來了一個驚人大宣告:他要與剛剛獲得離婚證書的梁錦榮生活在一起。影片此前似乎都在渲染老朱與錦榮的母親梁伯母的關係:他們倆年齡相仿,門第相當,特別近來梁伯母頻頻來訪,她也覺得老朱為人不錯,還自認為他“跟我蠻談得來。”老朱的女兒們都有這樣的準備,觀眾也有這樣的期待,可最後完全顛覆了。當然,回頭細思,才知道李安對這對忘年戀早有埋伏:影片一開始,老朱在緊張的烹飪之中,還耐心接電話教人如何做魚,後來,來訪的姍姍一句“媽媽今天把魚煎糊了”,更給觀眾以提示。還有:老朱不厭其煩地為姍姍及其同學做中餐便當,每次把錦榮給女兒做的難吃的骨頭啃得一乾二淨…

  看到最後,我們才知道:三個女兒的故事都是鋪墊,父親老朱的老少配才是點睛之筆。原來,他也不只是飲食,還有男女呀。不能說老朱就非得跟年齡相仿的梁伯母而不能找差距較大梁錦榮,他們之間可能也是相濡以沫日積月累的情感,可這畢竟還是給人以很大的震撼,至少降低了老朱在心目中的高度。其實,他對此處心積慮,蓄謀已久,如在開頭的電話中就對錦榮說:“今天不說,要等到哪天說呀?”後來,他關於烹飪與人生的那句名言也耐人尋味:“人生不能像做菜,把所有的料都準備好了才下鍋。”原來,醉翁之意不在酒呀,他一直在尋找合適的機會呢。如此一來,他對女兒的情感就要大打折扣了。影片給了一個相對圓滿的結局:家倩還在孝敬自己的父親。可有些線索還是不了了之:惱羞成怒的梁伯母到底怎樣了?她與這女兒女婿會如何相處?誰能搞定她?她有出路嗎?而現實生活中,這種老少配故事的結局常常是悲劇性的。老父親最後眾叛親離,成為孤家寡人,即使死後,後妻與子女們為房屋財產也會你死我活,訴訟不已…
  李安選擇了溫良恭儉讓,一團和氣,而將真正的問題迴避了。
  生活是飲食男女,可不能只是飲食男女。耶穌早就說過:

“人活着不是單靠食物,而是靠神口裏所出的每一句話。”(馬太福音4:4,中文標準譯本)

如果僅僅是飲食男女,那麼,一切都是可以的,沒有甚麼是非對錯,也沒有甚麼高低貴賤。橫刀奪愛無可指責,年齡大小不必顧忌,已婚未婚無須考慮,信與不信沒有區別,只要我願意,只要我高興。可是,這種生活對他人與社會是有破壞與損害的。家甯投身男友懷抱時,其女友在痛心哭泣,雖然她的“愛他就要折磨他”的戀愛觀很成問題;李凱與家倩激情爆發時,其妻子在獨守空房;老朱在宣告愛情時,梁伯母被氣得暈倒,要咒他下地獄;倘若老溫還在世,他又會如何評價老友的這一道菜呢?
  更重要的是,這種生活沒有崇高的價值與意義,只能是一地雞毛。

“不要自欺,神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順着情慾撒種的,必從情慾收敗壞;順着聖靈撒種的,必從聖靈收永生。”(加拉太書6:7-8)
“食物是為肚腹,肚腹是為食物;但神要叫這兩樣都廢壞。身子不是為淫亂,乃是為主;主也是為身子。”(哥林多前書6:13)

這種生活的最終結局也是可怕的。

“有許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我屢次告訴你們,現在又流淚的告訴你們。他們的結局就是沉淪,他們的神就是自己的肚腹,他們以自己的羞辱為榮耀,專以地上的事為念。”(腓立比書3:18-19)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