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祈禱的手

湮瀅

 

  早晨,冰涼的露水由一朵嫩黃玫瑰的蓓蕾沾上我的手指,一股清新的秋意,立刻透過指尖顫上心頭,我抬頭四顧,已是滿園秋色了。庭間的草色深碧,樹葉滴紅,原來秋一到就這樣深了。
  我踱在長滿了蒼苔的磚地上,桂花的冷香襲入衫袖。我拾級登上小樓,朝東的彩色玻璃窗,映着第一線秋陽,透出寧靜瑰麗的澤彩。我偶然抬頭在壁上發現一幀銅板製的藝術品,這幅黑底銅鑄的凸出畫面,伸向前方,下面題着兩行花體英文字,上行是畫的標題“祈禱的手”(Praying Hands),下行字是作者的名字Albrecht Durer(1471-1528)。我站在這幅圖畫前出神了好一會,竟被它那樸實的構圖吸引住了。


祈禱的手 Praying Hands,
by Albrecht Durer(1471-1528)

  手,實在是一對最美的藝術品,是造化之神奇。一切藝術都是經過人的手才創作出來的,無論是圖畫,雕塑,建築,書法,文學,音樂或舞蹈,無不需透過手指才能表達出來。文藝復興時代的意大利宗教藝術大師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1475-1564)曾經說:“上帝給了我這雙手,我必須創作。”我們今天還能看到他的手給我們留下的不朽巨作。他雕刻的馬利亞抱着耶穌屍體的大理石“哀傷”(Pieta)曾運往紐約世界博覽會展覽,引起千萬人的讚嘆與景仰。他畫在羅馬西斯廷小教堂(Sistine Chapel)屋頂上的壁畫創世記(the Creation)中,有一幅創造者上帝的手伸向受造者亞當的手,這一幅大氣磅礡震撼人心靈的巨構,曾製成郵票作人類永恆的紀念。米開朗基羅說得不錯,上帝給了我們這雙手,我們必須創作。我們這就是他那幅偉大壁畫的靈感來源吧!


米開朗基羅雕塑作品-“哀傷” Pieta


西斯廷教堂天花壁畫“創世記” The Creation


Albrecht Durer

  不錯,人類的雙手萬能,今天這個美麗的世界,進步的科學,都是人手所造的。但可惜的是人們使用雙手創作真,善,美的藝術作品並不多見,但世上的種種罪惡,卻無不假人類雙手而行。這實在是一件可遺憾,更可悲哀的事情。像米開朗基羅的那雙手,在千萬人中也難得其一,甚至經千百年也不易尋求的巨擘。人若生而無殘疾,這雙手總能做點事情,無論是拿鋤頭鋤地,拿磚頭築屋,或拿筆寫字,都同樣可尊敬,同樣都是手的功用。唯有遊手好閒的人,伸手拿別人雙手勞苦的成果是可恥的。手的種種功用,雖因生成的巧拙,磨煉的久暫,及工作的機會而不同,但生有雙手的人,都能夠做一個最簡單,也是最美的動作,就是Albrecht Durer的這幅名作,將兩只手合攏來,向永恆,向真理,向至善,向美祈禱膜拜,那該是多麼感人的一張畫面。
  我禁不住再抬起頭來凝視那只祈禱的手,我發現那是一只飽經風霜,歷盡滄桑的手。這只滿佈皺紋的手,曾經握過了畫筆,也握過了工具,歷盡了艱辛工作的淬練,如今合起來祈禱的時候卻那麼美,那麼寧靜誠摯,那麼聖潔,那麼謙遜,那麼自然。我注視了一刻後,低下頭來,一種從未經歷的安詳寧謐的感覺充滿了心頭,我也不由自主地將雙手合攏來,迎着第一線秋陽的新暉,獻上了我的晨禱。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歸回田園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5.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