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由托爾斯泰名著《復活》釋出的信息

殷穎

 

陽春召我以烟景
托翁執筆著文章

 


托爾斯泰著復活
1900年美國初版

  我暫忘病痛,大步走進“百合書屋”。一道春暉迎面,滿室百合芬芳,托爾斯泰的復活,倏忽躍入我眼簾。
  主復活的信息,由旭日陽光向人間宣示,野地裏的百合花再以它的馨香傳播。當年滿臉驚疑的基督門徒,都比那些愛主的婦女們遲到了些時,其中還夾帶着一個關在“實證主義”門內的多馬,他所表達的種種疑慮,不是正在為撒但仗“疑”執言嗎?
  “主復活了!”“主真的復活了!”是由一位東正教小教堂的教士口中,釋出的復活節信息,也是針對懷疑論者最直接,最精準的答覆。
  飄灑着滿腮於思的托爾斯泰以他如椽之筆,在十九世紀便以文學巨筆寫下了復活信息。
  復活這部基督教文學小說,是托翁一生中的封筆之作。期間他還著作了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兩部著名小說,而復活則是他畢生的力作。復活書中的故事,皆為真人真事與真實人性記錄。故事源自一位法官朋友所講的歷史事件,托爾斯泰經過詳細調查,又閱讀了許多相關資料,並親自向相關人士訪談,再仔細研究,分析,花了十年時間辛苦筆耕,數易其稿,才完成了這部劃時代的巨著。它幾乎可與曹雪芹的紅樓夢寫作經過媲美,是一部血淚交織,深度探索人性,並彰顯生命信仰的大書。
  復活描寫男主角聶赫留朵夫與女主角卡秋莎瑪斯洛娃,在沙皇統治不公不義及腐敗官僚的迫害下,特別是當時司法制度可恥殘酷的制度下,導致沉冤難以昭雪之受害人的鮮活記錄。托翁以憤怒的史筆,以沉重但細膩的筆觸,將黑幕中的受難者擲向當時的黑暗制度,並發出怒吼。他所執的那支筆,幾乎與聖經中一些舊約先知(如何西阿,彌迦等)潑出同一墨滴。托翁以筆為鞭,讓正義的鞭影指向那些缺乏良心的執政者,使他們在正義鞭影下惶恐,戰慄。
  聶赫留朵夫當時正是一個出身貴族,浮華悖德的浪蕩少年,卻被任命為法庭陪審員。在審理一件謀財害命案件時,他驚異地發現被指控為殺人犯的二十六歲女犯,竟是他姑母的養女兼婢女─卡秋莎瑪斯洛娃。當年他還是個大學生時曾和卡秋莎相戀,並進而使其失身。但由於彼此的身分懸殊,難以婚配,當時聶赫留朵夫即將入營服役,而他對卡秋莎瑪斯洛娃的戀愛也並未認真,隨即拋棄了她。卡秋莎卻懷了身孕,被主人趕出家門,她所生男嬰亦隨之夭折。她為了生活,不久便墜入風塵,成為無照妓女。
  聶赫留朵夫終於發覺自己昔日不道德的荒唐罪行,如今害了眼前這位女子淪為“殺人犯”,不禁驚恐地打了一個寒噤。原來他過往竟作下了這樣的罪孽!昔日這種公子哥們的風流事件,無人會大驚小怪,不過作為飯餘酒後拿來顯本領的一碟小菜而已。這種事原本沒人會介意,即使有了不良後果,花些錢便可消災。若他堅持做從前那個昧着良心的公子哥,便應不動聲色地與法庭取得一致的態度,即便因此毀掉一個女人,也沒甚麼了不起。
  但如今聶赫留朵夫的良心卻忽然醒覺了,頓悟今是而昨非。由於這種罪惡感的襲擊,讓他陷入深度痛苦與懺悔中,也使他前後判若兩人。由於受不住良心譴責,他便到處為她呼號營救,以補償他犯下的錯誤。但當時統治階級腐敗,司法制度黑暗,他的努力徒勞無功,所提申訴均遭駁回。卡秋莎依然被判有罪,判定流放西伯利亞四年刑期。
  聶赫留朵夫為替自己贖罪,不顧親友勸說反對,毅然決然放棄家族財產,要跟卡秋莎同赴西伯利亞,甚至為了贖罪,願意與她結婚,以乞求她的饒恕。但卡秋莎堅決拒絕了,因她不想影響他的前途,並決定要嫁給一個政治犯─西蒙生。她感受到西蒙生才真正愛她,不像聶赫留朵夫,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贖罪”才娶她。
  最後沙皇終於赦免了卡秋莎的苦工罪刑,改為調遣到西伯利亞附近的一個村落居住。
  聶赫留朵夫也坦然接受了她的抉擇。他自己藉着馬太福音第五章與第十八章中的信息,領悟到生命的真諦。特別是馬太福音第五章中基督教訓人要愛你們的仇敵,及第十八章中天父對罪人的無限憐憫,所以人也應該饒恕他人。他們倆都由罪的綑綁中得到了釋放,由黑暗中看見光明從而新生了。這兩人皆已由沉重的罪惡中得到赦免,並在神的大愛中復活了。
  “主復活了!”“主真的復活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