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水仙花的故事

凌風

 

  冬天,是水仙花的季節。華人的春節,也擺陳水仙花。有一個水仙花的故事,可以說很美,但也是可哀的悲劇。
  希臘神話中,有一個少年,生得十分俊美英秀。他的名字是納西塞斯(Narcissus)。許多女子被他的俊美吸引,都想得到他的垂青;但他看別人不是不夠清潔,就是不完全,有某種缺陷,所以只愛自己,不愛別人,也不想結合繁衍增益後代,只喜歡欣賞自己的容貌,成為戀己狂,把生命消耗在照鏡子上。最後,他經過一道河,看見水中映出俊美的影子,戀戀不能自已,要去水中與那理想的青年相會,結果是一去不回。在那裏,生出一棵花來,就把他的名字稱那花,是水仙花。
  莎士比亞的十四行詩集,共有一百五十四首,講的是愛;前面的十幾首,是描述這樣畸形的愛。

十四行詩 之一 莎士比亞

  我們願意美好的人物更加增益,
  這樣,完全的美容將永存不死,
  雖然更成熟的將隨着時間減少,
  他幼年的後代好承繼他的記憶。
  但你只定睛在鏡裏光亮的眸子,
  像火焰燃燒僅是在消耗自己,
  有豐盛存留卻去盡造作饑荒,
  你可愛的自我竟成為你的仇敵。
  你現在是世界上鮮明的裝飾
  不過在將進入那青春的絢麗,
  在你的蓓蕾裏可埋葬你的後繼
  你的吝惜不捨將成為浪擲惋惜。
  憐憫這世界吧,或任由貪食,
  埋沒世界該有的,是墳墓和你。

  Sonnet I

  From fairest creatures we desire increase,
  That thereby beauty’s rose might never die,
  But as the riper should by time decrease,
  His tender heir might bear his memory.
  But thou, contracted to thine own bright eyes,
  Feed’st thy light’s flame with self-substantial fuel,
  Make a famine where abundance lies,
  Thyself thy foe, to thy sweet self too cruel.
  Thou that art now the world’s fresh ornament
  And only herald to the gaudy spring,
  Within thine own bud buriest thy content
  And, render churl, makest waste in niggarding.
  Pity thy world, or else this gluton be,
  To eat the world’s due, by the grave and thee.

十四行詩 之二

  當四十年的歲月壓在你的眉頭
  在你的美容的土地挖下深溝,
  你少年可傲的華服現在看來,
  將成為不值錢的衣衫殘舊。
  如果問起你所有的美顏哪裏去了,
  哪裏是你光輝的日子財富存留,
  在你自己沈陷的眼睛裏說出
  無益的稱讚成為吞噬一切的慚羞。
  你的美顏再配得多少的稱讚
  如果你可回答:“這是我可愛的孩子
  到我老年時可以安然交帳無憂”,
  就證明你的美顏能夠繼承傳流。
   這樣你雖覺寒冷仍然有熱血,
   能看見新生在你衰老的時候。

  Sonnet II

  When forth winters shall besiege thy brow,
  And dig deep trenches in thy beauty’s field,
  Thy youth’s proud livery so gazed on now,
  Will be tattered weed, of small worth held.
  Then being asked where all thy beauty lies,
  Where all the treasure of thy lusty days,
  To say within thine own deep-sunken eyes
  Were an all-eating shame and thriftless praise.
  How much more praise deserved thy beauty’s use
  If thou couldst answer,“This fair child of mine
  Shall sum my count and make my old excuse,”
  Proving his beauty by succession thine!
  This were to be new-made when thou art old,
  And see thy blood warm when thou feel’st cold.

  各處都有這樣的人,袖手不問世事,唯恐染上污穢。有的人雖然不作害人的事,但只着意建立自我的形象,不作一事造福別人。
  也有不少信徒,在靈性方面,也患上這種自戀病,而自己並不知道,成了只愛看自己的“水仙花”。那是敬虔主義的副作用。我們知道,科學(Science)是好的,造福人類;不過,科學主義(Scientism)以為科學萬能,可以解決人類一切問題,就是非科學,反科學的。同樣的,敬虔是重要的,因為聖經說:“操練身體益處還少;惟獨敬虔,凡事都有益處,因有今生和來生的應許。”(提摩太前書4:8)但名目類似過分的敬虔主義(Pietism),甚至反對正統教義,則是危險的了。另一方面,敬虔主義自以為義,注重自己,是屬靈的自戀心理。還有的是着意堂皇的建築,華美的服飾,肅穆呆板的儀式,而不注意實際的工作和義行,也是屬靈的自戀。這些對個人,對教會,都是有害無益。
  因此,保羅勸勉提摩太說:“我兒啊,你要在基督耶穌的恩典上剛強起來。你在許多見證人面前聽見我所教訓的,也要交託那忠心能教導別人的人。”(提摩太後書2:1-2)這是說:在主面前得獎賞的,是這樣忠心,生養屬靈兒女的人。
  在另一首詩裏,作者描述生命和愛的傳遞:

十四行詩 之三十七

  像殘暮的父親心裏面滿足歡怡
  看着他活潑的孩子作幼兒嬉戲,
  我雖躄腳受幸運最殘忍的敵忌,
  卻滿得安慰因你的成就和真理。
  凡是任何美麗出身財富才智,
  不論那樣,所有這些,或更多,
  只要是屬於你所擁有誇口的,
  都是我願深愛分享和堅定連繫。
  當這影子有這樣具體的成績,
  如此我不是躄腳貧窮或受藐視,
  我活在你所有的光榮的一部分
  在你的豐滿中我得稱心滿意。
   看,甚麼是最好的祝最好的歸你,
   我有此願望就得以十倍的歡喜。

  Sonnet XXXVII

  As a decrepit father takes delight
  To see his active child do deeds of youth,
  So I, made lame by fortune’s dearest spite,
  Take all my comfort of thy worth and truth.
  For whether beauty, birth, or wealth, or wit,
  Of any of these all, or all, or more,
  Entitled in thy parts do crowned sit,
  I make my love engrafted to this store.
  So then I am not lame, poor, nor despised
  While that this shadow doth such substance give
  That I in thy abundance am sufficed
  And by a part of all thy glory live.
  Look, what is best, that best I wish in thee,
  This wish I have, then ten times happy me!

             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

  你看,父親有了孩子,自己沒法完成的願望,就得以在孩子身上實現。有傳遞生命的愛,才能有這樣的喜樂。
  保羅對腓立比教會說:“我所親愛所想念的弟兄們,你們就是我的喜樂,我的冠冕。”(腓立比書4:1)他深望帖撒羅尼迦教會能夠長進,在真理上立穩;他對他們寄以類似的盼望:“我們的盼望和喜樂,並所誇的冠冕是甚麼呢?豈不是我們主耶穌來的時候,你們在祂面前站立得住嗎?因為你們就是我們的榮耀,我們的喜樂。”(帖撒羅尼迦前書2:19-20)
  願你不要作只愛自己的“水仙花”,浪費了生命,對人沒有益處,對世界缺乏貢獻。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