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恐小病

余卓雄

 

  我常常勸告朋友回歸上帝,不只口裏相信,更要心裏願意恪守信仰的軌道,在生活行為上有個證明。這個邀請很使他們惶恐不安,有些人便說:“暫時我還不能夠決定,我必須弄清楚了,才能徹底地相信。我某人最重信用,要信嘛,就要信個死心塌地。”語下面不改容。
  我對他們的勇氣,十分敬佩,可惜人和上帝的關係,並不像讀書畢業那樣,兩年四年一屆。要弄清楚,今天便要開始。純摯的信仰是靈魂的呼吸,使生命常青,精神甦醒;再延擱,吸進去的污濁,遺害無窮。
  朋友們的苦衷,我不是不知道。他們原來是不要對上帝的真理有所追求,而且恐怕知道得太多了,自己良心責備更甚,信仰有其健康快樂的成果,也有其艱辛的代價,他們暫時還未願意,但又不是全部放棄。
  “完全懂了才信”是屬靈的恐小病,畏畏縮縮,進退兩難。可是不從小處信起,哪裏有“大”的喜悅呢?不從低處往上爬,哪裏有居高臨下的景緻呢?
  上帝的奧祕,人永遠不能參透,惟其如此,人需要祂。
  一個小孩子在沙灘上掘了幾個小洞,然後走進水裏把小水桶裝滿了,拿上來辛辛苦苦地倒在沙洞裏。他失望地看着水立刻被沙吸乾淨,大哭起來。旁邊一個哲學家走過,問道:“你在哭甚麼?”小孩子回答道:“我要把這些沙洞用水灌滿。”
  哲學家至此才覺悟到他在研究上的頹喪,如同沙洞永遠不可能灌滿一樣。愛因斯坦說過:“世界上沒有不變的科學理論。”這種精神促使他發現宇宙中最偉大的小物體,就是原子。然而,他自己或任何人從未眼見過原子。
  耶穌是“小”人物的導師,祂把信心喻為一粒芥菜種,等到長起來,卻比各樣的菜都大,飛鳥要來棲宿在它的枝子上。
  村婦俗子的虔敬容易感激人生,最簡單的,也是最難解的,常使博學之士驚奇羨慕。
  保羅說:“自從造天地以來,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然而人自稱為聰明,反成了愚拙。”(羅馬書1:20,22)
  沒有軌道的信心,只是一個流浪的旅程,要到達,今天便要上車。

列印   Facebook 分享

2018.5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