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特洛伊戰爭

凌風

 

  西方古典文學的三大傑作,主題都出於特洛伊戰爭(Trojan War)。荷馬(Homer, c.9th cen.B.C.)史詩的伊利亞特Iliad)及奧德賽Odyssey);和維吉爾(Virgil, Publiu Vergilius Maro,70-19 B.C.)的史詩伊尼德The Aeneid),同本一源。


Homeric Greece

  且從伊利亞特的故事說起:
  特洛伊(Troy,希臘文Troia, Ilion拉丁為Troia, Ilium),新約記載保羅行程中的特羅亞(Troas),即在其故址附近。
  據傳,古時特洛伊有一位富強的國王普里阿摩斯(Priam),生了五十個兒子,十二個女兒。其中帕里斯(Paris)英武而風流倜儻。有三位奧林匹亞女神競爭誰最美,為了表示公平,主神宙斯(Zeus)就指定帕里斯為選美裁判。三名候選者阿芙羅狄忒,即羅馬稱維納斯(Aphrodite, Venus),赫拉,即宙娜(Hera, Juno),和雅典娜(Athena),為爭金蘋果獎,像地上的選舉一樣,都不擇手段,意圖賄賂裁判。帕里斯接受了維納斯的賄賂,許給他舉世最美的女子。結果,他判定維納斯勝出。
  世上最美的女子海倫(Helen),斯巴達王墨涅拉奧斯(Menelaus)的王后。奧林匹亞的神仙家族,可不講甚麼道德,維納斯幫帕里斯誘拐有夫之婦,海倫離開紅髮的丈夫,跟帕里斯去了特洛伊。
  希臘人講榮譽,不僅看為私人品德,或愛情自由,而以為是國恥。於是各城邦聯合起兵,推舉墨涅拉奧斯的大哥阿伽門儂(Agamemnon)為盟主,征伐特洛伊。
  照當時一般慣例,特洛伊應該交還海倫;但他們縱容帕里斯,不肯那樣作。另一辦法,是墨涅拉奧斯向帕里斯挑戰,本可殺死情敵,息戰罷兵;但阿芙羅狄忒暗助帕里斯,使他逃脫,而致戰爭曠日持久。希臘聯邦中,最勇的名將是阿基里斯(Achilles),舉世無匹;最有智慧的是奧德修斯(Odysseus)。不過,阿基里斯恃傲與主帥失和,賭氣不肯出戰;使普里阿摩斯王的長子赫克托爾(Hector)得逞雄於戰場。特洛伊嬰城固守,希臘圍城,戰爭持續十年。後來,阿基里斯的好友被赫克托爾殺死;奧德修斯說服阿基里斯出戰,殺死赫克托爾。但阿基里斯被帕里斯箭射中腳跟要害陣亡;城堅仍不能下。最後,希臘人造了一個巨大的木馬,其中藏有幾名勇士;並佯作退兵,讓木馬被特洛伊人擄去,以為是戰利品。乘夜勇士潛出,開了城門,希臘軍復回,獲勝毀城。


The Procession of the Trojan Horse in Troy
Giovanni Domenico Tiepolo, 1773
National Gallery, London

  後來的文學作品,有不少以特洛伊故事為張本。莎士比亞的特洛伊悲劇The Tragedy of Troilus and Cressida),為其中最著名者。劇中奧德修斯論規律法制的話,說到天體運行,人間政治,都不能混亂失序,否則就有災難。這番智言慧語,為人所傳誦。(I,iii,75-137)

  戰爭勝利,希臘各城邦分別班師回航。其中伊塔卡(Ithaca)王,以智慧有名的奧德修斯,回國途中,漂流失向,遇到許多艱險,都憑機智克服。後遭遇暴風,船破,孤身回國。
  荷馬的史詩奧德賽中,有三棵橄欖樹,我認為是古典的喜劇表徵。
  其一,是在書中主角希臘英雄奧德修斯,於戰勝特洛伊之後,經長期海上飄流,歷盡艱險,抵達斯期瑞岸邊,在一棵橄欖樹下(卷五),這標識着他的得救﹔其二,是在奧德修斯返回故國伊塔卡登岸,睡在一棵橄欖樹下,標識着他的得國(卷八)﹔其三,是他和他貞潔有守的妻子佩溼洛佩(Penelope)的秘密﹕因為他們的眠床,是建在一棵大橄欖樹榦上,這秘密只有他們二人知道,別人無從得知,標識着婚姻之愛(卷十三)。
  奧德修斯離國近二十年。他的兒子已經長成英雄少年,離家去尋訪父親的下落。有一批存心叛逆的人,向奧德修斯的王后求婚。貞節的佩溼洛佩虛與委蛇。奧德修斯化裝歸國,只有一名為他看守牲畜的牧人認出他,後來通知他的兒子。奧德修斯懲治叛逆,恢復國權。
  伊利亞特是悲劇性的史詩;奧德賽的結局,得救,得國,婚姻,則全是喜劇性的主題。

  維吉爾史詩伊尼德中,主角埃涅阿斯(Aeneas),是特洛伊主將赫克托爾的堂兄弟,是城中第二號名將。他眼看城破,在焚燒的煙中,率一家逃難。不幸,妻子失落。埃涅阿斯航海到克里特島(Crete),西西里(Sicily),迦太基(Carthage),寡居的女王娣朵(Dido),熱戀埃涅阿斯;但埃涅阿斯身負建國使命,不能淹留,卒然離去,娣朵遂自殺。埃涅阿斯從台伯(Tiber)河口,到了意大利,建立羅馬。


Aeneas recounting the Trojan War to Dido
Pierre-Narcisse Guerin, 1815
Musee du Louvre, Paris

  維吉爾要為羅馬建立光榮的歷史,把羅馬的帝王編成英雄後裔,約在公元前25年,開始他的傑作。他把不同來源的傳說,集合在一起,為凱撒奧古斯都(Augustus Caesar)找一個祖先。奧古斯都欣然同意。詩人就努力以赴。
  凱撒奧古斯都,是文武兼資的君王;那時的領袖們不少是文盲,他自己卻能寫作。因愛文學,迫不及待,寫信給詩人,要先看部分的未完成稿。維吉爾推辭,權傾天下的君王,也不能迫雞生蛋,只好等待。
  維吉爾的伊尼德,於公元前19年完成;不過,詩人還不滿意,計畫去特洛伊和希臘實地考察,作最後修改,以求完美。不幸,他隨侍凱撒征伐海外,染病逝世。我們今天所有的,只是初稿,否則會更美。
  受到荷馬和維吉爾的啟發,第九世紀以後,英國人和法國人,也想要沾光,聲稱是特洛伊人的後裔。英國人造出的野史,說他們的先祖布盧士(Brutus),是來自特洛伊的後代;稱倫敦為“新特洛伊”(Troia Nova, New Troy)。法國也不甘落後,說他們與特洛伊遺民有關,不讓意大利人專美於前。不過,他們都沒有維吉爾一樣的詩人,所以不足以名世。但法國作曲家柏遼茲(Louis Hector Berlioz)名中的Louis,是他父親的名字;Hector則是特洛伊的英雄;柏遼茲的歌劇特洛伊Les Troyens),取材埃涅阿斯和娣朵的愛情悲劇,更膾炙人口,有助於法國人的歸宗熱。

  十九世紀初,特洛伊的故址,經過考古家發掘確定,在今土耳其的境內。近年來,奧德修斯的故國伊塔卡,也經確認。不過,土耳其人,並不能確定就是古特洛伊人。因為那時並沒有土耳其,連巴比倫與波斯也都沒有成國。土耳其承受了曾為特洛伊人佔據的那塊土地,人卻是不同了,卻莫名其妙的繼承了與希臘的鬥爭,至今不息。
  土耳其申請加入歐聯。就地理來說,土耳其該合格,因為處於歐亞交界上。不過,一個需要解決的問題,是會員國互相接受護照,免於簽證,包括希臘在內。土耳其不肯立即同意;因為土耳其佔了原屬希臘塞浦路斯島的一半,不容易解決。塞浦路斯(聖經稱“居比路”),是使徒保羅傳福音的戰略要地,至今仍屬希臘東正教。
  有一次,在船上,與一名土耳其船員談話。說起食物,我說:“希臘食物不錯。”他立即覺得有義務糾正我,回答說:“沒有希臘食物,只有土耳其食物。”我對廚藝歷史缺乏研究,也不願與他辯論,沒有接下去。其實,希臘食物中,有與土耳其相似是事實,並不能證明甚麼孰優孰劣;地中海周圍區域不大,交通頻繁,打過不止一次仗。原該能和平相處的,由於後來回教的興起,加上宗教信仰,成為地緣政治的另一互相排斥的因素,雖不再為爭奪海倫而戰,卻也不能融洽,未免是憾事。
  瞻望人類前途,戰爭看不到盡頭;因為問題的中心,是人心中的問題:罪惡盈溢,造成戰亂侵尋。只有和平的君王主耶穌再臨,建立永久的公義政權,才是唯一的盼望。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