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李冰

史述

 


李冰父子二人像

  戰國時期水利工程家,對天文,地理也有研究。在戰國末期,在今四川省都江堰市(灌縣)岷江出山口處,興建了中國最早的灌溉工程都江堰,因而使川西平原富庶起來。蜀志華陽國志載:李冰曾在都江堰安設石人水尺,是中國最早的水位觀測設施,也可能是世界最早的。他還在今宜賓,樂山境開鑿灘險,疏通航道,又修建汶井江(今崇慶縣西河),白木江(今邛崍南河),雒水(今石亭江),綿水(今綿遠河)等灌溉和航運工程,以及修索橋,開鹽井等。
  建在都江堰渠首的二王廟,是老百姓對李冰父子治水功業的紀念。其中的碑刻,多是對灌區水利工程維護的技術的要領。“深淘灘,低作堰”;“遇彎截角,逢正抽心”,把基要的理論,作成如此通俗易懂的話,自然會使人記憶。每年清明時節,當地的居民都集會二王廟舉行祭祀,並每歲維修完工後的放水典禮。


二王廟

  李冰在治水過程中,排除了種種阻撓,堅決用科學的方法治理水患,而且成功解決了秦王的親戚華陽侯的嫉妒,及所製造的一系列謠言中傷,及時處理了工程中的狀況。
  李冰,戰國末期人。籍貫,生卒年月不詳。古代蜀地(今四川)非澇即旱,因此有“澤國”,“赤盆”之稱,居民世代同洪水作鬥爭。秦惠文王九年(公元前316年),秦吞併蜀國。秦為了將蜀地建成其重要基地,決定徹底治理岷江水患,並派精通治水的李冰為蜀守。其在任的時間,沒有文獻記載,約在秦昭王三十年至秦孝王之間(公元前277至250年)。
  李冰學識淵博,知天文地理。他決定修建都江堰,以根除岷江水患。他作過長久徒步實地勘查,把都江堰的引水口上移至成都平原沖積扇的頂部灌縣玉壘山附近,以保較大的引水量,並形成通暢的渠首網。雖然史籍記載簡略。但以此為基礎,結合現今都江堰工程結構分析,可以基本確定李冰修建的都江堰,由魚嘴,飛沙堰,寶瓶口及渠道網所組成。魚嘴是在寶瓶口上游岷江江心修築的分水堰,因堰的頂部形如魚嘴而得名。華陽國志記載:李冰“壅江作堋”,“堋”就是指魚嘴。它將岷江分為內外江,起航運,灌溉與分洪的作用。飛沙堰是個溢洪排沙的低堰,它與寶瓶口配合使用,能保證內江灌區水少不缺,水大不淹。寶瓶口是控制內江流量的咽喉。史記“河渠書”記:“蜀守冰,鑿離堆,辟沫水之害”,就是指李冰開鑿寶瓶口。因“崖峻險阻,不可穿鑿,李冰乃積薪燒之”,再澆冷水,使岩石易碎裂,得以劈開玉壘山,鑿成寶瓶口。寶瓶口不僅是進水口,而且以其狹窄的通道,形成一道自動節水的水門,對內江渠系起保護作用。寶瓶口這一岩石渠道,十分堅固,千百年來,在岷江激流沖激下,並未被沖毀,有效控制了岷江水流。清.宋樹森“伏龍觀觀漲”詩云:

我聞蜀守鑿離堆兩崖劈破勢崔巍
岷江至此劃南北寶瓶倒瀉聲如雷

  李冰修成寶瓶口之後,“又開二渠,一渠由永康過新繁入成都,稱為外江,一渠由永康過郫入成都,稱為內江”。這兩條主渠溝通成都平原上分佈的農田灌溉渠,初步形成了規模宏大的都江堰水利工程的渠道網。


今日的都江堰


都江堰手繪圖
(按圖放大)

  在修建都江堰工程中,李冰創造了竹籠裝石作堤堰的施工方法。唐.李吉甫.元和郡縣志載:“犍尾堰(都江堰唐代之名)在縣西南二十五裏,李冰作之以防江決。破竹為籠,徑圓三尺,長十丈,以石實之,累而壅水。”此法就地取材,施工,維修都簡單易行。而且,籠石層層累築,既可免除堤埂斷裂,又可利用卵石間的空隙,減少洪水的直接壓力,從而降低堤堰崩潰的危險。
  李冰還創用石人測量岷江水位。蜀志華陽國志載:李冰“作三石人,立之水中,水竭不至足,盛不沒肩”。這是見於記載最早的水則,說明他已基本掌握了岷江水位漲落的大致幅度。除都江堰外,李冰並主持修建了岷江流域的其他水利工程。如“導洛通山,洛水或出瀑布,經什邡,郫,別江”;“穿石犀溪於江南”;“冰又通笮汶井江,經臨邛與蒙溪分水白木江”;“自湔堤上分羊摩江”等等。上述水利工程,史籍均無專門記敘,詳情多不可考。此均說明李冰是頗有建樹的水利工程專家。
  在任蜀郡太守期間,李冰還對蜀地其他經濟建設作出貢獻,其中食鹽的製作,很為重要。他“識察水脈,穿廣都(今成都雙流)鹽井諸陂地,蜀地於是盛有養生之饒”。在此之前,川鹽開採處於非常原始的狀態,多倚賴天然鹹泉,鹹石。李冰創鑿井汲滷煮鹽之法,開創了巴蜀鹽業生產的新頁,也是中國史載最早的井鹽生產紀錄。李冰又在成都修了七座橋:“直西門郫江中曰沖治橋;西南石牛門曰市橋,下石犀所潛淵中也;城南曰江橋;南渡流曰萬萬里橋;西上曰夷裏橋,亦曰笮橋;從沖治橋而西出折曰長升橋;郫江上西有永平橋。”這七座橋是大幹渠上的便民交通設施。
  李冰所作的這一切工程,尤其是都江堰,對蜀地社會產生了深遠的影響。都江堰等水利工程建成後,蜀地發生了極大的變革,千百年來危害人民的岷江水患得徹底根除。唐代杜甫云:

君不見,秦時蜀太守,刻石立作五犀牛,
自古雖有厭勝法,天生江水向東流,
蜀人矜誇一千載,泛濫不近張儀樓。

  從此,“旱則引水浸潤,雨則杜塞水門,故水旱從人,不知飢餓,則無荒年,天下謂之天府”。水利的開發,使蜀地農業生產迅猛發展,蜀地成為天府之國。西漢時,江南水災,“下巴蜀之粟致之江南”。唐代“劍南(治今成都)之米,以實京師”。渠道開通,使岷山梓柏大竹,“頹隨水流,坐致材木,功省用饒”。而且有名的蜀錦等當地特產,亦通過這些渠道,運往各地。正是由於李冰的創建,才使成都不僅成為四川且是西南政治,經濟,交通的中心,同時成為中國工商業和交通極為發達的城市。
  李冰修建的都江堰水利工程,不僅在中國水利史上,而且在世界水利史上,也佔有光輝的一頁。其悠久的歷史,舉世聞名,其設計之完備令人驚嘆。中國古代興修了許多水利工程,其中著名的還有芍陂,漳水渠,鄭國渠等,但都先後廢棄了。唯獨李冰建的都江堰經久不衰,至今仍發揮着防洪灌溉和運輸等多種功能。
  李冰為蜀地的發展,作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人民永遠懷念他。兩千多年來,四川人把李冰尊為“川主”。
  近人對李冰的功績也極讚賞。1955年,郭沫若到灌縣的時候,特為題詞:

“李冰掘離堆,鑿鹽井,不僅嘉惠蜀人,實為中國二千數百年前卓越之工程技術專家。”

  1974年,在都江堰樞紐工程中,發現了李冰石像,其上題記:“故蜀郡李府君諱冰”,作於東漢建寧元年(公元168年),說明早在1800年以前,李冰的業績已為人民傳誦。後人作對聯歌頌李冰治水功績:

六字炳千秋十四縣民命衣食盡是此公賜予;
萬流歸一匯八百里青城沃野都從太守得來。

  述說李冰功業,可稱十分恰當。聯中“六字炳千秋”,說的就是“深淘灘,低作堰”的話。另一佳聯云:

不為名傳世
唯思利及人

  聯語對仗工整,本來名與利是俗得怕死人的字兒,如此簡單使用,變成那麼可愛!這是李冰品格的切宜衡論,也像范仲淹的聖賢存心,真正的為人民服務,是所有牧民者所應該有的。但人慾橫流,為患過於洪水,而李冰那樣的人,似乎在所有時代,都嚴重缺市,多麼可惜可悲啊!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