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青城一山幽

吟螢

 


青城山


張大千作品“青城山上清宮”

  最初看到的青城山,是在張大千(1899-1983)的山水畫裏。
  其實在蜀山中,青城並不算高,但整個的山卻籠罩在一片濛濛的綠裏,頗似大千晚年的潑墨作品。幽邃而澹遠,是山的境界。有道是“青城天下幽”嘛。
  山上有索道,坐上去像浸泡在一盞檸檬汁中,讓你整個的人都融入清涼明透的綠裏,連你的思維與呼吸都染綠了。偶爾有鳥聲傳來,清晰入耳。而鳥聲也是綠的。
  登山的小徑蜿蜒直上,它沒有泰山那般陡峭,也不似黃山的險峻,而步步的苔痕,卻能引你走向雲的深處。沿途有不少兜生意的滑竿,但不像廬山上轎夫的惡劣,拉不成生意便破口大罵,敗壞了遊興,也煞盡了風景。
  山中有不少道觀,有一處匾上題着“天然圖畫”,頗為貼切。山巔上的老君閣也有一匾“道妙自然”,筆法蹤躍飛舞,頗有境界。山徑中也不時會出現一些木製亭閣,斑駁古雅,飛簷各具巧思。


青城山—天然圖畫


老君閣

  青城山色十分靜謐,有時竟像是沉澱得凝住了,蟬聲卻能使它再蕩開來,山蟬似能誦出陸游(1125-1210)詠青城的詩句:“雲作玉峰對北起”,吱的一聲,曳一條長長的語絲,投進另一堆綠裏,續吟出下句:“山如翠浪盡東頃”。


青城張大千故居


張大千先生

   途經張大千當年居住的別院,鱗鱗的細瓦在樹梢中顯得頹敗而蒼涼。別院中存有勒在石碑上的,早年張氏在莫高窟臨摹的唐裝仕女圖,有人在賣這些碑拓。我卻在仕女圖中發現了鄭板橋(1693-1765)的對聯拓片:“掃來竹葉烹茶葉,劈碎松根煮菜根。”聯句的意境與書法均妙,便花了兩百元購下。蜀人張大千曾在這裏完成了許多畫作。這所故居應是他晚年魂牽夢縈的地方,但可惜大千先生始終沒有機會再回到青城來看看他的故居與畫室。
   下山時在感懷中填了一闕秋蕊香略志這段姻緣:

青城一山幽澹,栗林竹叢悠遠。古剎斑爛飛紫煙,風景渾然一片。山徑曲折緲如線,雲遮斷。巧過板橋菜根聯,喜見大千別院。

  登上青城的絕頂,在這座五層八角老君閣的風鈴飛簷下!俯瞰青城八百里的山麓,極目三十六峰的蒼茫,偶爾也能看到岷江的蜿蜒一線。但最使我驚詫的還是青城的山色,因為這彌天蓋地的綠實在迷人。由近處一叢叢的冷翠,推展到遠方一波波的碧浪,使你在這裏可以盡情聽造物者以綠色吟哦的詩篇。
   由青城歸來,惹得這一身濛濛的綠,久久揮之不去,甚至晨夢也染成了綠色。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秋之悸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www.taosheng.com.tw/bookfiles-10J/bookfiles-10J024.htm
北京:中國友誼出版公司
(100028北京市朝陽區西垻河南里17號樓,電話:(010)64668676)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