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耶穌到底長成甚麼樣子?

殷穎

 


作者著祂曾為你捨命

  日前寓居紐約九二耆齡的旅美文學大家王鼎鈞老弟兄,轉來新近在網上傳遞的一幅科學家重建之耶穌樣貌:黑膚寬臉矮身。推翻了西方傳統之耶穌藝術畫像,但大多數基督徒不願認同,因坊間販賣的基督畫像,已根深柢固地印在信徒心中。記得我曾採用台灣早期著名水彩畫家王藍弟兄給我的一張“祂曾為你捨命”耶穌水彩畫像,作為我撰寫的廿餘種福音單張結集之封面。澳洲一位基要派耆老范老弟兄即來信表示:他不能接受此種畫像的基督,我也無可奈何。因著文討論耶穌的像貌應如何定裝。


科學家重建之耶穌樣貌
©Daily Mail


西方傳統之耶穌藝術畫像
©Daily Mail

為耶穌畫一張定裝像

“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腓立比書2:7-8)

  我於1977年到巴勒斯坦參加一個“聖地研習班”,在受難聖週中,得到的一些資料囊,有耶穌釘十字架的畫像。但我看了以後,感到排斥及不舒服,因為耶穌的畫像與平時常見到的完全不同。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不但矮小猥瑣,而且其貌不揚,迥異於常見的慈藹悲憫的耶穌像。研習班的教授閃博士解釋說,這張畫像是根據耶穌時代,當地原住民的一般形象繪成的,並沒有特別將耶穌的畫像加以美化或神聖化,而是一張當地人普通的臉。

  這張耶穌的畫像讓我困惑了許久,我開始想像主耶穌到底應該是甚麼樣子,十分確定的,祂是“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腓立比書2:7)。主耶穌的時代還沒有照相的技術,而畫像卻是有的,但主並沒有留下畫像或雕塑。現在安置在教會中的主的畫像,都是畫家憑自己的想像繪製出來的,因為流傳得久遠與普遍,所以似乎已經成為信徒心中的定裝照,如再出現不同的造型,人們便很難接受了。然而,耶穌的形象的確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按照基督的本性來說,祂是君王,應有王者的威儀;祂是祭司,宜具莊嚴而神聖的祭司面龐;祂是先知,應有高瞻遠矚的神態;按祂的神性,祂無所不知,無所不在,無所不能,應該…;但按祂的人性,“祂本有上帝的形像…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腓立比書2:6-8)啊!對了,如果要為主畫一幅素描,找一個人物作為寫生的模特兒,便應該是一個卑微的奴僕,而非一位高大,英俊,儀表堂堂的人物。

  其實,在每一個人的心目中,都有不同的耶穌肖像。

  有許多人為耶穌寫了不同的傳記,也拍了不少影片。除了萬王之王King of Kings)一類的正統影片之外,也有人拍了離經叛道的萬世巨星Jesus Christ Superstar)。教會中傳統的耶穌畫像雖只有幾種,但每一個人都為耶穌畫出不同的畫像。由於教會宗派分歧,神學背景互異,乃至文化,族裔,膚色的區別,便各有其獨特的詮釋,最後所描繪出來的耶穌便呈現各種不同的風貌。或側重其神性,高邈不可企及;或專注其人性,強調祂也有人的弱點,與常人無異;或自擬一種神學思想,要耶穌來為他的主張背書。這樣,各人隨着自己的意願去為祂畫像,耶穌便成為奇怪的“千面人”了。

  主耶穌雖然沒有留下祂肉身的畫像,但在聖經中仍有對祂忠實的描繪,我們應該還原祂本來的面目。

  早在基督道成肉身,降世為人的七,八百年之前,先知以賽亞便藉着聖靈的感動,把將誕生在人世的耶穌容貌,忠實地先行記錄下來了。

“祂在耶和華面前生長如嫩芽,像根出於乾地;祂無佳形美容;我們看見祂的時候,也無美貌使我們羨慕祂。祂被藐視,被人厭棄;多受痛苦,常經憂患。祂被藐視,好像被人掩面不看的一樣;我們也不尊重祂。”(以賽亞書53:2-3)

按照先知以賽亞的陳述,一張歷經滄桑,滿面風霜,殷憂凝重,營養不良的臉龐,便出現在我們面前了。這似乎距離我們理想的形象太遠了。祂雖不一定長相猥瑣,其貌不揚,但絕對不會是一位玉樹臨風,英俊瀟灑的人物,祂所要表達的是一個卑微的奴僕樣式。耶穌的形象,在祂生存的世代,似乎是頗讓人們失望的。而在今天,當我們讀了以賽亞對祂的寫真之後,仍然會感到失望。

  由於失望,人們便按照自己的需要為祂描繪出一張新的面孔。那麼,你呢?你為耶穌描繪出來的又是怎樣的一幅畫像呢?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