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遊唱詩人歌劇

劉廣華

 

  遊唱詩人Il Trovatore)是意大利歌劇大師威爾第(Giuseppe Verdi, 1813-1901)三大名作之一,其他兩大弄臣茶花女,筆者已經介紹過。所謂遊唱詩人,又叫做遊吟詩人,英文叫做Troubadour,是中世紀(1100-1350)歐洲的音樂家。他們自己作曲和填詞,四海為家,到處遊唱他們的作品。他們主要的遊唱地點是各國的宮庭和官府門前,當時在上掌權的人又怕又恨他們,因為他們所吟唱的詩歌內容,大都是揭發朝庭的腐敗,統治者的惡行,和社會的歪風。

  遊唱詩人歌劇的主角有三個。第一,曼里柯(Manrico),遊唱詩人,南高音;第二,莉安諾拉(Leonora),一個事奉王后的少女,女高音;第三,魯拿伯爵(Count di Luna),曼里柯的同胞哥哥,男中音。重要配角有兩個。第一,亞蘇姍娜(Azucena),吉普賽女人,曼里柯的養母,女中音;第二,佛蘭多(Ferrando),魯拿伯爵的老護衛長,男低音。

  這套歌劇所以那樣流行,百聽不厭,不但因為它的音樂美妙,叩人心弦,而且因為它的劇情曲折離奇。最重要的,就是它把人類的復仇心刻畫得非常透徹。我們人類的復仇心為甚麼會如此強烈,古往今來,沒有一個學者能夠給我們一個完滿的解答。故事的內容全是虛構,講及古代歐洲有一個城堡,名叫亞利亞非里亞(Aljaferia),裏面有一位伯爵,他的夫人生了兩個兒子。有一天,有一個吉普賽老婦人潛進來,站在少兒子的搖籃前面,嘴巴不停的低吟只有她自己聽得懂的話。她可能是為那嬰兒祝福,但是她那不請自來的暗昧行為,加上她是一個流浪的吉普賽女人,伯爵的衛士立刻把她趕走。可是她走後,伯爵的小兒子隨即生病。伯爵大怒,確定是因為那吉普賽老婦下了巫術,於是立刻下令逮捕那吉普賽老婦,施與火刑。所謂火刑,就是把犯人綁在一根木柱上面,用油和柴把他活活的燒死。這是古代歐洲一種慘無人道的死刑。

  老婦人有一個女兒,名叫亞蘇姍娜,知道母親將要被施以火刑的時候,悲痛欲絕。她趁着群眾湧往刑場看熱鬧的時候,潛進伯爵府,偷走了伯爵的小兒子。當時,她自己也有一個兒子,亦是嬰兒。她把兩個嬰兒抱到刑場,跪在正在受痛苦而淒厲喊叫的母親面前。跟着她把伯爵的小兒子扔進火堆,以泄心頭大恨。可是後來她發現,剛才她扔進火堆的,不是伯爵的小兒子,而是自己的兒子。現在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她自己的兒子已經被燒成碳灰。她只好把伯爵的小兒子收養,視為己出。

  第一幕第一景是亞利亞非里亞城堡,時間是晚上。那時,老伯爵已經死了,他的大兒子繼位,是為歌劇主角之一,魯拿伯爵。魯拿伯爵愛上了莉安諾拉,在她的窗下守着,因為擔心有別的情敵會來把她奪去。士兵們在守衛,老衛士長佛蘭多看見他們有點疲倦,於是唱出15年一件令人驚心動魄的事,就是上述那個吉普賽老婦的故事。因為他的聲音低沉恐怖,士兵們用不着喝咖啡就精神抖擻起來。他說,當那吉普賽老婦的身體被燒為灰燼的時候,監刑的人發現在她的骨灰前面,多了一副嬰兒的骨灰,而老伯爵的小兒子,就是我們主人的弟弟也在那個時候失了蹤。老伯爵隨即下令搜捕那個吉普賽老婦的女兒,可是至今還未找到她。不過,老伯爵始終相信他的小兒子未死,於是在臨終的時候囑咐我們的主人要繼續尋找他的弟弟和那個可惡吉普賽女人。我永遠都不會忘記她的容貌,如果我今天看見她,我肯定會認得她。老實告訴你們,那吉普賽老婦的幽靈,一直在這座城堡遊蕩。眾士兵聽後,毛骨悚然。


瑪麗亞卡拉絲

  第一幕第二景是城堡的庭院,時間仍然是晚上。原來莉安諾拉所愛的,不是大富大貴的魯拿伯爵,而是一個遊唱詩人名叫曼里柯。她的女僕人警告她,她迷戀一個陌生的人可能會有危險。愛不顧一切,莉安諾拉已經深深的墮入愛河,為了愛,她願意付出一切,於是唱出遊唱詩人歌劇裏面一首女高音名曲 Di tale amor, che dirsi“我的心在燃燒”(My heart is aflame)。大多數的劇評家都認為歌劇之后瑪麗亞卡拉絲(Maria Callas, 1923-1977)唱這首歌唱得最好。她的錄音可以在You Tube找到。就在這個時候,魯拿伯爵出場。當他正想向莉安諾拉示愛的時候,突然從遠處傳來曼里柯的歌聲。莉安諾拉以為是曼里柯已經來到,於是在黑暗中跑出去擁抱他。她料想不到她所擁抱的,不是曼里柯,而是魯拿伯爵,而曼里柯又剛好在這個時候趕到。當他看見莉安諾拉與魯拿伯爵互相擁抱的時候,醋性大發,指責莉安諾拉移情別戀。莉安諾拉立刻解釋說,這只是誤會。這回輪到魯拿伯爵醋性大發,於是立刻和曼里柯決鬥起來。決鬥結果,不分勝負。

  第二幕第一景,比斯開(Biscay)城中的吉普賽人營地,時間仍然是晚上。吉普賽人一邊在打鐵,一邊在唱Vedi! Le fosche notturne spoglie“看哪!夜幕低垂”(Look! How the vast dome of heaven),又叫做“打鐵歌”。這首打鐵歌早已成為世界名曲,當你第一次聽到它,你就會馬上愛上它。此時,亞蘇姍娜已經是一個老婦人,但是她心中仍然在苦思着被老伯爵活活燒死的母親。她好不容易看見她的兒子曼里柯回來,因為曼里柯少年離家,周遊列國,作遊唱詩人。曼里柯從來不知道自己的身世,於是亞蘇姍娜把握機會向他講述,唱出遊唱詩人歌劇中另一首名曲Stride la vampa!“烈火熊熊”(The flames are roaring),歌聲淒怨,畫破黑暗的天空,震動人們的心靈。

  亞蘇姍娜告訴她的兒子,當年老伯爵下令燒死你的外婆,我為了報仇雪恨,偷走了他的小兒子,把他扔在火堆之中,但是後來發現,我所扔的,不是他的兒子,而是我自己的兒子。曼里柯聽後,大感困惑,對母親說﹕“難到我不是你的兒子?” 亞蘇姍娜知道自己講錯說話,很慌張的解釋說:“因為我剛才想起可怕的往事,胡言亂語。自從你懂事以來,你覺得我是不是你的母親呢?” 曼里柯說:“媽,你不但是我的母親,而且是最好的母親。”

  當亞蘇姍娜為曼里柯療傷的時候,知道曼里柯與魯拿伯爵曾經決鬥,但是他沒有把魯拿伯爵殺死,驚問何故,曼里柯解釋說:“因為當我把他擊倒,正想殺死他的時候,突然我聽到從天上有聲音下來,對我說,不要殺死他,於是我便手下留情。” 亞蘇姍娜說:“下一次你若有機會再和他打鬥,你一定要殺死他。”突然有一個傳訊的人上場報告,莉安諾拉因為誤聽曼里柯被殺死,傷心之下,已經決定進修道院當修女。曼里柯立刻前往勸阻。

  第二幕第二景是修道院外面。魯拿伯爵在那裏等候機會,要把莉安諾拉劫走,帶回宮中,逼她成親。不久,曼里柯帶着他的部下趕到,把魯拿伯爵擊退。

  第三幕第一景是曼里柯的軍營外面。魯拿伯爵領兵前來,把曼里柯的軍營包圍。亞蘇姍娜在軍營外面徘徊,被魯拿伯爵的部下逮捕,佛蘭多立刻認出她就是被老伯爵燒死的吉普賽老婦的女兒。亞蘇姍娜大聲呼叫她的兒子曼里柯出來拯救她。這一來,魯拿伯爵不但知道她就是殺害弟弟的兇手,而且是情敵曼里柯的母親,於是立即下令把她燒死。

  第三幕第二景是在軍營裏面。曼里柯與莉安諾拉正在準備舉行婚禮,突然傳訊的人傳來一個壞消息,說媽媽亞蘇姍娜落在魯拿伯爵之手,就快被處火刑。曼里柯聽罷十分難過,於是激昂的唱出遊唱詩人歌劇裏面另一首有名男高音歌曲Di quella pira“可怕的柴堆火焰”(The hideous flame of that pyre),隨即前往迎救。

  第四幕第一景回到亞利亞非里亞城堡。曼里柯救母失敗,被魯拿伯爵捉拿,囚禁在一座高塔裏面,和他的母親在一起。莉安諾拉來到魯拿伯爵面前,要求魯拿伯爵讓她以她的身體來換取曼里柯母子的自由,伯爵大喜,接受了她的要求。同時,莉安諾拉早已預備了毒藥,當伯爵不覺察的時候靜靜的把毒藥吞下。

  第四幕第二景是在囚室內。亞蘇姍娜悲傷到極點,想不到自己的大仇還未報就落到這個地步。曼里柯極力安慰母親,唱出總有一天我們會回到我們在山上的家園,直到母親睡着。唱罷,莉安諾拉進來告訴他:“你們兩人現在可以回家了。” 曼里柯喜出望外,對莉安諾拉說:“你也跟我們一起回家吧。”莉安諾拉馬上拒絕,曼里柯以為她變了心,譴責她為了虛榮而改嫁伯爵。就在這時候,莉安諾拉腹中的毒藥發作,倒在地上。曼里柯恍然大悟,原來莉安諾拉以死相救,後悔和感動不已。伯爵進來,看見這種情景,知道莉安諾拉欺騙了他,於是立刻下令處決曼里柯。

  當曼里柯在外面受刑的時候,亞蘇姍娜睡醒,伯爵把她拉到窗前觀看她的兒子受刑。亞蘇姍娜大聲狂呼,對伯爵說:“這是你自己的弟弟!”跟着她又說:“母親,我終於為你報了大仇。”說罷,倒在地上,氣絕而死。全劇終,大幕垂下。


1977年由London唱片公司出版的遊唱詩人光碟

  遊唱詩人歌劇的新舊錄音光碟很多,不過筆者還是喜歡舊錄音的。在舊錄音的光碟裏面,筆者認為在1977年由London唱片公司出版的最值得收藏。演唱者為Joan Sutherland, Luciano Pavarotti, Marilyn Horne, Ingvar Wixell, Nicolai Ghiaurov, London Opera Chorus, National Philharmonic Orchestra, Richard Bonynge Conducting. 這都是世界一流的歌劇大明星,詩班和交響樂團。擔任主角的歌星,筆者在前文已經介紹過。本文特別介紹擔任配角,演唱亞蘇姍娜的女中音瑪莉蓮韓(Marilyn Horne),因為遊唱詩人歌劇最重要的人物不是三個主角,而是這個配角。這個人要有爐火純青的演技,強實而富有魅力的女中音,因為她扮演一個內心充滿感情,真愛和仇恨的女兒和母親。


瑪莉蓮韓

  瑪莉蓮韓是1960,70,和80年代全球有名的美國女中音。她的聲音充滿厚度和闊度,中氣十足,而且還能夠巧用花腔,這是天下少有的天生女中音 。瑪莉蓮韓一生獲得很多獎狀,包括最高榮譽的耶魯大學山福獎(Sanford Medal)。1986年,在美國自由神像100週年紀念典禮裏面,瑪莉蓮韓被請站在紐約的中央公園,向全世界愛慕自由的人士演唱法國作家比才的不朽名作卡門歌劇裏面一段插曲。筆者在前文曾經介紹過這套歌劇。1993年,在克林頓總統就職典禮中,瑪莉蓮韓又被請獨唱美國有名聖詩“簡單的恩賜”(Simple Gifts)。瑪莉蓮韓是一名基督徒。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