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挪亞

凌風

 

有誰信呢?

他們對我說:
“老頭兒!你再說一次,
那話兒是甚麼意思?不懂,甚麼‘雨’?
為甚麼天上會有水下來?”
“如果神要滅世界,祂該丟石頭下來,
 才可以把人打死,財物打壞;
為甚麼搬水到天上,再倒下來?
除了沖洗清淨,那會對我有甚麼傷害?
這都是你的頭腦在作怪!”

我所傳的有誰信呢?
人都以為是奇思幻想。

有的還會說:
“我過得好好的,神對我很愛。
祂叫太陽照着我,光明,溫暖,可愛。
我們彼此和得來,我不信,天會變壞!”

另一個生氣對我怒吼:
“瘋老頭!甚麼叫作‘罪’?
我作甚麼事,哪會妨礙天上的鳥兒飛?
你要再亂講話,我扯破你的嘴,
興許把你的腦袋也砸碎!”

我所傳的有誰信呢?
他們以為是無端惹是生非。

“去你的,討人厭的貧嘴,
不要把時間浪費,去造你的大木櫃!”

主啊!沒有誰肯聽我,
他們向我轉背!
嘲笑我,不作他們的同路人,
“怪僻的老頑固!
 沒誰肯和他同隊。”

太陽在東方升起,到西方墜落,
我全家持續着同樣的工作;
人譏笑為愚昧,實在是單調乏味,
但我仍須努力繼續完成神的交託—
只為了人使他們的創造者傷痛,
人失去了神的形像變得似鬼魔,
他們心中的善念完全抹除了,
放棄了是非標準盡是想罪惡!
神定意用洪水來潔淨這世界,
把地上所有的活物都完全滅絕;
唯一的活路是相信警告的信息,
免去神的忿怒在挪亞的方舟藏躲。

我忠心的這樣傳,喊得口乾舌燥,
在建造方舟時,也對
 好奇觀看的人如此說。
太陽在東方升起,到西方墜落。
但沒有誰因我的話受到感動,
反有些閑雜人來對我戲謔:
“老傻瓜!你說的那新物事‘雨’在哪裏?
自從創造以來,每一天都差不多;
天空仍然是光明湛藍,
看不見有一片哪裏來的雲朵;
誰信你的胡言亂語必然是愚昧人,
Carpe Diem! 我還是及時去尋樂!”

許多年過去了。
方舟一天一天漸漸高大,漸漸成型;
過路人有的好奇在旁邊駐足暫停:
現在他們得向上望了,
“偌大的東西,得用忒多的材料,
能夠造好幾座避暑山莊,噢!甚至冬宮!
全給這老瘋子這樣無端浪費了,
該多麼好,如果留下給我享用!”
季節和時令仍然在照常運轉,
仍然有長成收取春夏秋冬;
陰謀家,在唱着拉麥的進行曲,
該隱的後裔在籌畫着另一場戰爭;
生意人盤算着如何營利,
把窮人的外衣剝下才算是全贏。
一切都看不出甚麼反常—
仍然有北風的涼氣,南方吹來溫暖的熏風,
每當我走在路上身後總是傳來笑聲。
我加快腳步,一直走過。他們說:
“嘿!他自以為比我們聖潔,去與神同行!”

實在說,有時候我也慚愧自己的失敗,
為甚麼我不如別人的成功?
滑稽的小丑能夠吸引成群的跟隨者,
騙子和流氓政客也有大批的群眾。
百年來,我只誠實的傳神的真道,
卻常是言者諄諄,聽者無動於衷!
我在禱告時多次為他們流淚,
我在床上,長夜無眠,也為人們哀慟。
我不惜耗盡家產,為人的靈魂費財費力,
我的手重繭,我的眼睛幾乎失明。
多年來,我臉上的肌肉已不習慣於歡笑,
很久了,我的心在裏面為他們哀鳴。
世人以為我自以為義,假作正經,
卻不知道我已失去了歌唱的功能。
我深望世人都得救歸正,免去地獄永刑;
無奈我們推辭天國的邀請,
反譏笑我年老頑劣,賣傻裝瘋!
最後的苦勸:“悔改吧!
還有七天,災難就要臨到,在方舟外只有滅亡,
四十天的強降雨,大水猛傾,沒有天晴!”
對於我最後的流淚勸告—
 那些人還是塞耳不聽!

 

洪水

上主告訴我:“現在,特別留神:
你和在你那裏的活物要進入方舟,
再過七天,豪雨和洪水就要降臨。”
看,我們挪亞家的第一大動物園,
 可真是浩瀚成群!
各樣的飛鳥自然知道去上層棲宿,
大象,甩着長鼻子,得委屈下層安頓。
可惜我挪亞的三個兒子都還沒生孫,
雖然長臂猿和金毛猊很跟孩子相近。
所有的動物合作,全沒競爭,排列進入,
可夠忙的,在那麼短的時間,
人畜的食糧,得一件件搬運完畢,
我吩咐閃,含,雅弗,流着淚泉,
 關上了方舟的門。

二月十七日那一天—審判的日子。
 天空聚集起烏雲,
溫暖的太陽隱藏了,光明變得黑暗陰沉。
活潑的鳥兒,停止了歡樂的歌唱,
獅子和虎豹在戰慄着,顯得格外溫馴。
閃電撕裂了天空巨大的水袋,
疾雷似戰鼓催促着雨腳急奔;
伶俐人爬上他最上一層高樓,
守財奴緊抓着他那一袋金銀。…

時間到了。
神烈怒的水閘全部開放了,
天上的窗戶大敞吐出了黑暗的淵深;
江河迷失了道路氾濫掩蓋了地面,
巨石像稻草被波浪沖擊翻身。
淒慘的是那麼多動物的屍體,
漂浮不得安葬—混雜着無數的死人!
巨額的財富,隨風而來,也隨水而逝,
偉大的人物,威風裝足,又因水消泯。
四十天的雨,把全地的污穢洗淨,
水勢漫過所有的高山,
 遮天的大樹也無處可尋。
接着,沉浸了漫長的一百五十天,
珍珠蚌所遺的殼嵌在高山化石中積存。
人類的罪惡,帶來如此可怕的刑罰,
洪水的足跡過處,惟留下毀滅的跡痕。

 

彩虹


Noah and his entourage come down from the ark and make a sacrifice to God
by M. van der Gucht after G. Hoet
Credit: Wellcome Collection

我放出去的鴿子又飛回來,
 叼着橄欖的葉子,
仿佛宣告洶湧的洪水已將消淨。

二月二十七日,這可紀念的日子!
在方舟裏一年又十天告終,
又踏上了堅實的大地,卻仿佛是夢,
清涼的風輕輕吹拂在我的面上,
 白雲駛過淨藍的天空。
我終於清醒;抬望眼,
青山盡處的大地上,誰添繪上新風景,
出現一道絢爛美麗的彩虹!
上主對我說:“挪亞!你要聽。
我與你和你後裔立約,
 必不再以洪水滅人類;
季節,歲月,稼穡,農耕;
你們要管轄地上的禽獸,
還有魚游水中,鳥翔天空,
許可你們取來為食物,只是血有尊重,
因為那是他們的生命。
謹守遵行,在地上昌盛。”
啊!每逢雨後,天上出現彩虹,
 那是我們希望的門—
上主與人類立約,懇挂起祂爭戰的弓。
耶和華止息了忿怒和咒詛,
從天上施恩,賜下了世界和平。

 

尾聲

聽我說:“兒子們哪!
全地都是我們的,哪還要愚昧的戰爭?
雅弗你去西方發展,閃一支可以往東,
南進屬於含的範圍,
地上只有一脈一本,是一個家庭;
你們的後代要彼此相愛,互相探訪,
但不要互相鬩鬥,打個生死輸贏。
這樣,就有一體和睦,世界大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