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大衛王宮廷的喋血政變(三)

殷穎

 

大衛王朝醜陋的宮廷喋血政變

  作為一位深合神心意的人,大衛本應完美無缺,但世人都犯了罪,世上根本沒有一個完美無缺之人(羅馬書3:23)。大衛所行所思大都合神心意,最重要的是他凡事先向神求問。他本為一位優秀的軍事家,每出兵先求神指示,但這樣一個人仍有一些缺點,可以證明世上絕對沒有一個人能在神前稱為義人與完人。大衛王的一生行誼都為一位標竿人物,但一不小心也會摔一跤,而且這一跤摔得其重無比。若非神的憐憫,他不但要失去王位,甚至使國將不保,他親手所建立的王朝,幾可毀於旦夕。
  大衛王立國之後,妻妾不少,所生的兒女也眾多;他也如他始祖雅各一樣,在眾子中獨獨鍾愛一人,此人即押沙龍,聖經記載押沙龍十分俊美,是一個標緻的美男子,從頭到腳,皆無斑點。剪下來的頭髮能秤得兩公斤多重(二百舍客勒),深獲大衛喜愛也為意料中事。押沙龍有一妹子他瑪,也甚美麗;為其同父異母之兄暗嫩所戀慕,暗嫩受宮中奸人約拿達之挑唆,藉故將他瑪姦污後遺棄。押沙龍極思為妹報仇,但不動聲色,於兩年後設計邀請暗嫩到他家中宴飲,趁暗嫩酒醉以彎刀將其割喉殺害。大衛宮廷中,便上演了流血事件。
  事後押沙龍外逃,走奔基述,一避三載。後得元帥約押之緩頰與奔走說項,押沙龍才獲得其父原諒並收容。


押沙龍獲大衛原諒

  押沙龍素有異志,他先施展手段獲得百姓擁戴,後趁機謀反,思取其父王位而代之。
  押沙龍長久籌謀之後,待時機成熟,遂號召從者謀反,先到希伯崙自立為王,大衛的謀士亞希多弗也歸附押沙龍,其謀逆勢力日增,押沙龍氣候已成。大衛氣勢日衰,不得不被迫走上流亡之逃,離開耶路撒冷,退避荒野。

大衛棄位遠遁

  一代君王做夢也未想到,竟會被兒子奪位,不得不走下寶座,攜眷奔逃。大衛攜帶妻妾兒女棄城時,僅留下十名妃嬪留守宮殿。大衛出宮後,由耶路撒冷南遁,急急忙忙越過汲淪溪,如喪家之犬。耶京由汲淪溪南下,為一路下坡,此路至今尤在,斷石碎階,荒煙蔓草。我訪問聖地時,曾多次經過,循此路可達客西馬尼園。大衛王被迫流亡時,便循此徑逃難。許多年後,他的後裔耶穌基督也經由此徑,被大祭司的差役繩捆索綁押往大祭司庭院受審。
  多少履痕,多少血跡,多少歷史的軌跡,都重重疊疊印在這條古道上。荒徑默默無語,但它卻經歷了由舊約到新約,許多王者與聖者的腳印,重複地踏來走去,無數歷史冊頁也都在這裏寫成,在這悠悠蒼天與碎石荒草間編寫成篇,而這些歷史人物,早已風流雲散,但這條荒徑卻將守到末日與永恆。
  大衛披髮赤足,逃往橄欖山,一面走,一面不住地哀哭。跟隨他的人也都一面走一面哀哭。大衛步上山頂向耶和華祈禱認罪,並尋求拯救。大衛剛越山頭,米非波設的僕人便送來食物,使逃亡的眾人得以果腹,但卻有昔日掃羅王的兒子之一,名喚示每的,出言咒罵大衛,又以石塊砸大衛與跟從者。大衛手下要出手擊殺,卻為大衛阻止,並說這是耶和華吩咐他出言辱罵我的,又說連我自己的兒子都背叛我,更何況這便雅憫人,隨他去吧。示每不斷咒罵,不但以石頭砸大衛,且向他揚土,凌辱備至,使這群流亡者既疲憊又羞辱。
  押沙龍卻在王宮中行樂,將大衛留守的十位妃嬪驅至王宮平台上,當民眾之面與之宣淫,而這個平台,正是大衛王昔日窺見其下屬烏利亞之妻沐浴,而派人召入宮中同寢的地方。這正應驗了先知拿單之言:“你在暗處所行的事,我卻要在以色列眾人面前,日光之下報應你。”其言果然應驗。
  大衛家這場骨肉相殘的人倫悲劇,不僅兄弟相殘,更父子反目,還有叛臣賊子相隨,造成一場自相殘殺的內戰,有數萬軍兵在這場事故中無辜犧牲。大衛還讓戶篩向押沙龍詐降,進行反間計,才將押沙龍擊潰。最後一役,大衛揮數萬軍兵,兵分三路向押沙龍包抄。以大衛的將帥之才,及久經戰場的元帥約押與押沙龍對敵,後者焉能不敗。但大衛仍珍愛他這個逆子,再三叮囑屬下不可傷害押沙龍的性命。

押沙龍敗亡

  最後押沙龍騎一匹騾子敗走,不小心在逃經樹林時,由一株大橡樹的密枝底下經過,卻不幸為樹枝將其頭髮纏住,坐騎由胯下逸出,押沙龍便被懸空掛在樹上,為約押與其手下以槍矛刺透肚腹而亡。結束了這場宮廷政變的醜劇。
  押沙龍之死,政變醜劇本應終結;按說大衛也應安撫軍心,以免渙散,但大衛卻一反常態,在最後回來的幾批探報中,大衛不問前線軍情,只問少年人押沙龍平安不平安,多半的報信者不敢向大衛報告實情,怕大衛傷心,最後終於得知押沙龍戰死,大衛聞噩耗倒地大哭說:“我兒押沙龍啊!我兒押沙龍啊!我恨不得替你死,押沙龍啊!我兒!我兒!”此舉卻冷落了將士之心,跟隨他的民眾返回耶路撒冷時,顯得灰頭土臉,毫無歡樂氣氛,有如戰敗而歸。


最後終於得知押沙龍戰死
大衛聞噩耗倒地大哭
David Mourning the Death of Absalom
by Gustave Dore

  元帥約押看不過去,遂向大衛進言:“你今日使你一切僕人臉面都羞愧了!他們今日救了你的性命和你兒女妻妾的性命,你卻愛那恨你的人,恨那愛你的人。你今日明明不以將帥,僕人為念。我今日看明,若押沙龍活着,我們都死亡,你就喜悅了。現在你當出去,安慰你僕人的心。我指着耶和華起誓:你若不出去,今晚必無一人與你同在一處;這災禍應比你自幼至今所遭的一切禍患更甚!”大衛採納約押的忠言,才再次收攏起民心。

大衛王朝宮廷政變餘波

  大衛一念之差,造成整個王國的災禍,也幾乎賠上性命與王位,在這次內戰中還使數萬軍兵死亡。大衛在清理內戰餘患後,為要了解其軍力,讓約押元帥去調查全國兵力。約押花了九個月零二十天,清查軍力的結果是,以色列能拿刀的勇士有八十萬,猶大有五十萬,共計為一百三十萬可戰的勇士。但這件數點軍力的大事,大衛並未事先稟告上帝而逕自為之,為嚴重錯誤。大衛事後自知此舉嚴重犯了大錯,因向神祈禱,自承愚昧,但大錯已成,神讓先知迦得告知大衛,有三樣災禍當臨,可任選其一:即國中會有七年饑荒,或大衛要在敵前敗逃被追捕三個月;或國中遭受三大瘟疫。大衛承允只願落在耶和華手中;因神有豐盛的慈悲與憐憫。耶和華神在以色列中降下瘟疫,有七萬人死亡。大衛再向神祈求,神才讓降災天使罷手。大衛便擺設祭壇,向神獻祭感恩。

由大衛犯罪得到的教訓

    一個國家的領袖,行事應特別謹慎,切忌因一人之罪,禍及全家與全國。而一個教會的領導人,尤當謹言慎行,因其動靜觀瞻,皆為信徒表率,故其犯罪,無法僅由一人承擔,而會影響全體信眾。猶憶美國的兩位電視佈道家犯罪後,其信徒惶惶然不知其所傳講之信息與施行之聖禮,是否仍然有效。對教會的聖工影響深遠。
    犯罪雖為一念之差,但後患無窮,許多後果與報應,都會立竿見影。當初大衛王在王宮平台上閒逛,一眼看到美女出浴,動了邪念。接下來的一連串罪行,愈犯愈多,越行越遠,甚至要設計謀害他手下的將軍,再娶其妻,罪無可逭。一念之間,即生死之間,何等可怖。
    罪之自動繁衍與生長;大衛首犯姦淫,繼犯殺人;罪惡一旦進入人心,便如癌細胞般以幾何級數自動增加。小罪可生長成大罪,最後會禍衍全家與全國。

  其實,大衛也只是一個常人(human being)之案例,並不特殊,其他罪人也會犯同樣的錯誤,故人人難免。大衛的故事不僅為歷史,而是一個活生生的罪人的故事,你我皆在其中。是聖經中最具體,最動人,最真實的教材,但此案例並未在歷史上畫下句號;它是一個你,我都在進行中的故事;他,大衛,根本就是你我的影子。不相信?再仔細看一下,再靠近一點,仔細端詳一下,你像不像大衛,大衛像不像你。看起來還真有點像,其實他根本就是我,他原來就是你。
  或有人說,此為危言聳聽。我生平既未行姦淫,更未殺人,豈可與大衛相提並論。你如這樣想,最好先去查看馬太福音五章28節:“凡看見婦女就動淫念的,這人心裏就已經與她犯姦淫了。”再請查看約翰壹書三章15節:“凡恨他弟兄的,就是殺人的;你們曉得凡殺人的,沒有永生存在他裏面。”
  以上為大衛的負面形像,無人願意與他相提並論,此為人之常情,我也不願做他的負面形像之翻版。但大衛的正面形像呢?或有人說,大衛是一位人傑,具備各種偉人才具,我更望塵莫及。對了,我們都無可望其項背,但他為神最喜愛的人,深合神的心意,並不包括他這些才能,而僅為他凡事先求告神。一旦犯錯,敢於向神認罪請求赦免。這點人人可為,所以你我也可成為一個合神心意的人。但你我為與不為,也繫於一念之間。(全文完)

本文選自作者散文集由小書齋到百合書屋
台北:道聲出版社
(10641台北市杭州南路二段15號,電話:(02)23938583)
(書介及出版社資訊:https://shop.taosheng.com.tw/goods/content?c_id=84&g_id=2248&st=0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