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座右的教訓

余仙

 

  孔子觀於魯桓公之廟,有攲器焉。
  孔子問於守廟者曰:“此為何器?”
  守廟者曰:“此蓋為宥坐之器。”
  孔子曰:“吾聞宥坐之器者,虛則攲,中則正,滿則覆。”
  孔子顧謂弟子曰:“注水焉。”
  弟子挹水而注之;中而正,滿而覆,虛而攲。
  孔子喟然而歎曰:“吁!惡有滿而不覆者哉!”
  子路曰:“敢問持滿有道乎?”
  孔子曰:“聰明聖知,守之以愚;功被天下,守之以讓;勇力撫世,守之以怯;富有四海,守之以謙。此所謂挹而損之之道也。”
                    荀子.“宥坐篇”


宥坐器

  宥坐器,又名侑卮,或稱右座器,是一個簡單的器具:像一截竹筒,在中部作軸,架放在兩根立木的中間;注水進去,至半滿為止,因為水的重量,恰能維持其端正;但超越中部至滿的時候,重心上移,其中的水,就傾倒出來。據說:宥坐器的歷史悠久,是三皇五帝的時候就創立的,歷代相傳,雖然不是珍寶,卻有其寶貴的含義,教導人要持盈保泰,身為領袖的,更要如此,所以收藏在宗廟裏面,使後人謹記不忘。

  孔子知道這宥坐器的來歷,特地借着參觀問答,對門徒作機會教育,使他們體驗謙受益,滿招損的實際,注意修養,不可自滿。


宥坐器

  子路(仲由)在孔門弟子中,性格頗像彼得,他知道這警誡的意義;他很聰明,要知道在作人道理方面,如何避免傾覆。夫子教訓他四個字:
   不要自矜聰明;
   不要自恃功績;
   不要倚仗勇力;
   不要驕誇富有。

  這四方面的警誡,是針對有才能,成功的人物。可以說是應當謹防的絆腳石。還沒有登上成功高峰的人,如果患上這毛病,就完全沒有希望。不少偉大的人物,有猷,有為,卻沒有守,終於失敗;其實,那是完全不必要的,他們自己也至死不悟,就是因為沒有守。
  聖經中記載猶大的君王中,希西家是賢明英武的一位。他不僅對神虔誠,更信靠神,敢以猶大彈丸之地,面對大亞述帝國的威脅。
  他有聰明聖智,當知悉亞述入侵的時候,既不驚惶,也不假作鎮靜;他不靠機會,以為埃及的大軍會及時應援;他自己機敏備戰,修築城牆,並且塞住城外的水源,並造鑿渠引水入城,造蓄水池,以備嬰城固守,作持久戰的打算(歷代志下32:1-4)。
  他勇武剛強。不備而戰固然愚不可及,他整軍經武,預備軍械,也知道堅固心防,王自己對全體軍民訓話,叫他們倚靠神,因為耶和華是更強大的幫助,必為我們爭戰(歷代志下32:5-8)。結果,神差天使殺滅西拿基立的亞述大軍,拯救他們脫離亞述的手,全勝而沒有一人傷亡,顯然不是人的勇力;神更救他們脫離一切仇敵的手(歷代志下32:9-22)。
  希西家的問題,不在強敵當前,而在成功之後。
  他的國家安定了,又經過必死的重病,神施恩使他痊癒,延長他的壽命十五年。國泰民安了,御體也健康了,還有甚麼缺欠?只是他如何使用這額外的年日呢?
  在神使他凡事亨通的時候,以為自己有可以誇口的,就自滿了,驕傲起來(歷代志下32:23-25)。
  亞述國勢一蹶不振,威脅既去,南北大路暢通,猶大得地之利,是埃及和敘利亞的要道,地中海岸的貿易旺盛,帶來了商業利益,經濟迅速成長起飛。希西家的心,自然也因而起飛了。

希西家大有尊榮資財,建造府庫,收藏金銀,寶石,香料,盾牌,和各樣的寶器,又建造倉房,收藏五穀,新酒,和油,又為各類牲畜蓋棚立圈;並且建立城邑,還有許多的羊群牛群,因為神賜他極多的財產。(歷代志下32:27-29)

  神賜他財產豐盛,自然是好的,應該時時感念神的恩典。但英明的希西家王,像許多人一樣,得神的恩典,卻忘記了賜恩的神。
  一個新的強國,從東方地平線上升起:巴比倫漸漸的取代了亞述的地位。“巴比倫王差遣使者來見希西家,訪問國中所現的奇事;這件事神離開他,要試驗他,好知道他心內如何。”(歷代志下32:31,參以賽亞書36:1-39:8可見全部事蹟。)
  巴比倫王相當的聰明,曉得史蹟經過,明白是超越平常的因素,希西家不像那麼勇武有為,怎能挫敗強敵?因此,要想知道是如何發生的。
  如果不信的人,看見神為信徒所作的事,有興趣探詢何以如此,豈不正是作見證尊榮主最好的機會?
  可惜,希西家不作此想。他認為這是發展連橫外交的好機會,應該顯示自己的實力,甚至可加以誇張更好:

希西家喜歡見使者,就把自己寶庫的金子,銀子,香料,貴重的膏油,和他武庫中的一切軍器,並所有的財寶都給他們看;他家中和全國之內,希西家沒有一樣不給他們看的。(以賽亞書39:2)

  人不想見證從神所蒙的恩,神就離開他,看他自己能夠飛多高,跑多遠!這正是許多信徒的可憐,不知謹守持滿之道,倚靠自己的聰明,忘記了愚,怯,讓,謙,而自己出頭,表現自己,結果不免演成悲劇。
  使者們的印象如何?希西家所給他們看見的,不是神的大能,是人的豐富,回去報告巴比倫王,值得揮軍西征,可以得到這大批的財寶;而留意那些王子,養得白淨肥胖,生得英俊,不愁失業,正有資格在巴比倫王宮充當太監。結果,從敬畏之感,變成覬覦之心,想要征服猶大,取得它的地位了。
  可嘆希西家,日暮塗窮,沒有遠見,聽了先知以賽亞的警告,還以為眼前歡而得意,不知道謙卑悔改求神恩恕,完全同意,甘心亡國!這算是甚麼英明的政策?
  希西家滿而覆,是自然的結果。惟願聖徒知所警戒,常保持中正,有神的同在,而蒙恩惠。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