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雅各屯四百年:美國史第一章

史述

 

  從哥倫布於1492年發現“新大陸”以來,歐洲各國的海外殖民,展開熱烈爭奪。英國遠落在西班牙和葡萄牙的後面。


阿美利哥 Amerigo Vespucci

  為甚麼新大陸不稱為“哥倫布”?因為他不確知是新大陸。
  其實,說“發現”,是殖民主義者的混帳話。在這土地上,有幾百萬的印地安人,已經代代相傳,居住了許多年,只是他們沒有去“發現”歐洲而已。
  有個意大利人阿美利哥(Amerigo Vespucci, 1454-1512),為弗羅倫斯的豪門麥迪西家族工作。當時,歐洲人還在爭論,哥倫布所到的地方,到底是不是亞洲;是亞美利哥航行南美洲東西岸(1499-1502年),“發現”確是另一塊土地。到了1507年,華西慕勒(Martin Waldseemuller)製世界地圖,因為阿美利哥的拉丁文名字是Americus Vespucius,就採用了他的名,稱這地為“阿美利堅”,普遍沿用至今。


洛列 Walter Ralegh

  到十六世紀末,英國發現者洛列(Walter Ralegh, 1554-1618),到過北卡羅來納海岸,但未成功建立永久居留的殖民地。不過,他能得處女王伊利莎白一世(Elizabeth I, 1533-1603)歡心,獲准把把那地名為“維珍尼亞”(Virginia)。在當時,並沒有精確的界域,大致泛指墨西哥以北所能得的土地。
  無論如何,英國的地主多為貴族,世代傳遞,一般的人民,不能擁有土地。有志投機的人,組成了維珍尼亞公司,徵召敢於冒險的人,到新大陸來發展。
  1606年十二月,維珍尼亞公司募得104人,全是年輕力壯的男人,登上了三艘小帆船,由貞節的蘇珊納號(Susan Constant)領隊,率神祐號(God-speed)和發現號(Discovery),由倫敦揚帆出航。經過危險的大西洋水域,於1607年五月十四日,進入奇撒辟克灣(Chesapeake Bay)。


維珍尼亞公司派出貞節的蘇珊納號(Susan Constant)領隊,率神祐號(God-speed)和發現號(Discovery),由倫敦揚帆出航,於1607年五月十四日,進入奇撒辟克灣(Chesapeake Bay

  他們知道美洲原住民,對殖民者並不友好,就選擇雅各河口一塊二哩長的半島定居,三面臨水,只有一路可通,自然易於防守。起名雅各城(James Citte),後來改稱為雅各屯(Jamestown)。那地方現在屬維珍尼亞州,座落在約北緯37度和西西經77度。


畫家筆下的Jamestown

  如果他們以為美洲是地上樂園,那個地方可不是如此。原來那段地低溼,草木叢生,蚊蟲很多,加上飲水不潔,容易染病。無論如何,既來之則安之。
  他們犯了一個錯誤:沒有及時種植,只靠運來的糧食,期望和印地安人交易所得供應。在當時,這兩個來源,都是不確定的,會突然斷絕。
  但印地安部族,還是不接受外來的人。他們剛來不到二星期,安置未定,五月二十六日,即受到約二百名原住民的攻擊;結果,二人死亡,十人受傷。這是第一次的損折。
  以後的兩年,真是十分艱苦。第一個冬天過去,約有一半來的人,埋葬在那裏。公司嚴囑他們,不得把壞消息外洩,以免影響投資和以後的移民。死了的人,在圍牆內就地埋葬,不使印地安人知道虛實,免得趁人力單薄來侵攻。
  為了求生存,他們只得動手伐木造屋,還有個小規模的城砦,在十九天內完成居住。
  十二月間,由他們中唯一經歷過軍伍的史密夫(John Smith)為隊長,率領一小隊人去尋索食物;遭原住民埋伏,成為俘虜。
  那一帶部族聯邦的共王,是普卡坦(Powhatan),統治着數萬人。他判決史密夫死刑;行刑的方式,是把頭枕在一塊石頭上,敲出腦漿來獻祭。就當他閉上眼睛等死的時候,意想不到的救星來了:一名約十一二歲的女孩子,跑來伏在俘虜的頭上!


Pocahontas 普卡康蒂雕像

  這英勇仗義的女孩子,普卡坦酋長的女兒普卡康蒂(Pocahontas原名Amonute,或Matoaka);她父親有約一百名妻子,在所生的大群兒女中,這位公主最得寵愛;“普卡康蒂”這個別名,是“小淘氣”的意思,大約是得父王縱寵任性。這樣,她救了史密夫一命,也可能間接救了整個殖民地社區。
  這俘虜在部族中度過聖誕節,與他們同享火雞餐,普卡康蒂來從他學幾句英語,慢慢可以交談。
  1608年一月一日,普卡坦宣告史密夫是朋友,把他釋放,並互相交易。不久,一艘運送接濟物品的船,從英國來到,載來了80名新移民。但幾天後,由於新來的人失慎,把雅各屯的小城砦,連供應品,給一場火燒毀。印地安部族並沒有趁火打劫,反給予相當的救濟。英國小殖民地人民,放下了一部分的文化優越感,與原住民似乎可以和睦共處,雖然仍然有文化上的差異,難以完全互相了解。


James Smith 史密夫雕像

  那年夏天,雅各屯有很多人染病。維珍尼亞公司的代表,是“總統”萊克里夫(John Ratcliffe)。此君不想為社區謀福利,卻作威作福,要建立總統官邸,儼然小皇帝!當他任期屆滿,九月十日,史密夫被選為居民議會主席。
  史密夫規定,所有的人都得工作,分為三隊:一隊入林打獵;一隊下海捕魚;一隊預備食糧過冬,等下一次供應船來到。任何人必須守紀律,不得閒懶,不得咒詛。
  1609年八月,新移民約三百多人來到,其中也有眷屬,並運載來大批的補給。
  九月中,意外的火藥爆炸,史密夫燒傷嚴重,在十月裏,乘船回到英國醫治,再未返回新大陸。他在那裏,於五十一歲逝世。
  次年,一批八艘帆船從英國啟航,遇到暴風,在百慕達(Bermuda)避風修理。五月,進入奇撒辟克灣,循雅各河上駛;到達雅各屯,發現原有的約五百居民,只剩下六十名!他們經過可怕的饑荒,沒有印地安部族的供應,許多人活活餓死,有人殺死妻子,用鹽醃來充飢;有的人餓得吃靴子的皮革。
  領隊的人,決定把剩餘的居民都載返英國。正在將放棄殖民地揚帆撤退的時候,德拉威爵士(Lord De La Warr)率同150人和豐足的供應品來到。他們重新安置,雅各屯放棄了三天之後,再次復活!但德拉威爵士卻染病了,勉強挨過了十個月,乘船回英國治病求活命要緊;只留下了他的名字,用來稱美洲殖民地的一個州。
  1611年,新總督兌勒(Thomas Dale)來履任。此人英明有為,頒行嚴格的紀律,並廢除公社制度,准許私人開發土地。
  是哥倫布的航行,把美洲的特產菸草,進口到歐洲。經過一個多世紀,吸菸在英國已經流行;不過,仍然有人持懷疑態度,當洛列被判斬首的時候,他口啣煙斗赴刑場,還被以為是異端的證明。
  在雅各屯首先墾地種植菸草的,是洛勒夫(John Rolfe)。
  洛勒夫是個精明的“有心人”。他在三英畝土地上,開始試種,但所產的菸葉味道不夠滿意;洛勒夫就採用西班牙人在加勒比海島的種子,種成香醇有甜味的菸草。以後,維珍尼亞菸草,成為有名的產品。
  那時,英殖民地的人民,視原住民為野人,在寇讎和野獸之間,以獵取殺戮他們為樂,彼此關係自然不好。同時,新來移民繼續擴展,漸沿雅各河侵入內地。普卡坦的部族,只好遷避得更遠。
  在一次衝突中,殖民地人民殺死了一個部族的王后,連她幾個年幼的孩子,也一併屠殺。
  1613年四月,普卡康蒂去探訪波多莫克(Potomac)一個部族。一名船長看見,綁架她以為人質,交涉她父親送還擒獲的英國人和武器,並付贖價。普卡康蒂看到人性如此,又驚又怒,但無法脫身。孤單無助中,二十七歲新近喪偶的洛勒夫,來同她交談,自然頗得安慰;洛勒夫是個虔誠的信徒,並教導她聖經道理。
  當時,普卡康蒂約十七八歲。1610年,已是有夫之婦,嫁了同族的男子名叫柯孔(Kocoum),有沒有孩子不得而知。經過總督許可,普卡康蒂再作新娘,於1614年四月五日,與洛勒夫在雅各屯教堂正式結婚。給她起了個新名“利百加”,雖然她與甘願嫁以撒的哈蘭女子並不一樣。
  普卡坦酋長知道女兒落在人家手中,不由得他不同意,但求白人善待他的女兒。這樣,強迫下的婚姻,卻使雙方維持和平三四年。雅各屯漸漸趨於興旺。
  1614年六月底,洛勒夫的菸草收成,首次裝船運銷英國。維珍尼亞公司要他帶利百加同到英國,好作活廣告。
  果然,越過大西洋,到了彼岸的利百加夫人,穿上時髦裝束,頗能轟動一時。她被稱為“公主”,儀態大方,儼然貴婦。英王雅各一世,也曾接見這歸化的臣民。
  1617年三月,洛勒夫同普卡康蒂夫婦,準備登船返回新大陸。普卡康蒂患病,死在倫敦以東泰晤士河上的墓送(Gravesend)。
  1618年,普卡坦崩逝,“和親”政策隨之死亡。
  1619年,英國殖民地的首屆議會代表,在雅各屯集會,通過立法,限制菸草價格。
  1620年十一月,英國清教徒移民在普利茅斯(Plymouth)登陸,建立社區,有規律的發展,“新英格蘭”代維珍尼亞而興,成為商業和文化的中心。
  維珍尼亞的英國殖民,種植菸草獲利,需要更多土地,貪得無厭,漸侵入內地。繼任的新酋長是奧樸戰凱奴(Opechancanough),決定猝然反攻,於1622年三月的受難節,屠殺了347名英國殖民者。英國殖民地軍隊施行報復,放火焚燒原住民的房舍,殺死更多的人。於是雙方為仇,互相殘殺,戰爭持續多年。
  1624年,英王雅各撤銷維珍尼亞公司,以維珍尼亞為皇家殖民地。至1699年,維珍尼亞首府移往威廉斯堡(Williamsburg),雅各屯終於淪為荒廢。


五月花號(仿造品)

  綜觀新英格蘭地區和雅各屯的興衰,發現一個對比,值得思想。
  清教徒移民,基本上是一個鄉村教會的移植,主要是為了追尋敬拜的自由。他們的領袖有信仰,有理想,有才具。他們乘五月花號遠航,到達的時候,恰值那地區疫病流行,原住民部族離去,留下了食物,剛好供新移民過冬。而他們以向原住民傳福音為目的,以後為了福音,捨己為人,不惜犧牲生命;與原住民之間的彼此關係,大致維持友好。在這基礎上發展,順理成章,成為“造在山上的城”,建立了美國以後的成就。
  維珍尼亞殖民地,是為了得利而冒險,唯利是圖。因為那時的學校,是為了造就教牧人員設立的;他們的領袖,缺乏教育,沒有遠見,也沒有甚高的組織能力。既搞不出甚麼“五月花憲章”,也不具備信仰和愛心為動力,雖有適宜的氣候與土地,但只能在菸草上發展,比起北邊晚來的移民,則顯得乏善可陳了。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