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我的父愛母情

王人義

 


我的父愛母情
(按圖放大)

一 愛,她願意付出

  少年是一個可以飛起來的歲月,我的少年時代不需要努力的讀書作業,只需要會繪畫,唱歌和跳舞,這些對於我來說都是輕車路熟。因此,在學校裏我是個大忙人,學校宣傳欄前的畫架上,有我的身影;在大禮堂的舞台上,有我的歌舞;在戴着紅袖章的隊列中,也有我的身影,那個時候正好在“文化大革命”的運動之中。按照我的出生,我並不是工農子弟,也不應該有這麼多機會出風頭,但就因為我的這些才能,能與我同齡的“革命”子弟比翼齊飛。
  那個年紀的我,真的以為自己可以飛,記憶中還能活化出當年意氣風發的神情;然而,一切都在一天早上徹底翻轉。那天早晨睜開眼睛,我的左眼毫無預警地失去了光明。看過市內所有大醫院眼科的著名大夫,他們能告訴我父親是,這是他們所見到的極少見的眼底縱合性病變,按照當時的醫療水準,完全回天無術。從此我將“一目了然”地活在世上,我像一隻正在飛翔卻突然折斷了翅膀的小鳥,跌落在失望與無奈的深淵,奄奄一息。
  我好長一段時間不願出門,靜靜地坐在家裏靠近廣場的一扇窗口,怔怔地望在窗外;廣場是我這樣大的孩子踢球和娛樂的場所,但是,我對窗外發生的一切已失去了興趣,我知道從此之後,窗外的一切再也不屬於自己,因為我再也看不清球的軌跡,看不準伙伴們距離的信置,關鍵是,我一時也看不清楚了自己,我不僅因着失去這隻眼睛而無法定位我的現在,同時,我更無法定位我的未來;我的左眼被蒙上深深黑暗的同時,我的心也蒙上了一層我無法捲起來的陰影!
  只要我坐在窗前,母親就會坐在我的對面縫補衣服,我不知道我們家怎麼有那麼多破衣服,她一邊縫衣,一邊不時的望着我微笑,很多的時候我都假裝沒看見。

“看甚麼呢?”母親問得不經意,
“沒看甚麼!”我回答得更無心;
“來,看着媽媽。”

  我轉過臉來,向她仰起臉孔;我以為她又要看我的眼睛,被無數的人同情過之後,我有些麻木!母親放下針線,捧着我的臉龐對我說:“兒子,媽媽真希望能把自己的眼睛挖出來,給你換上去…”那是我第一次那麼近距離地定睛望到母親眼睛,有些混濁,充盈着晶瑩的淚水。我知道她還有話要說,但沒有說下去。
  從那個時候就懂得了甚麼是真正的母愛,就是母親為了兒子毫無保留的擺上和真心的付出!

二 愛,他日夜牽掛

  1968年,所有“文化大革命”中畢業的初高中學生都要上山下鄉到農村插隊,我最小的姐姐是應屆初中畢業學生,十六歲的她就要上山下鄉到農村插隊做農民。我的父親頓時焦急得像熱窩上的螞蟻,一個十幾歲的女孩子和一群少年不經事的少男少女事到農村去務農,那是不是去送死?!這句話堵在他的胸口,他不能說出來。那段時間,從來不關心所謂“革命”的他,每天都出去看報紙,打聽消息,看有沒有別的辦法能夠對我姐姐有一個比較周全的安排。最後,新的中央指示終於下達了,知識青年下農村可以投親靠友。一得到消息,他就立即坐長途汽車到了偏遠的鄉下,找到五十年代初期就支援農村建設,在農村成家的二姐,親自為我小姐姐辦好了一切投靠二姐的插隊手續。
  我家是一個傳統老式家庭,家裏的一切事情都由母親負責。可這次不同,我小姐姐下農村的一切行李都由我父親親自置辦。當時我們的家經濟情況像當時其他所有家庭一樣,只能維持最起碼的家庭生活,可是為給姐姐置買一些必要的生活用品,父親變買了幾件家裏的古舊物品,只有這樣他才可以安心。
  小姐臨行的那一天,也是父親親自送去的,一直到安頓好了她的一切,才從小姐插隊的村莊離開。一大清早,小姐把父親送到離集鎮不遠的小河旁邊,便揮手與父親告別,粗心的她頭也不回地走了,可心疼她的父親一直隱身在一棵大樹的後面,目送着小姐姐走回村莊的背影,連從路邊走過的農村大娘看見都於心不忍,扼腕嘆息。
  我有四個哥哥三個姐姐,長大後他們先後走上了社會,只有最小的我守在父母的身邊。我的三哥是抗美援朝退伍的軍人,轉業到了吉林,遠在東北的他成了父親每天沒完沒了的牽掛。有一次,三哥不知犯甚麼糊塗,給父親寄信的時候忘了把信插進信封裏;父親接到那封沒有信箋的信,不知自己的三兒子發生了甚麼事情,當時三哥的住地附近打不通長途電話,父親立即寫了一封加急的回信,接下來的日子就是整日整日的心神不定,等到三哥的平安書寄回來的時候,父親的頭髮又白了一片。
  從那個時候就懂得,甚麼是真正的父愛,就是父親那永遠沒完沒了的思念與不能釋懷的牽掛。

三 永恆中的牽掛,全然的付出

  當我第一次翻開聖經的時候,我看到的是約翰福音。我不敢說裏面有多少我真的讀得明白,但鐫刻在我心靈的,是藉着那聖經的話語傳遞給我的一種強烈感受:神對我的牽掛!
  在自己的人生看不到光明的時候,曾經給那位我相信祂存在,但我不認識的神寫過一封信,這是我人生當中絕無僅有的事情,我自然不會忘記;信一經發出似乎就石沉大海,好幾年沒有得到神的回音,我斷定,神一定把我忘了,試想,普天之下有多少人需要神,神每天又要扶助多少需要祂的人?祂怎麼會記得一個默默無聞的我?在這一點上,我似乎非常理解神。
  但當我打開聖經約翰福音的時候,心靈的知覺清晰在告訴我,這就是神寫給我的回信,這就是神寫給我的回信!細讀下來,果然是一封針對我的問題寫給我的回信,並回答了我曾向神提出來的所有問題;一種被神認知,被祂惦記的喜悅充盈我的內心,轉而又變成一種無法言表的狂喜,讓我熱淚滿面,不能自已!回顧自己走過的人生道路,從小到大,從家庭到社會,都是希望經過自己的努力,被父母所認可,被領導所注意;可在這位神面前,自己並沒有做任何的努力,只是嘗試性地給祂寫了一封短信,用一把火寄給了祂,祂竟然收到了我的信,並真真地記得我,惦記着我,把祂的回信隱藏在聖經裏,只等到我翻開聖經,就全然把回信展現在我的面前,讓我有如面對面地看到祂,清清楚楚一字一句都讀得明白!如此眷顧和憐愛只可能來自於神,而這愛在我心靈中的滋潤和豐富也只可能來自於神!
  神不僅對祂的每一個孩子有着深深的惦念與牽掛,祂更希望我們這些遠離祂的浪子,能跨過死亡的幽谷,回到與祂同在永遠美好的家。仔細查考聖經,最終明白那導致我們與神分離的,是我們背逆神的動機而生出來的惡慾與行為,聖經上稱之為罪,然而神並不因人的邪惡而放棄祂背悖的孩子,而是定意在永恆的計劃中成為一個人,以祂無罪的生命來替代我的罪。祂果然在二千年之前藉着童貞女瑪利亞的身體成為了人;祂按照祂自己的應許,為我們世世代代願意承認自己的罪惡並接受祂為個人救主的人承擔了眾人的罪;祂因背負了我們的罪而替我們承擔了罪的後果,就是死,且死在十字架上;使我們這些被承罪的人因為無罪的純潔能與天父上帝重新和好,得以歸回天家!有誰願意以他的生命來換回我的生命?有誰能用他的生命換回我們世人的生命?如此生命的大愛和能力,只可能來自於神!
  我深厚長遠的父愛,讓我明白了上帝憐愛祂遊離於罪惡世界浪子的心;我刻骨銘心的母愛,讓我明白了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甘心情願死在十字架上的情。親愛的朋友,世上有誰曾如此愛您像上帝如此對您?世上有誰願意為您付出像基督這樣捨命?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