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挪亞方舟之謎

史直

 

  洪水在中國泛濫開始於帝堯時代(公元前2356?-2255?年)。堯在位共六十一年,另一說為九十八年,享壽一百十六歲。帝堯命禹的父親鯀治水,凡九年而無功。堯於年老氣衰時讓賢,虞舜遂立。帝舜在位,命禹(公元前2205-2197)繼父志。禹果不負舜所望,居外十三年,數次經家門而不入,治水工作終底於成。禹始夏朝後,中國歷史納入正軌。
  同一時期,中東一帶也鬧過水災。
  中國當時之患,是由於大小河流滿溢,改道,一時不得疏通,遂造成下游的災害。中東的情形不同,乃是因四十晝夜,滂沱大雨繼續不停的結果,詳見舊約書創世記第七章

  猶太教公認:距今五千七百多年前,第一代祖先亞當,夏娃開始,即公元前3761年,亦今日以色列國紀元之始。依此年代為據,一代代地向後推,到了第十代子孫,挪亞六百歲時,算來即公元前2105年,洪水發生,淹沒了中東的廣大地域。
  關於亞當,夏娃的年代問題。我請教過兩位基督教史學家,他們異口同聲說,應在六千年前,不是五千七百多年前,但說不出確切的年代來。再者,洪水發生於挪亞六百歲時,看來叫人半信半疑。事實上證明:中東高原的居民長壽。例如今日高加索一帶的老人活到一百四五十歲已不是奇聞。古代,人較長壽,有歷史為證。
  洪水之後,挪亞又活了三百五十年,於公元前1755年壽終,值我國商末殷初之時,所以挪亞高壽九百五十歲。信不信由你,舊約如此記載。除非年代記載失實,否則因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的算法尚未通行於上古。據近代人類學家的論調:自洪水時代以後,人類(中東一帶)的壽齡逐代降低。例如挪亞的長子閃,只活到六百歲。由閃下數十代,到亞伯拉罕(猶太人的始祖)壽更短,一百七十五歲,顯示中東人的壽齡正直線下降的事實。
  挪亞於五百歲時得三子,長曰閃,中東人的祖先;次子曰含,地中海東岸和北非一帶人的祖先;三子曰雅弗,其子孫散居小亞細亞和高加索高原一帶。
  挪亞造方舟,全木製,內外塗松香和木漆之類的防水料。舟長三百肘(即拐肘的長度,每肘約十八英寸,古尺,亦稱腕尺)寬五十肘,高三十肘,分三層,因須容納大量的昆蟲,飛禽,走獸。舟頂開天窗,側面開門,頗有今日輪船的型式。挪亞被譽為人類最早的造船專家,不過分。挪亞亦為種葡萄,釀酒的始祖,是天生的動物學家。
  造如此龐大的方舟,自採伐木料,運輸,選材,鋸切,裝配,加上後來捉捕禽獸,到準備飼料等工作,正不知要動用幾千工人,經過若干年月?
  挪亞準備妥當後,一家人─妻子,三兒子帶兒媳─共八口,同入方舟。
  中國古文中常見“舟”字。似乎在南北朝以後才開始用“船”字,例如:詠寒山寺那首詩中,末句提到“客船”,李白做詩也用過“船”。想像中,大者為船,輕小為舟,例如:“一葉扁舟”古人造字在“舟”旁加“八口”成船,耐人尋味,與挪亞一家八口入方舟事成一巧合。
  挪亞一家入方舟七天後,豪雨始,連續四十晝夜,中東一帶,盡成澤國,高山悉被淹沒。方舟隨風去,順水流,自幼發拉底河(Euphrates)畔,上行五百英里,止於高加索山地,五個月後,水勢漸退,但仍不見平原,又過了五個多月,才棄舟上陸。一家人在方舟中渡過一整年。
  古巴比倫有傳說:上古時有法拉城(Fara)距伊甸園遺址約七十英里,傍幼發拉底河,距海不遠,水陸四達,貿易鼎盛,那古城之主挪亞,造一方舟,自興工至完成約費一百二十年。(見Halley's Bible Handbook, Grason Co. Minneapolis)。

  元代,威尼斯人馬可波羅(Marco Polo, 1254-1324)到中國,路經中央亞細亞(Central Asia),特到挪亞方舟遺骸的亞拉臘山(阿拉拉特山, Mount Ararat)去調查一番。只見山嶺皚皚白雪,相傳方舟隱於峰上冰雪中,“方舟山”因此得名,相沿數千年於茲。那峰甚高,路險,人不可登,繞峰下一週需時兩日。峰上積雪,終年不溶,每屆冬季,新雪加添,愈積愈厚,方舟不可見。夏日,山腰積雪盡溶,溪流潺潺高原草肥,宜於牧放。本區是阿美尼亞人(Armenian)的故土,屬韃靼國大汗的疆域。山的東南方,高原區,到處有溫泉,附近有一銀礦,居民善織造。山北有油泉,居民取作皮膚軟膏,燃點當燈燭。(見The Travels of Marco Polo, by William Marsden, Re-Edited by Thomas Wright第四章)。


亞拉臘山 (阿拉拉特山 Mount Ararat


亞拉臘山鳥瞰圖

  亞拉臘山海拔一萬七千英尺,是幼發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Tigris)主流的發源地。當時,隸屬在巴格達建都的伊兒汗蒙古王朝。開國之君是忽必烈之弟旭烈兀(Hulagu)。疆域起自波斯灣,直到黑海岸,包括小亞細亞的大部分。


馬可波羅 Marco Polo

  馬可波羅生於1254年,十七歲(或為二十一歲)時,伴其父,叔共三人來中國,到上都多倫(察哈爾)朝見世祖忽必烈,並渡過二十一個年頭。美國有“馬可波羅學會”(The Marco Polo Foundation),創立人和大部分的支持者皆猶太裔公民,主席Harry Rutstein於1975年自意國威尼斯出發,循馬可波羅旅行的路線東行,只因中共拒發經新疆的護照,目的未達,結果在阿富汗東部結束了行程。他返美後,寫書一本In The Footsteps of Marco Polo 1958年出版。關於挪亞方舟所在地,他略有記述。
  亞拉臘山,是座佔地百平方英里久熄的火山,地點在俄,土,伊朗,三國家的交界處。挪亞方舟的殘骸埋於此山頂的冰雪中,因此山被稱Kohinuh(波斯語:挪亞山)。數千年來,阿美尼亞人尊山為聖。本區自古時被東羅馬,大食,突厥,蒙古等王國征服後,直到近代土,俄,波斯三國將它瓜分以來,阿美尼亞人被驅,或已流徙他地。在山之東部和北部土國境界,除非是土耳其公民的伊斯蘭教徒,今日絕對不准攀登,因山亦被土國人民尊為聖。訓練有素的土國爬山高手,需時一週才能達高峰。至於挪亞的方舟是否確實在此山中一節,實無人見過,唯憑古人所說,世代相傳至今,故咸信以為真云云。


亞拉臘山位置圖

  傳說馬可波羅訪問亞拉臘山之前數百年,曾有人登山拆下方舟的部分木料,在山下某處建築一清真寺。又一說:在沙皇時代末期,有俄國飛行探險家數人在空中發現方舟埋於俄境內的亞拉臘山峰上的冰雪中,後來,事實經過曾報與沙皇。不湊巧,歐戰和革命相繼發生,真相未克發佈,倘資料至終流入俄共政府手中,他們必定隱瞞到底。一個無神論迫害宗教的國家,必不肯將有關聖經古跡的發現,真相公佈於世,以供神學家和史學家來考證,因為這是一件於他們無益,對“革命”有損的事。
  直到今日,挪亞方舟之謎還未揭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