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點心靈 ✐2008-05-01


慈母手中線

余卓雄

 

  在一次婚禮練習中,那快要做新家姑的忽然掉下了幾滴眼淚,在這種人生大事的場合中感動而泣的並不希奇。我急忙走過去向她道喜,她卻一點沒有遮掩地掛着一對濕潤的眼睛說了一句簡單的話:“二十五年的車衣生涯才獲得今天!”
  那漫長的二十五年!她的丈夫早就在英年患癌症去世。她鼓勵這個唯一的兒子長大做個醫生,好能挽救有病的生命,一方面也可以紀念早死的父親。今天,兒子的成就,不負母親的期望。這個年青的醫生娶上一位心愛的女子,雙喜臨門,母親想起了往事,當然忍不住當眾表達她的心情。
  母愛的偉大,在乎那一段孕育的功勞,說有血有淚,一點也不誇張。父愛的偉大和母愛比較起來,不是大小的問題,而是經歷各不相同。母親如果首先去世,父親續娶,家還勉強維持下去,但是如果相反,母親再嫁,情形就不一樣。間中有父親兼任母親責的,總及不上母親兼任父親責的英勇事蹟輝煌。寡母整生為兒女犧牲自己的幸福,其愛感動天地。
  然而古今人類,有很多看母親的職責為理所當然,尤其是在父權社會,把女人關進了家的“牢籠”裏,天下大事,似乎只有男人才可以應付。甚至在開明的西方,這種形態迫使母親們產生自卑感,她們說:“我不過是一個家庭主婦。”
  歷史上雖然也有三兩個突出的女性,然而她們還是躲在男人後面。西諺也說:“在每一個成功的男人後面,必有一個成功的女人。”為甚麼不站在男人的前面呢,因為時勢還有許多障礙。新的男性漸漸同意女人有些天賦的特性,特別是美德,能拯救冷酷的世界。可是這種態度並不代表了他們已經放棄父權,也沒有提高女權。
  女人,不全是母親,然而母親一定是女人呵!所以婦女解放運動,也要解放家庭。婦運健將歌利亞.史泰南說:“新世界裏的孩子將要交給托兒所來教養。”激烈的一派則說:“結婚是最無意義的一回事,除非不生孩子。”這一來,家的革命可擴大了,本來是爭取平等,現在竟弄到自我摧殘。家既無孩子,無父母,只是兩個人住在一起,何來養育的苦樂?人類何以繼承。
  最近美國作了一個調查,發現這一代的父母,受了解放運動,校園示威,韓戰越戰的影響,有百分之四十三不肯為他們的兒女作任何犧牲;看輕婚姻,傳統,宗教,愛國精神,成功,他們也沒有所謂家庭教育。人類下一代的前途究竟如何?
  我們欣幸還有百分之五十七尊重家庭是人生存的最先且重要的一環。在這裏,父親沒有為“一家之主”而專制獨裁,母親甘願為兒女含辛茹苦,而母親,以生死的愛塑造了人類的真善美。
  每次我走過華埠的車衣廠,聽見裏面的縫衣機器響聲,想起“慈母手中線”那首詩。華埠無數的兒童,都是靠母親車衣栽培撫育成人,有多少人了解那些悲喜的眼淚呢?

遊子吟  唐 孟郊

慈母手中線,遊子身上衣。
臨行密密縫,意恐遲遲歸。
誰言寸草心,報得三春暉。

翼展視窗闊 報取智域深

藝文走廊

疫境散記 ✍凌風

談天說地

回顧與前瞻,喜樂迎新年 ✍林向陽

談天說地

再作嬰孩 ✍于中旻

談天說地

兩櫃與救恩 ✍于中旻

點點心靈

特殊的聖誕節 ✍張在孜

談天說地

痛苦神恩再思─“唯獨恩典” ✍殷穎

藝文走廊

聖地感喟四帖 ✍音凝

書香陣陣

讀書樂:火柱雲柱萬里行 ✍旻

藝文走廊

水仙花的故事 ✍凌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