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黃金鑄成噩夢

史述

 


蘇特 Gen. John Augustus Sutter

  蘇特(Gen. John Augustus Sutter, Johann August Sutter, 1803-1880)是個十九世紀美國的傳奇性人物,加利福尼亞(California)的冒險家。他一度擁有舊金山(當時是個小村名為Yerba Buena)的部分土地,今天加州的首府薩克拉門托(Sacramento,原名Nueva Helvetia,意思是新瑞士,以記念其來自瑞士),也是他建立的。這位當世的米達司,到老年一文不名,於1880年悄然崩逝在華盛頓的一間出租公寓。


阿華勒度 Alvarado

  生在德國,早年移居瑞士,三十一歲的蘇特,為了不願進入破產者監獄的生活,於1834年,到美國專誠避債;先在聖菲(Santa Fe),繼轉俄勒岡(Oregon),經營都不甚得意,於1839年,在舊金山灣登陸加利福尼亞,當時屬墨西哥。他雖然債台高築,卻門軒宏開,生活豪奢。他歸化了墨西哥國籍,在那時,絕少白人肯這樣作。他取得了將軍職銜。他善於交際,說動了總督阿華勒度(Governor Alvarado),批給他薩克拉門托河和美利堅河交匯的大片土地。

  1841年,在一個小山坡上,建立了蘇特堡(Sutter's Fort),儼然貴族豪門氣派,成為邊陲交易站。他利用加利福尼亞的資源,種植麥子,開設了麵粉廠和木材場,並有草藥店,日用品供應店,經營皮革,雇用土人和移民,還有一批摩門教人;他也甚為好客,對於登門的人,不論是孤單旅人,或上百人的旅隊,都慷慨接待。


蘇特堡(Sutter's Fort

  1846年五月,美國對墨西哥開戰。並沒有經過甚麼激烈的戰爭,但廣袤萬里的土地,需要慢慢佔領。因此,到次年一月,最後的墨西哥軍隊才在洛杉磯附近投降。
  這樣,加利福尼亞變成了美國的領地,還未成為州,政府更未成形,由一名委任總督管理,自然是無法無天的地方。


馬歇爾
James Wilson Marshall

  1848年一月二十四日,有個馬歇爾(James Wilson Marshall, 1810-1855),是為蘇特工作的木工領班,來自紐澤西(New Jersey),為了採集興建麵粉磨坊的材料,興建木材場。那天,是個下雨天,他在蘇特的建築工地上,發現了一塊重約二盎司的黃金。他興奮的冒雨去蘇特堡,向主人報告。
  那天晚上,蘇特用硝鏹水(Nitric acid)檢驗,證實是純度極高的黃金。
  第二天清晨,蘇特帶一名印地安僕人,親自去勘察。他與馬歇爾到達木場工地,有幾名工人,來向他顯示他們在河邊得到的小金塊。蘇特勸他們保持祕密六個禮拜,以完成木材場的建築。他們答應了。不過,在兩個禮拜之內,消息已經普遍的傳出去了。
  九天以後,二月二日,墨西哥與美國簽訂了和約,終止戰爭狀態,墨西哥失去了大片領土,包括加利福尼亞,成為美國西南部的各州。
  蘇特的工人開始不告而別,各去追尋黃金夢;起初是個別離去,繼之是成組的另謀發展;他的牛羊被偷走,土地被湧來的新移民佔據,這些人近似暴民,不可理喻。
  到了八月,本來荒涼的土地上,搭起各樣的帳棚,數以千計,仿佛是一夜間發出的蘑菇。
  那時,已經有了電報,報紙競相報導,加速消息的傳播;人類的貪婪惡性,也充分暴露無遺。人人想到的惟有自己,甚麼品德,國家,榮譽,都拋在美利堅河的水流中,然後流向海洋。士兵離開軍營潛逃,工人離開了崗位,父親撇下家庭,農夫拋棄耕犁,似乎是半個美國,擠到蘇特的農場。連海上來的船,碇泊在舊金山海灣,船員也跳船加入淘金行列。
  有的人從東岸乘船,繞過巴拿馬地峽而來;也有馬車結隊西行,橫越二千哩的長程,到太平洋海岸。那個冬季,有好多人途中被雪阻餓死,或葬身雪中。
  1849年,約有八萬淘金客,湧入加利福尼亞。在那裏,幾乎人人懷有黃金,卻過着貧民區的生活。他們的生存條件非常艱苦,衛生設備不必談了,連最基本的供應品,有時也會缺乏,雞蛋賣到每只一美元。
  也是因為黃金的關係,1550年九月九日國會加速通過,加利福尼亞正式成為美國的一州。
  那時,加利福尼亞廣袤逾四十一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人口稀少,只約有90,000人。舊金山是個小村,發現黃金,改變了整個的境況。
  蘇特經營的事業,本來相當成功,卻受到破壞,無以恢復。他投入資金二萬多元的木材場,連機器廢置在那裏,沒有誰再給他工作。
  1852年,佔有蘇特土地的暴民,自然不肯放棄既得利益,他們集資延請能幹的律師,有的曾是地政局高幹,不擇手段的要維護他們的權益,也就是不能與蘇特妥協,影響加州的法庭,拒絕承認墨西哥政府授予土地的合法性,蘇特失去了一切,在淘金熱最高潮的時候,宣告破產。
  1855年,約三十萬新移民從各方湧入。曾經風雲一時的蘇特,仿佛成為洪流中的一個泡沫。
  1857年,美國發生經濟恐慌。那時,新興城市舊金山的居民,達到五萬多人,其中許多由暴發戶而至破產。
  據估計,歷時近三十年,開採所得的黃金,約值二十億美元。奇怪的是,真正掘金發財的人並不多。倒是趁淘金熱來的新移民中,有的不在於淘金,他們作各樣的服務業,有的賣日用品,開飲食店,五金店,更有開酒吧,妓院的,那些人着實賺了不少錢。據估計,歷時近三十年,開採所得的黃金,約值二十億美元。奇怪的是,真正掘金發財的人並不多。倒是趁淘金熱來的新移民中,有的不在於淘金,他們作各樣的服務業,收購黃金當然是最熱門的生意,也有人開店賣些日用品,經營飲食店,五金店,更有開酒吧,妓院的,他們輕易的掏淘金者豐滿的腰包,裝進自己的口袋裏,那些人着實賺了不少錢。
  黃金,這奇怪閃光的金屬,顯然不能充飢,實際用途也並不廣,卻使那麼多人為它着迷。發現黃金的影響,不僅使加州登上了地圖,建造了舊金山及附近的新城市,也使文化改變,人與人關係的改變。從這些事件可以看出,品德已經不是決定性的考慮了。
  追想過去,曾有過黃金夢,夢又破滅了。省悟的蘇特,在那年寫下他的名言:“這忽然的發現黃金,對我是一大不幸!”
  還不止於此。最後,蘇特算是打贏了官司,但未能得到分文。在年年代的西部,暴力就是法律。當上訴法院判定蘇特勝訴,一群激憤的暴徒,把法院建築和紀錄案卷一起燒掉。然後,用開礦的炸藥,把蘇特的倉蓄和住屋炸毀。他們殺害了蘇特的一個兒子,逼使另一個兒子自殺;第三個兒子,身歷加州的亂局,避到歐洲,在那裏淹死。
  加州政府補償他每月250元(1864-1878),算是退休金,照當時的生活標準來說,很可以過得去了;但對於曾經歷遍地黃金的蘇特,比起來是微不足道。經連番打擊,蘇特神智失常。他夫妻二人移居東岸,當年的氣度,在他身上已經不復存有絲毫痕跡。他穿着破舊過時的衣服,纏磨國會承認他應有的權利。當經過街上的時候,總有成群的孩子們,不識這位風雲一時的人物,跟在後面嘲笑他,逗弄他。
  1870年代,在美國歷史上,是馬克吐溫(Mark Twain, 1835-1910)所說的“鍍金時代”—沒有道德原則,唯利是圖,政治腐敗,“貪”字當頭的時代,少人思想今生的結局,不知道準備永世。
  但今生的財富,到底會結束的。到1880年,加州的土地,不再提供黃金;為利枯渴的人,竭澤而漁,已經漸漸採到山窮水盡了,下一個淘金的目標,是阿拉斯加。至於發起淘金熱的蘇特,更很少人記得他的存在。同年六月十八日,長久沉浸在失望中的蘇特,七十七歲,凔然離開了這個使他失望的世界。

得智慧勝似得金子。
       箴言第十六章16節

當耶和華發怒的日子,他們的金銀不能救他們,不能使心裏知足,也不能使肚腹飽滿,因為這金銀作了他們罪孽的絆腳石。
       以西結書第七章19節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8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