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致羅波安

 

親愛的小朋友,貴三代:

  爺爺幾年未見你,長高了。還記得嗎?伯利恆的老鄰居,我來過耶路撒冷,探望你大衛爺。他年老臥床,已經蓋上了好幾張被子,還是嫌冷。那時,你還沒有桌子高,我摸着你的蘿蔔頭,講你愛聽的故事。今天我給你講一個晚近的故事。

  在很晚的十八世紀,有個新發現的地方叫美利堅—不但這名字好,地方也比偺的國家大多了。他們的最高領袖不叫“王”,只叫“前座人”。不像你大衛爺,作王是終身制,前後四十年之久;他們是每四年一任,還限制只能作兩任,一共八年;那可是從立國的華盛頓爺傳下來的例。當時的最高領袖是林肯,他有個兒子名叫羅波,在最老最有名的哈佛大學。那年快到年底了,學校放假回家。
  羅波到DC站下火車後,並沒有僕人去接他。手提着行李箱—想想看,那可是相當於咱們太子的人物,親自搬行李,走上了平常的街車;是駕車人高坐在前面,用兩匹馬拖着,後面幾個乘客共坐的馬車。車跑得慢。鄰座一位婦女,同羅波攀談起來:“年輕人,從哪裏來?”
  “從新英格蘭來,在那裏的學校讀書,放假回家,同父母過聖誕節。”他以為這該完了,低下頭想安靜一會兒。
  “先生貴姓大名?”婦人又來了。
  “我叫羅波。”當時的人一般不這樣回答,該說:“我是某先生。”除非是奴隸。他最怕人問這問題,因為他的姓特別,所以加意避免說姓甚麼,是有原因的。
  不過,多話的女士不願意停止,繼續問:“你父親作甚麼工作?”
  “從前是個鄉下律師;現在為政府工作。”
  “府上住在哪裏?”
  “賓西維尼亞道。…就要到站了。再見!”自己手提着箱子下車,羅波如釋重負,向家裏走去—他沒有說一句謊話,遵照父親嚴厲的教導;但避免了提自家的姓,就讀的名校,和有名的地址:1600賓西維尼亞道,白宮,確是公家的房子。

  “你大衛爺的房間裏,珍貴的保留一根牧杖,是我們當年一同牧羊時用的,記念自己的出身,和神的恩典。國事不太忙的時候,還記得回家鄉的老屋看看;好在並不遠,當是散步默想就到了。這叫不忘本啊!唉!…”
  老人家嘆了口氣,接着說:“你偉大的父親倒好,娶了上百號的妻子,不必說得多麼大的房子收容得了;有些還是進口的,附帶進口了各類的偶像…年輕時那麼聰明的人,作這種事,顯揚自己的發達,卻不想,怎能不毀了自己的家庭!你自然比我更清楚知道。”
  那時,你不想再聽下去,剛想用你初學來政客的老套,推說是:“下面還有約會…”其實,是同孩子們去頑皮;我絮叨的老人家不讓你脫鉤,接下去囉嗦了許久。
  時間過得快,想來已經過去十多年了。你可該成人了。
  “小蘿蔔頭!忍耐一下,留意聽老人的話。近來外面傳言,你召見長老們訓話,竟然大裝威風,誇口說:你的小拇指比你父親的腰還粗!年輕人!褪下你的褲子來給爺爺看一下,你才放下尿布幾天,可真有那麼偉大?所羅門仔拔下根汗毛比你的腰粗,這不肖的小子,敢於這樣作威作福!我老朋友先知亞希雅奉耶和華的名,所說的預言不錯:主將要把這國的十片給耶羅波安,只給你承受一片!他是主的真僕人,在路邊這樣當眾宣告,主必然照他所說的成就。”(列王紀上11:29-31)。順便告誡你:如果你想要陰謀搞甚麼反攻復國,還有更多的災禍臨到你!
  這位亞希雅,可是示羅當地人,他親眼見證前最高領袖士師以利家的衰敗,因為孩子不成器,不敬畏神,災禍就臨到他家。希望你登上寶座作王後,不要高傲自滿,像羅波.林肯的謙卑。爺爺依然故我,並沒有升官發財,希望還肯聽從老人家的話,就算你以為是愚妄,也勉強聽進去;說來我到底聽過你爺爺大衛,和你爸爸所羅門的智慧話。更要緊的是,你該知道長進,學習那位“比所羅門更偉大”的智者,神的兒子降世為人的基督耶穌,祂向天父說:“父啊,天地的主,我感謝你!因為你將這些事,向聰明通達人就藏起來,向嬰孩就顯出來。父啊!是的,因為你的美意本是如此。”對被壓迫強制服勞役,負重軛的人,你應該溫柔體貼些。是那位彌賽亞又說:“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裏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裏就必得享安息。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馬太福音11:25-30)孩子啊,我不是教你換口氣說話,太晚了!我是要你換心,心低下來,就不會說連自己都信不下的狂言。你看,別的國家那麼大,科學進步,物產豐盛,文明發達,你竟然夜郎自大!可憐啊!你敢於那麼的狂妄自大,正因為你無知,是壞朋友把你教壞了。想不到,智慧的父親有你這樣的愚昧不肖子!我老人家不是圖你給我甚麼,我向你說正直話,說真話,你小子你給我聽好:我願意給你智慧,豐富,尊貴—只要你肯謙卑,悔改!惟願你像小時候聽話,改正誇口的惡習氣,並轉向神,祈求神,持盈葆泰。祝

主亞巍賜福保守你!

舊鄰的爺爺(凌風)


David, Solomon, Rehoboam, from The Twelve Kings of Israel, 1520
by Lucas van Leyden, 1489/94–1533 & Jacob Cornelisz van Oostsanen, c.1472/77–1528/33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10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