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聖城血雨
─自創世以來人類生命中最關鍵的一週

殷穎

 


聖城唯一遺留的聖殿西牆(哭牆)

一.基督與門徒最後的晚餐(猶太曆尼散月十三日,禮拜四)

  在一週六日的開始,耶路撒冷的朝聖客,從通常的二萬五千人,擠進了約十萬之眾。由於城內容不下如此眾多人群,他們不得不到近郊的村落去落腳。人們都要在耶路撒冷吃逾越節的宴席,主與十二使徒也在一處預先安排好的地點去共進節前的晚餐。
  這天晚上的氣氛有些不尋常,顯得頗為淒清,門徒相互倚靠而坐,席間多用左手撐地,以右手取食。彼得坐在飯桌的末端,以便隨時可起身去安排甚麼事情;甚至可以保護他的主人。左邊坐着主所愛的門徒約翰,耶穌的右手則坐着使徒所尊重的司庫及發言人猶大。
  飯後耶穌站起來脫下長袍,束上一條腰帶,扮成奴僕模樣,將水倒在盆中,開始為門徒洗腳。其實十二使徒在用餐前都已洗過澡,在進入餐室前也都濯過足。此時主為他們洗腳,不過是象徵性的儀式,這是要提醒以耶利米的模式,在聖城中作象徵性的教導。但不論象徵與否,彼得都不願接受這種方式;要讓他所敬畏的主為他洗腳的事實。但主立刻表明如不洗,他便對主無分。急性的彼得又表示,這樣便要求洗他的全身。耶穌再度說明這象徵的含義:凡洗過澡的人,只要把腳一洗,全身便乾淨了。並表示:你們是乾淨的,但不全都是乾淨的;因在門徒中,有一人要出賣我。正如當初大衛王所信任的手下亞希多弗背叛大衛王一樣(撒母耳記下15:31)。而基督也將在今夜被出賣。
  彼得是慣常留神主言語的人,便就近要約翰去問一問:主究竟指着誰說是要背叛祂的。約翰因靠近耶穌的胸膛,便小聲問主:“是誰要出賣你?”耶穌回答說:“我蘸一點餅給誰,就是誰。”說罷,便撕了一塊餅在盤子裏蘸了一下,塞進猶大的嘴裏。在猶太人的風俗中,好友間會相互餵食,以示善意。門徒間有時也會彼此相互這樣表達。而主對猶大的餵食,更表示給他最後機會,盼他能放棄賣主的計畫。但顯然撒但已佔據了猶大的心,悲劇已無可挽回了。

 

二.基督最後的試探(神性與人性的衝突)

  在早春的耶路撒冷,晚間仍十分寒冷,夜涼如水。耶穌與門徒由溫暖的餐室中走出,投入了冰冷的寒夜。他們一行走過了汲淪溪,向橄欖山的客西馬尼園走去。汲淪溪在耶路撒冷城外,是一條乾涸的河床。一年中只有冬日才有溪水。昔日大衛逃避他兒子押沙龍的追殺,便是由這裏逃走。但耶穌卻選擇了要面對死亡的苦難,而非逃走。
  橄欖山的客西馬尼園,是門徒所熟悉的地方,因此處為主最常獨自前來祈禱的地方。但這一夜卻是祂最後天人交戰的場所,也是祂要步上死亡之途的起點。
  耶穌先將眾門徒留在一處,然後帶着十二使徒中的核心人物彼得,雅各,與約翰,再往前行。自主最後進到耶路撒冷以來,便已踏進了祂生命的刑場。耶穌在途中,曾不斷地告訴門徒:祂這次來到聖城,將遭受極大的迫害與苦難,因為當時在聖殿中掌權的一批人:祭司長,文士等,都欲將祂置於死地。所以祂肯定會被殺,但三日後要復活。門徒聽了好像在聽一個故事,並沒有感到嚴重性。其中衝動的彼得甚至表示還要為主去死,但誰都沒有想到會變生肘腋,悲劇就在今宵;且出賣主的,居然是他們平日掌管金庫兼發言人的猶大。而就在此時,當大災難即將來臨的時刻,主雖一再警告,卻提不起門徒的警覺。當他們跟着主往前行走時,腳步踉蹌,迷離的睡意襲上了每一個人的心頭。
  主無奈地對這三名忠心的門徒說:“你們等在這裏吧,我要一個人到前面去禱告”。於是祂往前繼續走了數十碼,一時憂愁與傷痛如山岳般的重量,排山倒海地襲上祂的心頭。耶穌再也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心靈與意志都被殤痛的情緒所控制;主開始放聲號哭,悲聲震撼了客西馬尼的山野。夜鳥被驚得撲撲地飛起來,投向了無邊的黑暗。基督匍伏在地,淚流滿面,身體抽動,冷汗沿着額角直流,濡濕了面前一大片的岩石與土地。主雙手伏在地上,身體顫動,口唇顫抖着,呼天搶地祈禱着:“阿爸,父啊!在你凡事都能,求你將這杯撤去…然而不要從我的意思,只要從你的旨意。”
  時間在緊迫中被壓縮,一分一秒地後退,讓這宇宙間最大的悲劇,撒但與他的使者們所策劃的攻擊,無情地展開。賣主的猶大,伙同一隊兵丁,手執着火把與刀棒,正沿着汲淪溪,由奸細加略人猶大引領撲向了主祈禱的客西馬尼。
  主焦急而且失望,祂不斷地起身去察看門徒,看到的卻是幾張熟睡的臉孔,而且還發出了鼾聲與囈語。主不斷地搖醒他們,並一再警示:“總要警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你們心靈固然願意,肉體卻軟弱了!”
  孤獨的基督,在最後的時刻,多希望祂的門徒能與祂一起度過難關;如今卻連這平時最貼近祂的三個人,都昏睡在夢鄉中。天地間,只賸下基督一人在孤軍奮戰。主最後再度跪下禱告:“我父啊,這杯若不能離開我,必要我喝,就願你的旨意成全!”
  天人交戰已正式結束,基督以神性戰勝了祂的人性。
  在暗夜中出現了無數支火把,與嘈雜的人聲;一群手執刀棒的人影,已迫近了主祈禱的荒園。隱約中那個賣主的猶大,趑趄試探着走近了主,作勢要與主親吻,基督凜然地對猶大說:“你用親嘴的記號賣人子麼?”猶大慚愧地退後,並低下了頭。耶穌昂然地站在逮捕祂的人群前,面向着他們:“你們要找誰?”他們回答說:“找拿撒勒人耶穌”,耶穌堅定地說:“我就是。”“我就是”一語出口,逮捕的兵丁們聞聲後退,而且摔倒在地。因為主說的“我就是”,正是創造天地之主耶和華上帝的名號。神之尊稱的威嚴,使這些撒但的鬼魔魍魎應聲倒地。

 

三.汲淪溪的石階

  逮捕者們在一度愣神之後,立刻將沉重的鐵鏈套上了基督的身體。兵丁們將基督連踹帶踢帶打,拉着主走出了客西馬尼,一路吆喝着,拖拉着基督,到大祭司的庭院去受審。


基督被捕解往大祭司庭院的石階

  通往大祭司的院落,必須經過一段山路,要爬行一處石階。這一段石階並不算長,也不很高;是層層疊疊以石灰石鋪設,縫隙間長滿雜草。這些盤根錯結的雜草,已生生滅滅地延續了數千寒暑。碎裂的石板上,疊印着千千萬萬的足跡;當年大衛王倉皇間曾奔下這層層石階逃避仇敵的追擊。幾千年之後,大衛的後裔,基督耶穌再由這層層石階上踏下祂沉重的腳步,到客西馬尼去祈禱。並經由大祭司的手下逮捕,再以鐵鏈纏繞着主的身體,粗暴地一路將主拖上去,推向大祭司的庭院。
  如今這一層層的石階仍然在那裏,無數朝聖者的足跡,還不停地在上面疊印着。但在這千千萬萬個踏過的足跡中,卻有人類的救贖主—耶穌基督的腳印。這段石階,要向世人見證基督為人類留下的受難足跡—是創造天地萬物之主宰的腳印。祂曾經痛徹心髓地被釘在十字架上,由這雙足中流出來的血,染紅了各各他,染紅了人類的歷史,留下了血紅的愛的印記。

 

四.血雨橫飛的彼拉多中庭

  基督被推進大祭司亞那的庭院中。亞那為當值大祭司該亞法的岳父,那個一心想將耶穌置之死地的人,其動見觀瞻,都會牽動當時猶太的宗教界與政局。但這個邪惡的大祭司,有時卻也能一語成讖:“一個人替百姓死是有益的”(約翰福音18:14)。這批邪惡的集團分子,早已將基督定了罪;只等基督再承認自己是上帝的兒子,大祭司便可以撕裂衣裳,宣布基督說了僭妄的話,便能將祂定成死罪(馬太福音26:57-68)。但當時的猶太為羅馬的殖民地,並沒有處人死罪的權柄,所以將耶穌折磨了一夜之後,還是必須將主押解到巡撫彼拉多的衙門去受審。在那裏這批居心叵測的奸黨,才能將基督處死。
  其實彼拉多十分清楚耶穌並沒有罪,祂完全無辜,本應當庭釋放;但礙於大祭司的面子,也不能不虛應故事一番,開庭審理。而審訊中基督向他提出了一個彼拉多從未想過的話題:“我來到世間,特為給真理作見證;凡屬真理的人,就聽我的話”(約翰福音18:37)。這話題讓彼拉多困惑不解,他只冒出了一句:“真理是甚麼呢?”讓這個“大哉問”,一直懸盪在時空中。
  彼拉多原想釋放耶穌,但大祭司的團伙們,堅持不肯,寧要一個真正的罪犯巴拉巴,也不要公義無罪的耶穌。彼拉多在無奈中,只好先將耶穌行刑鞭笞,這樣也許會引發猶太人的同情心,而釋放了耶穌。
  在約翰福音第十九章第一節,只記載了一句話:“當下彼拉多將耶穌鞭打了”。但“鞭打”之過程卻十分慘酷,令人驚心,連天地亦動容。
  按當時羅馬的笞刑,每打四十減去一下,兵丁就將彼拉多的中庭,作為鞭笞的刑場。兵丁將耶穌剝去外衣,以鐵鏈將主拷鎖在石樁上。再由幾個身強力壯的士兵一同執刑。笞鞭有許多種,先以籐鞭抽打,在基督的背上,腿上印下了無數條深深的鞭痕。繼之又使用帶有倒刺鐵鉤的皮鞭,由幾個兵丁輪流着盡力抽打。一時血肉橫飛,行刑者的身上與周圍的空中及地上,都濺滿了血雨。基督的慘叫,讓圍觀的群眾驚呼連連。基督的身上刻滿了密集的血紋,地上的石板縫隙中,積滿了主身上流下來的血水。一時基督的慘叫,血花的飛舞,與行刑兵丁們的吆喝及獰笑,譜成了一支血腥的“地獄交響曲”。
  由基督被捕開始,約翰便與主的母親馬利亞,緊隨在後。當一鞭鞭抽打在耶穌身上時,都像是抽打在馬利亞的心上;基督的身上在流血,馬利亞的心中也在滴血。她的心如刀割,眼看着自己十月懷胎生下的兒子,被不公不義的皮鞭造成重傷,一位慈母的心,如何禁受得起。她的每一根神經都隨着飛舞的皮鞭在抽搐,收縮。她的心已被基督的慘呼喊得破碎,她甚至無力站立,必須緊倚着約翰,才不致倒下。
  鞭笞卻還未停止;鞭了背部,再翻過來抽打前身。兵丁們要將基督鞭抽至體無完膚。打到行刑者們的氣力都用盡了,兵丁們身上染滿了耶穌的血跡時才鬆手。而地上的血水已在石縫間匯成了小溪,血水將白色的石板前庭整個染成了一片腥紅。
  彼拉多將基督引到眾人面前,指着祂向人們說:“你們看這個人!”(約翰福音19:5)彼拉多本以為將耶穌鞭打成一個血人,這樣的笞刑,應該可以讓這些殘忍的宗教領袖們感到滿意了。但讓彼拉多十分意外的是,祭司長與他所慫恿的同夥們,居然都齊聲喊着:“釘祂十字架!釘祂十字架!”這便讓彼拉多感到為難了。當他仍在猶豫不決時,祭司長更使出了最毒的狠招:“除了該撒,我們沒有王!”這批原本恨透了羅馬統治者,時刻要想推翻羅馬政府,回復獨立的猶太民族主義者,居然為了要治死耶穌,竟違背了自己的良心,說出這種無恥與喪盡天良的話來。完全不知羞恥為何物,這充分顯示出他們邪惡的本質,是道道地地的撒但門徒。千古以來,這種敗類有志一同,無分古今;在主受難兩千多年之後的二十一世紀,甚至就在我們的眼前,這類醜劇也還在不停地上演着。

 

五.碧血染紅了苦傷道

  彼拉多雖心不甘情不願,但猶太人的大祭司卻抓住了他政治上的弱點,他也只好去作該撒的忠臣,將這位無辜的耶穌照他們所要求的,判釘十字架。
  基督是在大祭司的院中受了一夜的折磨,又在彼拉多庭院中被打得皮無完膚。時已近中午,祂卻湯水未進。如今還要背上十分沉重的十字架,走向各各他的刑場。


基督走過的苦傷道窄巷


受苦節苦傷道遊行的行列

  基督這本已虛脫的身軀,如何禁受得住。當十字架壓上肩頭,祂才勉強走出了幾步,便不支倒地。而押送的兵丁們手中的皮鞭,便如雨點般落在主的身上,血肉再度在這條窄巷中橫飛四濺,不時還濺落在旁觀者的身上,臉上,隨即爆起一片驚呼,尖叫。耶穌用盡全身殘存的氣力,卻總是無法扛起這支沉重的木架;在一路顛踣中,不斷跌倒,讓皮鞭與十架一起砸到祂即將粉碎的軀體上。作為一個人子,祂到底能承受多少痛苦?一個人的軀體能忍受多大的壓力?耶穌基督道成為肉身,便是要用祂的肉身來接受人間最大的痛苦:心靈上的,人格上的,以及軀體上的,要讓痛苦與羞辱的極限在人子的身上完成最後的試煉。而這些痛苦與羞辱,原本是第一亞當及其後裔歷來所累積下來的總和,卻要在一夕之間,由基督一人來承受。
  在飛濺的血雨裏,在兵丁呼喝叫罵與婦女們的尖叫哀號中,基督腳步踉蹌地向前一寸寸地挪移,祂仆倒,爬起;再仆倒,再艱難地爬起;祂必須走完這苦傷道的全程。兵丁在圍觀的人群中,拉來一個名叫西門的漢子,與主一同背這副沉重的十字架。由開始到各各他的這段不算長的路程中,基督共倒下了十三次。祂的血液染紅了這條古道。蒼白的石頭,已被基督的鮮血染成深紅。如今再經過了兩千年風雨的沖刷,主血跡所刻下的印記仍然沒有消失。

 

六.人罪所築起的髑髏地


耶路撒冷城牆外觀

  在耶路撒冷的城外,有一座荒涼的禿山,名叫髑髏地,又名各各他。地的形狀頗像一具人頭的骷髏,因而得名。是一塊二十二呎高的岩石,矗立山頭,人們由遠處便可望見。這是耶路撒冷處決人犯的刑場,因耶路撒冷是聖城,所以不能在城內殺人。
  行刑開始了,沉重的十字架被擲在地上,兵丁將氣若游絲的耶穌按倒在木架上,先將耶穌的手臂縛在架上,再將主的雙手以長鐵釘釘在木頭上,因木架豎起時,雙手無法承受身體的重量,手掌便會拉斷裂開,身體便要倒下。然後再將主的雙腿拉直,量好位置,先將一塊鋸好的斜形橡木座釘牢在十架的下方,才將主的雙足交疊起來,以長釘釘在木座上,以防下墜。最後再在耶穌的頭上釘上一塊木牌,牌上用希伯來,希臘及拉丁文,寫上“猶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穌”。
  釘架的作業由幾個兵丁執行。當鐵鎚敲下時,基督的慘叫聲震動了各各他的山野,成群的烏鴉被驚起,撲撲地飛向耶路撒冷的城頭。粗野的羅馬行刑者當作是一種娛樂來享受;主的慘呼中夾雜着兵丁粗魯的咒罵與訕笑,鮮血由木架上流下來,染紅了大片的砂土。兵丁們釘好後,再將木架翻轉來,重重地砸在地上,將背面透過來的釘尖用鐵錘敲倒,以防鐵釘滑脫。最後才將木架以繩索拉起來,拽進到預先挖好的土穴中。這樣便完成了全部的行刑過程。兵丁們行刑後,完成了艱辛的任務,現在可以輕鬆一下,一齊坐在十字架下面來拈鬮,瓜分由耶穌身上脫下來的衣裳。旁觀的人便揶揄耶穌說:“你是上帝的兒子,現在可以由十字架上下來吧!”
  基督由十架上望下去,看到這群可憐無知的人,就憐憫他們,向上帝喃喃地祈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
  與基督同時釘在十字架上受刑的,還有兩個強盜,分別釘在基督的左右。一個惡性不改,在刑架上還要諷刺基督,但另一強盜卻向主祈求赦免,主立刻向他宣告:“今日你要同我在樂園裏了。”

 

七.馬利亞的心如刀刺透

  基督由被捕,受審,到各各他被釘的前後,祂的門徒都四散奔逃。最後只有主所愛的門徒約翰陪伴着馬利亞,一路跟隨到刑場,並且親眼看見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的慘狀。馬利亞已數度昏厥,幸有約翰在旁照料。當基督受釘刑時,每一聲慘嚎,都刺痛着馬利亞慈母的心腸。而眼見耶穌所受的酷刑,馬利亞肝腸寸斷,她將雙手插入土中,無助地抓起了兩把土石,只能無語問蒼天。等十架立起來,她便走到架下,用雙手抱住基督釘在木頭上染滿了血跡的雙足,並用嘴唇去親吻。以哀慟的雙目仰望木架上的基督。傷心的基督低頭看見約翰在近旁,便對馬利亞說:“看你的兒子”。再向約翰說:“看你的母親”。
  主在最後的時刻,將祂肉身的生母付託給約翰。主已向天父盡了大孝,在死前又向約翰託母,也盡了他人子的孝心。
  當初馬利亞抱着嬰兒耶穌到聖殿中去行奉獻禮時,西面為孩子祝福,已向馬利亞說了預言:“你自己的心也要被刀刺透!”(路加福音2:35)。而現在馬利亞的心正被刀刺透。主的血由十架上流下,馬利亞心中也正在淌血。而終其一生,她每逢想到基督時,也都在泣血。

 

八.天愴地慟,基督為世人捨命

  由上午十時左右,基督在十架受刑,掛在木架上(猶太曆尼散月十四日,禮拜五)受難的時間大約已持續了五個多小時,主的血幾乎已流盡,塗紅了這塊突起如骷髏地的刑場。這座骷髏山岩像是用人類的罪惡壘成的。而如今釘在其上的基督,卻變成了罪惡懲罰的對象;成為一個十惡不赦的罪魁,正在遭受刑罰殘酷的懲治。此刻在十架上受刑的基督,連上帝都掩面不忍看。因神是聖潔的,不能與罪犯的代表基督相接觸。而這便是基督最最痛苦的時刻;主的心靈與肉體在雙重重創下,已完全崩潰。祂不由自主地用祂的母語,喊出了心中的慟:“以羅伊!以羅伊!拉馬撒巴各大尼?”當神掩面離棄祂的時候,才是主的慟中之慟!
  十架的刑罰延至禮拜五的下午三時,天地同悲,日月變色!因為神已掩了祂的聖面。一時地大震動,山岳搖幌,許多異常的現象同時發生,一些墳墓都被震得裂開,墓中的聖徒們走了出來,紛紛走進耶路撒冷向人們顯現。
  十架上受難的基督,生命已到了盡頭,祂以微弱的聲音說:“我渴了”。有兵丁以矛尖穿了一塊海棉,蘸了醋送到主的唇邊。基督嚐了醋的苦味說:“成了!”祂用最後的力量,發出了祂在世上最後的祈禱:“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你手裏!”基督便在十架上為祂所愛的人們(你與我)獻出了生命。
  祂死了。
  當基督在十字架上交出了祂的靈魂,也正是逾越節羔羊在聖殿中宰殺獻祭的時候。


主被釘之各各他今為聖墓堂


聖墓堂內之加略山堂

 

九.懾人心魄的裂帛聲

  當基督在彼拉多處受審,被鞭笞,背上十架走向各各他的刑場時,聖殿中正在忙着預備宰殺逾越節的羔羊。因為這一天是猶太人最重大的節日──逾越節。人人都要紀念當年以色列人由為奴之家的埃及出走,在十災的最後一天,每一家都宰殺了羊羔將血塗在門楣上,這樣當夜天使看到時,便會越過去。在一夜之間,全埃及哭聲震地,因為每一家中的長子都被殺死了。但猶太人卻能平安度過,並掙開了埃及法老的奴隸枷鎖,獲得了自由。所以猶太人世世代代都要紀念這個重大的節日。而恰恰當天又逢安息日,當兩個節日合在一起過,意義特別重大。
  獻祭的人們正在聖殿中排隊等待,每一家的獻祭者都拉着他們的羊,以手按在羊頭上,將羊的喉嚨部分露出來,等待祭司的宰殺。祭司們排成一隊,將祭羊噴出的鮮血收在金銀的器皿中,然後聯手傳遞到祭壇旁,傾倒在壇上獻祭。再把宰殺過的羊隻剝皮,把雙角掛在柱子上,將其內臟剖出,將腰子與部分的肝及肥尾巴放在盤中,並小心翼翼地不要傷及骨骼;因逾越節獻祭的羔羊,不可使骨頭折斷。
  當祭司們正忙碌的時候,忽然天崩地裂的一聲巨響,震耳欲聾,聖殿的地與石階都被震裂,接着至聖所前懸掛的那一幅幔子,由上到下撕裂成兩半,像由兩隻巨大的手,將它撕開。布幔撕開的裂帛聲,尖銳且刺耳,懾人心魄;祭司們都用雙手掩上耳朵。大祭司該亞法驚得跌倒在地,他頭上的金屬冠,及手中的銅杖都摔出了老遠,沿着石階滾下去,不見了。
  當聖殿中祭司們宰殺逾越節羔羊的時候,十字架上的基督卻剛剛作完祂最後的祈禱,將祂的靈魂交給了父神,完成了祂為人類獻上的挽回祭。

 

十.復活的第一道陽光(猶太曆尼散月十六日,復活主日)

  安息日在悲傷與不安中度過。
  七日的第一日清晨,聖城耶路撒冷安謐如常。一夜都沒睡好的抹大拉的馬利亞,和另一個馬利亞,清早天還濛濛亮的時候,兩人便跑到安葬耶穌屍體的墳墓去探視,她們攜帶了許多香料,要去膏耶穌的屍體。因為中東氣候炎熱,屍體通常在一兩天內便會腐敗發臭,所以塗抹香料是十分必要的。
  這兩個馬利亞走在路上時,才想起了墓門口有一塊巨大的圓石,無法輥開。正耽心時,走到墓門口,卻發現擋在墓門口的石頭,早已不見了。一縷陽光穿過了墳墓的洞口,照見墓內空無一人。只有裹屍體的細麻布與頭巾還留在那裏。兩人頓時感到困惑與傷痛,急切間不知主的屍體被移往何處。正猜疑間,有兩個人站在旁邊,衣服潔白放光,她們嚇得將臉覆在地上。那兩個人說:“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祂不在這裏,已經復活了!”
  她們便想起了主的話:“人子必須交在罪人手裏,釘在十字架上,第三日復活。”
  她們急忙離開墳墓,要跑回去向十一位使徒報信…
  她們又害怕,又顫抖,又驚喜…


基督埋葬與復活處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