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八百壯士”和我

余卓雄

 

  看完柯俊雄,林青霞,徐楓領銜主演的“八百壯士”,心裏的感覺像一個受了欺侮的孩子,最後獲得同情和支持,使委屈得直那樣。
  然而我還有一肚子的不滿足,想把那勝利的滋味延長下去,便跑到書報攤上的電影雜誌堆上亂翻,希望能找出更多一點有關“八百壯士”的資料來,這一會兒我總夠資格做“影迷”了。
  賣報的婦人卻板起臉孔說:“那不是一套舊片子嗎?為甚麼要為它浪費時間?”
  我抗議道:“那不是一套舊片了,我昨天才看過!”一說完便發覺自己的答話有點不合邏輯;其實我想說的是:“你說‘舊’?這故事在我的生命中還是熱血沸騰的生動,如同剛才發生的事一樣。”我那麼激動,一時卻不知道如何表達。
  “八百壯士”一點也不‘舊’;在我來說,他是我生命的日記的前一部,我一天活着,它就不‘舊’。
  謝晉元團長在為死守四行倉庫而流下一滴一滴的血的時候,我雖然祇有八歲,可是我已經明白對日抗戰是甚麼一回事。“八百壯士”所描寫出來的空襲鏡頭,那些如雨點下降的大炸彈,是我每天要倉皇逃避的;那些被炸死燒焦了的屍體,像一團團恐怖的化石,他們本來都是我的鄰居;那些沙包堆成的防空洞,曾是我兒時的遊戲…
  在以後的六年奮鬥的日子裏,我經常讀到謝晉元那三個月在上海的英勇事蹟,全中國的人能一心為自己的領土捍衛到底,這是一枝強心針。
  女童軍楊惠敏在炮火交織中游泳渡河,把國旗帶給謝晉元和他的勇士們,那一幕是八年抗日的最高潮。我們的童子軍教練勉勵大家向楊惠敏學習,此前有些不願穿童軍制服的同學都振奮起來,引為無上光榮。
  那時候大概年紀還小,倒沒注意到謝晉元的家庭,他的妻子維誠,和他們的孩子。在銀幕上看到這個可愛的家在槍林彈雨中被擊散,在謝晉元心中,忠愛不能兩全,使“八百壯士”(也許是“八百個家庭”)的故事成了一首可歌可泣的史詩。
  可歌的不是戰爭,而是那一場抵抗外侮的保衛戰;可泣的不是親情的被蹂躪,而是在公義之前,要把親情先犧牲了,然後去贏取那永久的歡聚。所以,我看見楊惠敏被爸爸掌摑了,她的同學以大義斥責那在迷夢中做爸爸的;我看見幾十個負傷的兵士冒死在敵人的飛機射擊中把國旗升起;我看見謝維誠在存亡關頭對丈夫的愛的掙扎;我不禁哭了,我讓眼淚一直淌下來,倒覺得痛快淋漓。
  這篇文章不是影評,我在回憶我是在怎樣的世代中長大的,這使我以後的日子更充滿感激。我不敢把“八百壯士”看作又一部影片,是那八百條好漢和無數為自由而戰鬥的人,帶給我今天。年青的一代看“八百壯士”是一個故事,我則在看日記─自己的日記,那感情是不同的。
  我感謝編導丁善璽把“中國童子軍”和“中國不會亡”的歌曲做主題曲,我雖然沒法子記得全部歌詞,可是那調子仍舊是清楚活潑的。我從小就有個當軍中喇叭手的夢;今天,劫後餘生,人到中年,姑且把自己的筆尖當喇叭去喚醒一個醉生夢死的世代;去向敵人示威說:“中國不會亡!”

列印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7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