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南京大屠殺前奏

史直

 


張純如

  三十六歲的華裔作家張純如(Iris Chang),於2004年十一月九日逝世。 據查,是由於長久情緒低落,以手槍自殺身亡。
  張純如自幼喜愛閱讀和寫作,在高中時,獲作文比賽首獎。在大學原讀電腦,轉入她所愛的新聞系;畢業後,入約翰霍浦金斯大學讀碩士。與Brett Douglas結婚十三年,未育有子女。她曾著有中國飛彈之父錢學森的傳記,而以其被遺忘的大屠殺-1937南京浩劫Rape of Nanking)一書,而成為全球知名。 因她極力主張報道事實,伸張正義和人權,被稱為歷史家,和“一代俠女”。但她希望把南京大屠殺的史實拍成電影,始終未能實現。
  1937年,日本侵略中國。數月後,首都南京棄守。日軍入了城,展開了慘無人道的大屠殺,受害者達數十萬人之多。不過,這一事件,被故意遺忘了。
  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已經半個多世紀了。
  為甚麼多年來緘默不言呢?
  在侵略者,當然醜事惡事還是不說的好。對被侵略者來說,當年守土不力,也不是甚麼光榮的事,也以不言勝有言。而且國際關係講現實,沒有友邦支持,聲音達不到遠處。加以當年的中國政府,失去了中國大陸,極力想得別國的承認,因此,在戰後,日本恢復主權的時候,所謂“戰勝國”要巴結着尋求訂立和約,哪還敢提當年屠殺的恩怨!還一層問題,在世界大戰結束後,當時的執政者故示仁慈市惠,不經過法定程序,越權非法宣告對日本“以德報怨”的政策,也不好意思再追查舊帳了。
  更到了以後,時已過,境已遷,借口不願傷害種族感情和友好關係,反把當年南京屠城慘案,遮蓋起來,所以多年不得見光。不錯,中國挨了打,受了傷害,但舊中國情願訂了和約,新中國沒有理由重新算舊帳;這就是人民的不幸了。
  現在,日本連舊帳也不認了,試圖反案,要把當年侵華的歷史重新寫過,把那些污點粉刷一番。
  不過,在遭外國人大屠殺前十年,南京還曾遭受本國人的小殘害,而且二者可能有一些牽連。這更少人知道的史事,經作者查證記下,免得完全被遺忘到歷史的垃圾堆裏。  編者

 

  據說,今日在華人聚居中心的地區,如紐約華埠,南加州的蒙特利公園等區,街市上停的汽車九成以上是日本產。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人,親自經過中日戰爭那殘酷環境,和黑暗時代,為何不肯苦苦地告誡年輕的一代,為了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日本侵華以來死於日軍暴行下的同胞們,不該繼續幫助日本的經濟復興,以至經濟稱霸世界呢?現在既為美國公民,為何不提倡國貨呢?
  我們也不可忘記,1937年,日本軍在蘆溝橋發動侵略戰,上海八一三之戰,以及南京之十二月間的大屠殺,依中國官方的紀錄,慘死約估三十萬人,被害者都是手無寸鐵同你我相似的平民,中國正規軍與俘虜之死亡,並未計算在內。

  當時東京的日日新聞,載有一篇“紫金山下”的文章,其中有如此報道:准尉宮岡和野田,約定要砍殺一百個中國人頭作為最高記錄。到了十二月十日,兩人相遇,見軍刀都砍捲了刃,不免相視而笑,互作報道:宮岡的成績是106,野田是105,相差只一人頭,等於不分勝負。於是再作賭,以150人為目標。…

 



  上例並非旨在說明,所有的日本軍人,對當時的中國人民的態度,都是如此殘暴。遙想國父孫中山先生,於1905年,在日本創立興中會時期,民間有博愛為懷的俠士宮崎及其友好,支持中國的革命運動。中山先生又結為好友犬養毅,為民間組織的黑龍會,也主張援助革命。首相西園寺,則取旁觀的態度。連三次組閣的桂太郎,也成為中山先生的朋友。可惜中山先生死得太早,蔣介石領導的時代,為達到目的,便不擇手段,與舊軍閥合流;那些軍閥原是連年搾取民脂民膏的暴徒。本文所寫的“南京事件”,發生於1927年的三月間。
  此時期的日本,是若槻內閣時代,他依從幣原外相的一貫對華政策,不肯受日本軍參謀在本部的左右,堅持拒絕干預中國內政。
  由於南京事件的發生,若槻內閣遂而倒台,起繼的新內閣由軍人田中義一任總理。他的政見和論調是:若征服世界須先征服支那〔中國〕。於是出兵山東,阻撓北伐於前;在瀋陽攻擊北大營,開啟侵佔東三省的序幕於後,最終發動了中日全面的戰爭。
  1927年發生的南京事件,今舉一例,便不難想到其他:
  是年三月二十三日,南方軍閥的北伐軍,乘勝進入南京紫金山一帶,下午進佔雨花台。北軍以魯督張宗昌的殘軍為首,先於市區搶奪,後於夜間渡江北遁。
  次日黎明,亂兵北伐軍入中華門鼓樓區,創金陵大學兼副校長美國文懷恩博士(Dr. John Elias Williams, 1871-1927)擬率同事們於早飯後前往歡迎。此時,進入南京的北伐軍,紀律開始崩潰,新的全面搶劫發生,南京城中一片混亂;商店關閉,士兵任意進入西僑民宅行搶及放火。先是英領署被侵,繼有金大北鄰的日本領事館被搗毀。此事為金大職員所目擊,並非日方宣傳。文懷恩博士欲走出校門察看實況,為中國士兵八名所監視,其中有七名開始搜查西僑,一面放槍示威,口中呼喊“打倒外國人!”“打倒帝國主義!”在場的中國人識出,其中多為操湖南口音唐生智的部下。
  中國士兵除了掠奪各西僑的錢包,水筆,手錶外,也向文懷恩博士索取他的懷錶。於是,他笑着說:“不要拿去這錶,它是我母親給我的紀念品啊!”那士兵不予理會,當即向文懷恩博士的腦門放了槍。於是他應聲倒地。
  南京事件中有六名西僑被槍殺。
  泊在下關的美國軍艦OrestonNoa鳴炮示威。這就是當年中國報紙上所載“革命軍與外國人衝突”之說的來源。
  是年為中國多事之秋。
  五月,史達林着列寧派赴中國國民黨當作顧問的猶太人鮑羅廷(Mikhail Markovich Borodin, 1884-1951),通知中共應自建軍。國民黨內部分裂。六月,鮑羅廷被逐。七月,日本出兵山東。八月一日,葉挺與賀龍率部叛變,進入汕頭區,即今日中共所慶的八一建軍節。此後國共分裂開始明顯。九月,日軍撤出山東。分裂中的國民黨在上海,南京,武漢三派系重言團結。十月,中共建井崗山基地。十一月,蔣介石與張群前去日本訪問田中,無顯著結果而返。十二月,史達林所派猶太人紐曼,到廣州策劃了暴動,為張發奎所平。
  三月間的南京事件,是促成日本軍人干政的導火線。五月,日本原有內閣倒台。田中義一大將以獨裁的姿態,出任新內閣總理兼外務大臣。
  一般中國人,直到今日不肯承認,先有南京事件,才有了軍人在日本組閣的事實;軍人主政,才有中日事變,於是也就不幸發生了南京大屠殺的慘事。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此可見。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20.7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20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