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長青的新加坡

異翠

 

  新加坡的口號:“Keep Singapore Green and Clean”(保持長青長清)。
  新加坡以清潔知名世界。踏入了這個小國的國境,並沒有感覺得到。但你不會不立即感覺其不同:彷彿是進入一個公園,花香馥郁,使人心懷暢怡。
  從髒,亂,熱,鬧的東南亞,進入新加坡,真的是耳目一新,是另一個世界。眼光所及,到處都是線:從機場,到市場。一路向市區駛去,夾道的花木,綠蔭成線,好像伸展到永恆。流水般的車輛,按線行駛,沒有誰亂線,越線。這個國家,長久的在活潑有規律的行進。

  有人說:新加坡空中沒有蒼蠅,地上沒有垃圾和落葉。那自然是過譽。在一般亞洲氣候溫暖的地區,蒼蠅容易滋生;餐桌上的食物,常是蒼蠅先嘗,以至蓋滿一層黑色恐怖。不過,你在新加坡的餐館中,甚至各處的飲食攤檔上,確是見不到蒼蠅。新加坡的公眾廁所,對於盲人可能不便,因為不能憑嗅覺認路;對於視覺正常的人,當然不會感覺失去甚麼。
  街道的清潔,是要保持的。落葉滿階紅不掃,可能是詩人的雅意,但不能施於市容管理。新加坡得天之賜,沒有冬天,但時間變換,蓂莢更迭,花木的葉子有新生,老舊的到底也要凋落。因此,常保持清潔,叫花木不見落葉,也就必須保持所種植物的青綠。在雨水較少的季節,在路邊,常有澆水的車輛,澆灌花木;還要時常修剪,施肥,也是不可少的。
  在這裏,我想起“十年樹木,百年樹人”的老話。自然培植樹木和培植人材,有其相似處。但很多城市或國家,培植了樹木,卻沒有好好繼進修整管理。且不說,種樹要選擇好樹,鼓勵好樹,不要讓它輕易凋謝,不能給人獸破壞,摧毀。不過我們還要知道人到底不是樹木,人要要品格,還會自己改變,或受環境的影響而墮落。至於一個國家,不僅要注意外觀和環境,還要注意政治環境。
  新加坡市容清潔之外,據說:政治上的清潔廉能,更是有聲譽的。這是吸引國際工商業的原因,因為他們知道,所投下的資金,不需要轉變成為別人囊中的“紅苞”。
  保持長青,是管理和技術;保持長清,是品德,那是有關人心的問題。
  人在新加坡沒有安全的問題。單身女子,如果半夜外出,即使在陋巷,也不會發生甚麼事。所以雖然沒有完全到路不拾遺,夜不閉戶,近於小康的局面,是梯登大同的一步。也許,這不能不與海島的位置有關,但法治的效果,是可以清楚看得出來。
  本地的居民,有百分之七十六是華人。領導建立新加坡共和國的是李光耀,也是首任總理。沒有人加給他“國父”的尊稱,但任何人都同意,他實在可以當之無愧。
  從一個漁村,由英國經營成為要港;這英國殖民地,交疊十字架的旗幟卸下了,卻留下了有助於安定的文官制度;以基督教為根基的民主,更是重要因素。這塊土地上,一直施行着民主政治,政權是有秩序的和平轉移,用不着經內戰的痛苦轉型過程。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後,由殖民地成為新興國家的前殖民地,在紛紛獨立的時候,大多要經歷慘痛的戰爭,惟有英國殖民地,都是和平轉移政權。
  在一水之隔的馬來西亞,說“國語”的意思,是馬來語;“國文”是馬來文,一切文件,都得用馬來文。
  在新加坡,“國語”有四種:英文,華文,馬來文,和印度的淡米爾文,都是官方語文;而以英文為官方記錄的語文;就是說,人民與政府間的文書,用四種語文中的任何一種都可以,但存案時以英文為準。各不同種族,和諧的共存共榮,而不必交融;沒有種族歧視,更沒有衝突,各有宗教的自由,都可以發展成功,都可以創造光榮,膚色不同的人,都以這國為家,儘可以結合成為家庭。在這個東方瑞士,幾乎可以算為世界上的奇蹟。
  曾有人說過一句懷着深濃妒意的話:新加坡是“萬綠叢中一點紅”。意思是這小紅點,算不得甚麼。這是可以理解的:嫉妒是對成功最真實的稱讚。但這是一個光點,就不能不算甚麼了。這茫茫濁世中的一個島,是光明的島。
  有的美國人,認為這裏缺乏美式的現代民主,表示很不習慣。卻不知東方人跟西方的風氣不同。在美國,人民可以摟着總統並肩作勢照相,稱葛培理牧師為“培理”(Billy),除非是在極正式的場合,用不上稱The Reverend Doctor Graham;(記得:我有一次在新加坡,用The Reverend Mister還有人不懂呢!)在東方,這樣同李光耀攔着肩膀照相,是不可思議的事,也沒有甚麼人稱某牧師為“阿毛”,更不必說跟日本天皇公開擁抱了。因為美國人表示的是愛,東方人所注重的,是含蓄的敬。這是東方與西方相遇而不相會的例子。

  這個島國,是建立在一塊堅固的巖石地殼上,不受甚麼搖動;因此,臨近的菲律賓,印尼,有地震成災,新加坡卻能夠免於波及。
  願這個沒有冬天,沒有颱風,沒有地震的島,永遠長青,永遠清潔,永遠安定,和平,繁榮。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