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紀勒戈邁士史詩

凌風

 


George Smith

  紀勒戈邁士(Gilgamesh),是傳說中在古巴比倫,洪水後第五代的王。是一個任性的暴君。他的首都是寧錄示拿地的城邦Uruk,是聖經所說的以力(Ereck),他可能也建造了亞伯拉罕的故鄉迦勒底的吾珥(Ur of the Chaldeans)。紀勒戈邁士勇武有力。但他不能征服的仇敵是死亡。因此,他嚮往永生。
  十九世紀的亞述學學者司密慈(George Smith, 1840-1876)於1872年十二月三日,在英國聖經考古學會,發表了他第一部分紀勒戈邁士史詩The Epic of Gilgamesh)的殘簡譯本,立即引起了學術界的震動。一個世紀之後,各種語文譯本,已為數達幾百。


“悍巴巴”(Hambaba

“天牛”(Bull of Heaven

  紀勒戈邁士史詩,是描述那位英武的王,據說,他三分之二是神,三分之一是人,是偉大的建造者,代表城市化文明,遇到了代表自然的隱其度(Enkedo)。二人激烈爭搏,到各自筋疲力盡的時候,成了朋友。
  如果紀勒戈邁士是代表文明(Civilization),意思是城市化,則隱其度代表的則是源自農耕的文化(Culture)。二人共同作不可想像的冒險:去殺死叢林中的“悍巴巴”(Hambaba)和“天牛”(Bull of Heaven)。雖然是成功了,但在與悍巴巴爭搏的時候,隱其度受了致命的傷,最終死亡。
  紀勒戈邁士失去摯友,悲傷至極,幾乎形同瘋狂。他帶着那共同創立偉蹟的戰斧,除去一切攔阻,矢言不辭千險萬難,要找到使他的朋友回生的方法。他歷經艱困,見到了古老的智者猶納毗士廷(Utnapishtim)。那智者仿佛是挪亞,曾經歷洪水而得救。
  這極美的史詩的主題,是追尋生命的意義和友情。死亡,奪去了朋友,以後呢?

  在這世界文學最古老的史詩,也發出人類最古老的問題。
  紀勒戈邁士,向年老的智者發出的問題,仍然是今代人的問題:“怎樣才可獲得永生?”


紀勒戈邁士

  紀勒戈邁士,你流蕩到何方?
  你所尋求的生命總不能如願以償。
  當眾神創造人類,
  給人的份是預定了死亡,
  生命保留在他們手上。
  你,紀勒戈邁士,飽滿你的肚腸,
  日以繼夜使你自己歡暢。
  每天預備筵席樂享,
  晝夜的玩樂歌舞歡狂!
  讓你的衣服顯明,
  沐髮梳洗;浴身在桂湯。
  留心那幼小的保守在你手掌,
  讓你懷中的妻滿足歡笑!
  因為這是人生的目標!”

      紀勒戈邁士,古巴比倫本,X, iii.

  Gilgamesh, whither rovest thou?
  The Life thou pursuest thou shalt not find.
  When the gods created mankind,
  Death for mankind they set aside,
  Life in their own hands retaining.
  Thou, Gilgamesh, let full be thy belly,
  Make thou merry by day and by night.
  Of each day make thou a feast of rejoicing,
  Day and night dance thou and play!
  Let thy garments be sparkling fresh,
  Thy head be washed; bathe thou in water.
  Pay heed to the little one that holds on to thy hand,
  Let thy spouse delight in thy bosom!
  For this is the task of mankind!

Gilgamesh, Old Babylonian version, X, iii.
Trans. E.A. Speiser

  這多麼像傳道書所說日光之下的虛空呢!

  智者憐他的痴誠,在臨別之前,告訴他一個不曾宣示過的秘密:在死河的深底,有一棵植物,生着玫瑰般的刺,能給採得人新生命。
  紀勒戈邁士去到那河,把一塊巨石綁在腳上,自己沉下深水中;他抓緊那植物,手掌被刺得受傷,血流在水中。他割斷腳上石頭的繩索,再浮上水面。
  紀勒戈邁士大功告成,投入河中,洗一個澡,身心爽快無比。不幸,在那時候,有一條蛇來,把那沒人看守的寶貴植物偷去吞下,然後蜿蜒逕去。紀勒戈邁士只有坐在地上大哭。

  這是一個喪失至好朋友的故事。
  喪亡的哀痛,和人類歷史同樣的久遠。得一知己,在人間是很不容易的事;不過,失去的哀痛,也是難以慰解。王,通常是沒有真朋友的,這是個難得的例外。雖然有一位作朋友,而且是英勇的王,但總沒辦法征服死亡。
  基督耶穌是神的兒子,祂降世為人,死在十字架的樹上,降到極深的死亡,卻靠神的大能在三天三夜之後復活了。這位王屈尊紆貴,稱信祂的人為朋友,為他們開了生命之門,永不再有死亡。這是何等喜樂的好消息。

  這沉下深淵,求取生命樹的故事,仿佛是耶穌基督為人類的罪流血受死,復活上來。不過,主耶穌藉着死,打破了那古蛇的頭,祂為人類獲得的勝利之果,誰也不能奪去,信者得永遠生命,是穩妥可靠的。
  在許多年之前,那腓立比的獄卒,問保羅和西拉同樣的問題:“我當怎樣行才可以得救?”

他們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他們就把主的道講給他和他全家的人聽。…他和全家,因為信了神,都很喜樂。(使徒行傳16:31-34)

  同樣的問題,不同的回答,不同的結局。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