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體
简体


死海的古卷

史直

 


John Trever

   以色列於1947年立國,是年有羊皮紙書卷即古代抄本在死海(Dead Sea)岸邊的山洞裏被一名約旦牧羊童首先發現。他將古卷以一百美元代價售予伯利恆城一商人,此商人當即將古卷出示一些敘利亞學者。後來古卷轉入美籍學者John Trever 手中,當時他任職耶路撒冷的“東方學術研究所”。
   由於以色列立國之戰,John Trever急遽離開耶路撒冷,並將初步的研究所得公佈於世。

   直到近年,在約旦國境的死海之濱,陸續有十六個山洞被發現,總共收集了八百多古卷。約旦政府將這些古卷先後交予西方學者,其中有舊教的修士也有新教即基督教史學家。宗伊斯蘭的約旦人和約旦政府此舉非常明智,因為這些古卷是公元前直到公元70年耶路撒冷聖殿被燒毀七十至一百年間一群猶太教以至基督教學者所遺下的論著和記述,故與伊斯蘭教無關。(伊斯蘭教主穆罕默德故於公元632年,俟其逝世二十年後可蘭經始完成)。

   凡天主教或基督教徒都知道在基督時代即有反羅馬統治的Zealots存在。此字新約全書譯它作“奮銳黨”,例如基督十二門徒有一名奮銳黨人,名叫西門。但新約全書中不曾提及的另有一黨派Essenes,黨人以苦行,禁慾而從事考據,記述,論著為主,深深地影響着第一世紀初期的猶太群眾,其中不乏和奮銳黨合作的人,於反抗羅馬統治失敗時,將寫下的書卷分藏於死海濱的山洞裏俾可保存至後世。


位於死海之濱的庫穆蘭廢墟大小洞穴中,就是古卷被發現之處

   基督誕生時,猶太王為大希律,此後希律即成了猶太王的尊稱。其父本為阿拉伯血裔的猶太教徒,於公元前任軍職,在聖城耶路撒冷平亂時任安東尼的副將。因樹奇功,御賜羅馬公民。
   大希律可說子因父貴,初督加利利省,先後承歡羅馬皇帝和權貴:凱撒,安東尼,奧古斯督。自大將龐培陷聖城後,羅馬即以高壓手段來對付猶太人,大希律的作風深得羅馬的賞識,至終於龐培陷聖城二十四年後被封為猶太王。以其秉性暴戾,手段殘忍,於基督誕生,東方三“博士”來訪“新生之王”,希律聞訊,即行下令殺害聖城內外初生的所有的男童。其近戚死於他手中者有:祖父,岳母,妻弟,第一任妻子和三個兒子。羅馬皇帝奧古斯督(名見路加福音第二章)說:“我寧肯生成一頭豬,不可生為希律的兒子。”希律故後,猶太人叛變,成千的猶太人被判十架苦刑。其子亞基老(名見馬太福音第二章)只領猶大地和撒瑪利亞,其北各省由其他兩子安提帕和腓力各領一方(分封的王,太守的官職)。亞基老之暴虐不讓其父,某次於逾越節日在聖殿區殺人三千,羅馬為平民憤,遂免其職,放逐今法國國境,不久即死於彼。此後猶大地及撒瑪利亞盡入羅馬版圖,淪為殖民地。耶穌被捕後,雖被猶太教的大祭司審問,但判死刑的(雖非情願)為羅馬巡撫彼拉多,可為羅馬統治聖城區域的佐證。

   北方的安提帕,野心勃勃,暗中鼓動猶太人擁他作王,恢復其父的疆土。羅馬查知,難予容忍,遂將他放逐,遺缺由侄兒亞基帕接續。亞基帕的父親曾被祖父大希律所殺,幼年他逃至羅馬,在宮廷中養大,於被封猶太王五年之後而暴卒。亞基帕二世更是十足的羅馬傀儡,後來在羅馬城裏,和羅馬軍的東方統帥提托昂首踏步前導征猶太的羅馬軍和猶太俘虜,一同來接受羅馬市民的歡呼。今日在羅馬城中,老舊的提托紀念坊猶存。
   公元66年,猶太的動亂復始,依舊集中耶路撒冷。四年之戰,猶太人初獲勝利,搶奪軍營和給養,在聖城中殺盡了羅馬人,羅馬軍也在撒瑪利亞區殺光了猶太人。東方各地的羅馬軍營告急,羅馬遂徵調在英國平亂成功的大將維斯帕森,前來猶太各地平亂,其間突因皇帝尼祿慘死,羅馬的元老急忙召回維斯帕森繼任皇帝,軍職始由其子提托代之。
   聖城攻略戰開始,城牆部分被拆,羅馬軍築土堆四面爬城,投火把,石彈,猶太人苦戰四個半月,終於絕糧。城陷,聖城被焚,羅馬士兵為尋求金子,逐石而拆,正應驗了四十年之前耶穌的預言。聖城當時居民為十五萬人,倖存者不多,不是被殺,釘十字架,即被放逐。
   奮銳黨,希律,亞基老,安提帕,亞基帕等名字皆見於新約的四福音和使徒行傳。
   Essenes黨派的事蹟新約全書中無記載,故其文獻和論著卻將為舉世的猶太教和基督教(包括天主教,東方正教,俄國正教,阿爾美尼亞教會)所注目。
   基督被釘十字架,復活,升天之後直到聖城被毀,四十年之間,除了五旬節後,基督教興,彼得被拘,受審後釋放,少年人司提反為道殉難,保羅見異象自猶太教皈依基督,此後未亡的彼得和保羅分別將傳道的中心移往敘利亞,小亞細亞,希臘半島和羅馬等事蹟以外,猶太本國民間教會的事蹟缺如。
   基督被害應為公元33或34年,到聖城被毀(公元70年)何以我寫作“四十年之間”?
   據西方史和天文學家的推算,公元開始的年代約遲了四,五年。證據:
  1. 公元開始之年,“在耶路撒冷一帶屠殺嬰兒”的希律已於四年前病故。
  2. 公元前5年,土星和木星開始連於雙魚宮星座,為當時天象中的新現象,其應為“東方博士”所見之星。又中國的漢書曾記載漢哀帝建平二年二月間“彗星出牽牛七十餘日”牽牛又作牛郎星,即恆星Altair。哀帝因有異常天象遂下詔將建平二年改為太初元將元年,取其天下除舊佈新之意。是年為西曆即公元前4年,此亦可能為“東方所見之星”。
   死海古卷對公元開始的年代是否有以正確的解答?
   第一世紀時,基督徒和猶太教徒的關係如何?又何時開始分裂?是否自猶太教徒控訴使徒保羅時期即已開始?古卷對此是否也有記載?

   今日基督徒以猶太教政教合一的舊約全書為聖經的一部分,但猶太教認為新約全書為“異端”;四十年來,我居住不同三個洲,所居之地未聞有猶太人加入基督教,也未聞有基督徒改奉猶太教。兩宗教顯然距離頗大。(按:美國機構Jews for Jesus指出,近年在以色列國中猶太人改信基督教者增加。)
   1963年,我初次到羅馬,特選一個觀光路線去看城外一座小山,進入地下三層四通八達可容數千猶太屍體的墓穴。當暴君尼祿放火燒城嫁禍基督徒時,有約兩千基督徒在此墓穴中避難三個月(公元64年),此事足證當時猶太教與基督教徒仍然融洽。當年在羅馬任會督(主教)的基督門徒彼得,可能此時在梵蒂岡山上被倒釘了十字架,因此天主教將總部建於此高地,後來的教宗便承續了彼得(意思磐石)的職責。
   暴君尼祿死於公元69年。70年,耶路撒冷的聖殿被焚,聖城遂廢。
   基督教和伊斯蘭教皆脫始於猶太教。但各具基本不同之點:猶太教認為亞伯拉罕的後裔,第三代孫雅各又名以色列的正宗子孫,始可稱作猶太人或以色列人,是耶和華神的選民,而先知所預言的“彌賽亞”當是領導猶太人脫離異族轄治的一名英雄而非受死的基督耶穌;基督教免用耶和華三字,改用父神,上帝,或萬民之聖父,並認耶穌為唯一的救主;伊斯蘭則以“可蘭”(供背誦的經文)為經典,相傳是教主穆罕默德於二十二年之間受天使加百列(名亦見於新約路加福音第一章)的傳達,得到啟示,於他故後二十年始為後人聯絡完成,其中提到亞伯拉罕,摩西,耶穌等,皆與古時其他較次重要的先知同列,並以穆罕默德為最後一名傳達上帝旨意的先知。可蘭經除了借重舊約某些部分外,可能引用了“登山寶訓”和保羅所傳“聖靈所結的果子”等等新約全書的教訓。伊斯蘭稱上帝(神),造物之主為Allah(亞拉),是基於原文之音,即阿拉伯語,並非別有含意。
   西方各國對伊斯蘭教的敵視始於十一世紀宗伊斯蘭之大食國之興。大食軍曾侵入東羅馬帝國之都君斯坦丁,俘其國君;後來十字軍之東征,突厥語系民族進入小亞細亞,威脅歐洲,以及近三百年來在近中及非洲殖民地之爭奪戰。中古時期,各地的王國多是政教不分,互相利用。
   以上該是題外語,死海的古卷帶來的影響將限於猶太教和基督教。

   顯然,在死海邊先後發現八百多古卷大部分收藏於耶路撒冷。以色列政府深虞中東不穩的情勢會使這些寶貴的古卷帶來不幸的後果,於是准予一位在經濟上一向支持這件考古工作的Betty Bechtsl女士所請,將古卷全部攝成了縮微照片。她至終將照片攜返美國,將它暫存於加州的Huntington Library。1987年其人逝世,控制權遂由圖書館負責,不久,該館的館長即將它公之於世。
   猶太教和基督教在基本真理的堅持上差異很大,是否因死海古卷之出版會縮短距離,甚至更拉長了,乃是雙方至期待的問題。

列印本文 Facebook 分享

2019.11

特稿

小品

精彩題目

 

關於翼報 | 支持翼報 | 聯絡我們 | 歡迎賜稿 | 版權說明 ©2004-2019
天榮基金會 Tian Rong Charity Ltd